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93章 安排在隔壁是有原因的!

第193章 安排在隔壁是有原因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房间内荡漾着安静的气氛
  
  面色苍白的孟言卿如睡美人般静静躺在床榻上,依旧是陷入昏迷状态,还未醒来。
  
  倒也难为她了。
  
  先是死了十年的前夫复活,然后前夫莫名变成了杀手,突然又从杀手变成女人。
  
  最后连两个孩子都不是自己亲生的……
  
  如果换成其他女人,恐怕此刻早就已经精神失常了。
  
  连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陈牧眉头紧锁,努力思考着这看起来很明朗却颇为复杂的情况,越想越脑壳疼的厉害。
  
  另一边,阴冥王趴在桌上画着圈圈。
  
  当了这么多年杀手,这种奇葩事情还是第一次见。
  
  既然夫人还是清白之身,那这两孩子是怎么来的?从天上掉下来的?不应该呀。
  
  “烦死了!”
  
  阴冥王将白皙的脑门重重磕在桌子上,然后一下一下敲着。
  
  倒像敲木鱼似的。
  
  陈牧坐在身前,盯着她:“当时孟言卿怀孕的时候,她的肚子究竟有没有大起来。”
  
  “废话。”
  
  阴冥王呵呵冷笑。“我可是亲眼看着她肚子一点点大起来的,当时以为她在外面偷汉子,就觉得她很不要脸。之后就懒得管她了,生下孩子后我更懒得理她。”
  
  陈牧问道:“你亲眼看着她生下来的?”
  
  “这个……”
  
  阴冥王摇了摇螓首,“这个倒没有,我当时正接了个单子去杀人,回来的时候,我就喜当爹了。”
  
  听到‘喜当爹’三个字,陈牧嘴角抽搐。
  
  他忽然发现这个阴冥王虽然长得极漂亮,但说话时大大咧咧的,想必平日里也是奔放之人。
  
  “那平日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接触过她。”
  
  陈牧问道。
  
  阴冥王朱唇抿起一抹冷艳讥笑:
  
  “我又不是真的丈夫,凭什么一直陪在她身边。再说,我经常出任务,她跟谁接触我如何得知?”
  
  陈牧默然,揉着太阳穴。
  
  到底是啥情况啊?
  
  他将目光投向云芷月:“你能看出些什么吗?”
  
  云芷月望着昏迷中的孟言卿,淡淡道:“女人保持清白之躯,却能产子,那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有人在她身上放了魔婴!”
  
  陈牧面色陡变,沉声问道:“具体说说。”
  
  云芷月喉音清脆:“一般而言,婴由母胎而出。但有些时候,一些修行者会将妖物铸造成婴儿,放入母胎之内,重新进行一次洗礼后,便于为自己所掌控。”
  
  她拿出一本古籍翻到关于魔婴的介绍,递给陈牧:“你自己看吧。”
  
  陈牧看着书页里关于魔婴的解释,眉头一点一点的锁起:“难道张阿伟和小萱儿都是魔婴?”
  
  “不知道,反正我看不出来。”
  
  云芷月颇为无奈的说道。“我用衍魔术对他们两人进行了测试,都没察觉出异常,要么他们根本不是魔婴,要么魔婴还未正式觉醒。”
  
  陈牧低头浏览着书页。
  
  按照书里说描述的内容,一旦魔婴觉醒,将会彻底失去控制。
  
  如果张阿伟和小萱儿都是魔婴,那究竟是谁放入孟言卿体内的,神秘人的目的何在?
  
  “唉,我可怜的夫人呐。”
  
  阴冥王双手托着香腮,不停喃喃自言自语,“为夫若是早知道你受了这么大的苦,说什么也不会离开你了。你放心,这次为夫一直守护在你身边,我可怜的小卿儿……”
  
  “你赶紧给我滚远一点!”
  
  陈牧没好气的骂道:“你整整浪费了言卿十几年的青春你知道吗?你骗了她十年,你是人不?”
  
  听着陈牧斥责,阴冥王笑了:“当初她嫁我娶,那都是相互自愿的,我骗什么了?”
  
  “……”
  
  “况且,她要是不嫁给我,你能遇到她?”
  
  “……”
  
  陈牧一时无言。
  
  这女人说的也对,如果当时孟言卿嫁给了别人,那这朵花恐怕早就被别人给采摘了。
  
  现在还没被采摘,他不仅能吃到肉,还能喝到汤,美滋滋。
  
  突然间,陈牧觉得这个阴冥王有点顺眼了。
  
  不过想起对方之前说过,她和跟孟言卿滚过床单,陈牧就不开心了。
  
  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泛着酸意。
  
  我都没滚过。
  
  “从现在起,你最好离远一点。”
  
  陈牧严厉正色道。“不能靠近孟言卿半步,既然你是女的,那你们所谓的夫妻名分就不存在!”
  
  说到这里,陈牧语气又变得森然:
  
  “你是杀手,我是官,你最好放聪明点。更何况你之前刺杀雨督主,如果我把这件事捅出去,你能活几天?”
  
  听着陈牧威胁的话语,阴冥王浑身颤抖起来,脸色青紫一片,指着陈牧:
  
  “你……你……你好狠毒!”
  
  “竟然当着我的面抢我的妻子!这是强抢民女!果然当官的每一个好东西!都是畜生!”
  
  “有本事把我也抢了吧!”
  
  “……”
  
  骂着骂着,阴冥王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将修长的双腿搭在桌上,一边擦着眼角泪花,语调慵懒:“陈大人,你这威胁对我而言没用的。”
  
  “那你究竟想要什么?”
  
  陈牧眯起眼睛。
  
  他想起之前苏巧儿对阴冥王的评价。
  
  喜怒无常的疯子。
  
  女人口吻透着软腻,说不出的娇媚可人:“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就是觉得好玩。”
  
  “好玩?”
  
  “对呀,本来我是打算以男人身份,在你面前好好品尝一下小卿儿,看着你被气死。”
  
  阴冥王美丽的浅蓝眸里绽放出奇异的光。“但现在既然你知道了我是女人,也无所谓的。反正我就是要跟小卿儿好好回味一下夫妻两的感情,你想看看吗。”
  
  陈牧无语。
  
  这女人有病吧。
  
  这不禁让他想起了曾经在青玉县鞠春楼的薛采青,对方也是个拉拉,两人挺适合的。
  
  “我想康康。”
  
  陈牧很老实的说道。
  
  废话,谁不想看两个大美女奉献精彩的节目?
  
  如果有,陈牧愿意找来小板凳,喝着啤酒磕着瓜子好好观赏两美女的磨墨技术。
  
  “呵~”
  
  阴冥王神情似笑非笑。“那你就等着,过几天我来跟小卿儿睡觉,保证你看个过瘾。”
  
  她起身伸了个懒腰,将头套戴了回去。
  
  见对方要离开,陈牧忽然好奇问道:“我看你是混血儿,是那个国家的?”
  
  阴冥王并未回答。
  
  直到她走出院子时,才飘来一道声音:“双鱼国。”
  
  双鱼国……
  
  陈牧皱起眉头,看向云芷月:“好像没怎么听说过。”
  
  “楼兰以北,天河之上。”
  
  知识渊博的云芷月为自己的笨蛋未来夫君解释道。
  
  “这是西域的一个小国,人口不足五十万,他们国家最为著名的传说,其实是一件法宝,叫双鱼玉佩。”
  
  陈牧目露异色:“双鱼玉佩?”
  
  “对,据说这件法宝可以‘镜像复制’一切活物,包括人、妖、兽等等。”
  
  云芷月举了个例子。“比如一条鱼,在受到双鱼玉佩作用后,就会复制出一模一样的鱼儿,只不过内脏是相反的。”
  
  陈牧吸着冷气:“这么玄乎?到底是真是假?”
  
  这要是复制两个娘子,或者复制两个芷月,那岂不爽歪歪。
  
  但云芷月紧接着便破了一盆冷水:“但是共存之后,两条鱼儿会随着时间慢慢衰弱死去,只能活一个。”
  
  陈牧一下子就没兴趣了。
  
  鸡肋法宝一个。
  
  云芷月继续说道:“除了传闻中的双鱼玉佩外,最为世人得知的便是双鱼宝藏。
  
  当年双鱼国发生政变,摄政王谋反。
  
  双鱼女王将宫廷内所有的宝藏封印在了一处神秘之地,并用自己的生命下了诅咒。
  
  唯有融合双鱼灵脉的人,才有资格进入宝藏之门。
  
  据说被封印的那些宝藏堆积成山,随便一件瓷器都能让普通人一辈子都花不完。
  
  当然,这有些夸张了,但也证明宝藏确实不少。”
  
  陈牧好奇追问:“双鱼灵脉的人有吗?”
  
  云芷月淡淡一笑:“并没有出现过,因为条件极为苛刻,首先你得拥有皇室血脉,其次还得是女儿身。”
  
  “为什么偏偏是女儿身?”
  
  陈牧在惊奇的同时也颇为不满。
  
  气抖冷,我们男人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云芷月香肩微耸:“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什么习俗吧。反正双鱼女皇死后,皇室中便再也没出现过女子,反倒是有几个皇子。
  
  这些皇子都不怎么省心,前几年还有个皇子因为触犯了廷规,被赶出了自己的国家。”
  
  好家伙,这是真的被诅咒了,连个女儿都生不出来了。
  
  陈牧暗暗吐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