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星战文明 > _第890章: 位面之主 大结局

_第890章: 位面之主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征立于原地并没有动,连目光亦未随着宇神而移动,他只是缓缓地伸出了手,随意地在空间中点了一下。立时,有空间的裂痕在四下里蔓延,又突然消失不见。于是在遥远的超空间之中,在宇神的面前,就突然生出了无数的空间裂痕,那裂痕直接将他包围了起来,在他的身体上蔓延开来,宇神惊恐地大叫着,但不论他如何挣扎、怎样移动,那裂痕都紧紧依附在他身上,无法摆脱。
  
      “沈征,饶了我!我愿意为保卫源界而战!”他惊慌而绝望地大叫着。“沈征……不,我伟大的神,我毕竟是掌握了规则之力的强者,我可以帮您征讨一切侵略者的国度,令他们向您臣服……”
  
      他的话没有说完,那裂痕就快速地蔓延到了他全身。他身上每一片皮肤、每一根毛发、每一个细胞上,都布满了这样的裂痕。接着,这些裂痕一起破开,他整个人便在瞬间灰飞烟灭,意念也完全被抹杀,不留一丝半点。
  
      仿佛,他这个人从来没在世界上存在过一般。
  
      沈征于远方静静而立,缓缓放下了手。
  
      此时,整个源界的规则之力都与他连为一体,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源界中每一个生灵的存在。浩瀚的世界,仿佛浓缩成了心中的一点意念,完全被掌握、被感知。他发现如果自己愿意,随时可以让无数的平凡人突然得到巨力,进化成神一般的存在。他更可以随自己的心意,任意地创造出任何不应该存在的生物。
  
      他又看到了虫族。
  
      那些致命的虫潮,在一个个星球上蔓延,与人类争夺着地盘。地层之下,有强大的虫子控制着一切,驱使着虫穴中数量超标的虫群向外而去,与人类厮杀。而人类,则在这样的战斗中不断地成熟、进化、强大。
  
      同时,他在茫茫宇宙的无数星球上,发现了无数拥有极高潜质的人。他们有的冷酷无情地杀戮着,有的热血沸腾地搏斗着。他们的悲欢离合,无一能逃过沈征的眼。
  
      他笑了,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突然间,规则之力随着他的意念涌动,使源界中无数人的命运发生改变。一件件奇遇开始降临到那些有潜质者的身上,使他们通过奋斗之后,更容易成为绝顶的强者。
  
      是的,沈征随时可以直接让他们晋级到最巅峰,但他并没有那么做。他给他们机会,他给他们奇遇,但仍要他们自己奋斗。因为他相信,惟有通过自己奋斗崛起的强者,才是真正的强者,未来发展才有无限可能。
  
      他微笑着,目光穿透了无数空间的阻碍,看到了一个个依附在源界之外的位面,也看到了那些位面之外的位面。他发现无数的位面形成了一个位面的海洋,在混浊之中无尽延伸着,那就是整个世界了。
  
      “你们逃不掉的,逃不掉。”沈征笑着。“为恶者,必要迎来恶报。”
  
      说着,他的身子一动,面前的空间就自动现出了一道宽敞的空间之门。他直接投入门中,瞬间便离开了源界,来到了另一个位面的一座巨大宫殿之中。
  
      “沈征!?”宫殿里,正半跪在地上的冥月白猛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瞪着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沈征。
  
      沈征却并没有看他,只是将目光投向了前方宝座之上的人。
  
      那人,身穿着火焰流动的绚丽铠甲。整个铠甲呈现出鸟的物质,背后有数条带着火焰的尾状甲摆动着,头盔则像是一只朱雀圣灵的头。那人的表情冰冷,眼神中却透着火的热,看到沈征到时,眼中火光变得更为强盛,缓缓地站了起来。
  
      “难以置信!”他瞪着沈征,上下打量着。“你……你竟然……”
  
      “这就是岳伏光前辈选择我的理由。”沈征看着那人,微微一笑。“烈空王,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朱雀圣灵才对吧,为何要变化成这副样子呢?”
  
      “不用你来管!”烈空王狠狠咬牙。“沈征,你太自大了!虽然你成为了真正自由的位面之主,成为了可以降临蚂蚁世界,却仍能保持巨力的神,但你与我们相比,实力却差了太多!我们成为位面之主时,你的祖先都还没有诞生!”
  
      他眼里的光终于化成了真正的火焰,猛地射向沈征。
  
      “我会让你后悔如此自大地来到我的世界!”
  
      他吼着。
  
      沈征没有动,他望着那不断接近的火焰,只是微微一笑。
  
      瞬间,巨大的力量自他全身涌起,那力量浩大无比,任何巨力在它的面前都会自惭形秽。那两道火焰,在这股力量面前一下消散无踪,而那巨大的宫殿,也在这股力量作用之下,快速地瓦解、消散。
  
      宫殿消失,便可见到外面那一座无边的城市。在那城市中,高塔林立,人与兽四下可见,繁华无比。但随着那力量的扩散,整个城市都开始瓦解,那些人与兽,仍带着微笑行走着、交谈着、奔忙着,但却于各自的动作进行之间,渐渐变得淡了,最终散了。
  
      世界,变成了一个混浊的空间,除了沈征、烈空王和冥月白外,什么也没有。
  
      冥月白的脸色变得极为惨白,身子颤抖着,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烈空王的身体也在颤抖,他惊恐地望着沈征,说不出一句话来。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拥有这样强的力量?”
  
      “活在虚幻之中,以自己意念创造出的虚假之物,来为自己解除寂寞,位面之主的世界还真是令人感到悲哀。”沈征看着他。“所以你们才会无比渴望源界的力量,所以你们才要征讨四方……”
  
      他看着烈空王,目光突然一寒:“但你不同,你的目标不止是源界,还有源界之外的无穷位面。你要获得源界的力量,要成为如现在的我一般的强者,目的却并不是真正融入真正的世界之中,而是能让你的野心得到最大满足,占领征服更多的世界!这样的你,不应存在!”
  
      “狂妄!”烈空王大吼着,周围的世界里,规则之力便立时如同狂潮般涌起,向着沈征压去。
  
      在那股力量面前,冥月白吓得脸色苍白,瘫在那里瑟瑟发抖,连话也无法说出。
  
      但在沈征看来,那狂潮却也不过如此。他微笑着抬起手,猛地一挥之间,人已经顺着规则之力游动向前,来到了烈空王面前。
  
      “感谢你用自己的神力帮助我晋级。”沈征在烈空面前轻声说着。“我还你以永远的安息,来作为报答吧。”
  
      “沈征!”烈空王感应到了死亡的气息,在生命的最终时刻里,他发出惊恐的大叫,叫的是沈征的名字。
  
      没人知道接下来他要说出的是什么了,因为那一个名字出口的同时,沈征也出手了。他只是平平淡淡地击出了一掌,掌上似乎并不携带一丝半点的力量。那一掌轻轻拍到了烈空王的胸膛之上,他的身体便是一震。
  
      接着,那人类的形态便如被击碎的空间一样裂开,四散化为尘埃,而那一身铠甲则化成了朱雀圣灵,用充满惊恐的眼神望了沈征一眼后,在一声惨叫中炸裂,化为满天的微尘。而有一股力量,在空中四下里纵横着,将所有的微尘都捕捉起来,然后使之湮灭。
  
      还有那不可察觉的意念之力,也被这股力量缠绕,与**一起被毁灭。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一个细小的声音响起,是冥月白在那里求饶。
  
      “你身为源界人,却背叛源界,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出卖一切。”沈征摇头。“烈空王该死,但你更该死。”
  
      他连手也没动,只是意念流动而过,那强大的力量便已经扫过了冥月白的身体。此时的冥月白在他眼中看来,尚不如地上奔行的一只蚂蚁,是那么的弱小,不值一提。
  
      冥月白怔怔地看着沈征,忽然想起了两人初见时。他突然生出了悔意。
  
      但晩了。空间的裂痕在他全身蔓延,瞬间,他也如宇神一样,就那么碎散、消失,仿佛从不曾存在过。
  
      沈征静静地立着,意念之力随着规则之力而流入了烈空界所有的领域之中。他感应到了一种力量,一种故意安排出来,限制烈空界生灵的力量。这种力量使这些生灵生命中有了无奈的缺陷,也使得智慧生物在这力量的感召之下,对源界的世界生出无限的渴望。
  
      他摇头一叹,力量涌动间,这力量的限制被彻底震碎。
  
      “烈空界的生灵,你们听着。”他将意念传播了出去。“你们的创世主已死,但你们的宁静与和平却因之降临。今后,你们的生命中再不会有那无奈的缺陷,你们也再不用渴望通过侵略别人世界,来弥补一切。发动战争者必死,维护正义者永生。”
  
      说完,他的身子一动,人再次没入空间之门中,却是来到了圣魔界之内。
  
      在他身边出现的,是一个雄伟的城堡,无数的守卫见他出现,便立时持着武器上前,将他围住,高声喝问。
  
      他并没有回答,身上的力量涌动间,那城堡和守卫都变得淡了,渐渐散了。于那消失的城堡中,缓缓地飞出一个人。那人脸色阴沉,周围身涌动着规则之力,全神戒备,眼中的杀气掩饰不住心中的恐惧。
  
      “圣魔界创世主。”沈征看着他,淡淡而笑。“我不知应如何称呼你。”
  
      “在我死前,你还要费心记住我的名字吗?”对方冷笑,“好,这也算是一种荣耀吧。我原本的名字叫唯傲,自封为圣魔,所以这一位面,我才要它叫圣魔界。”
  
      “唯傲,你手上沾满了源界人的鲜血,现在到了偿还血债的时候了。”沈征缓缓说道。
  
      “别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唯傲怒吼着,手中涌动的规则之力,竟然渐渐凝聚成了武器的形态。但不等那武器成形,沈征已经一拳打了过去。
  
      那一拳,避无可避,防无可防。拳头轻轻触及唯傲的面颊,毁灭的力量便自那里开始蔓延,不久之后,已经将唯傲整个身体包围。
  
      “我不甘心啊!”唯傲发出大吼,然后在那吼声中,彻底消散。
  
      那虚幻的世界,随着他的消亡而消失,显露出一片无边的混浊。
  
      “圣魔界的人们听着。”沈征将意念扩散到整个圣魔界中。“你们寿命的限制,我会立刻帮你们解除,但今后,你们再不能与源界为敌!你们的创世主唯傲已经死了,一切的一切都自他而始,他是圣魔界的原罪。我击杀他,却不会牵连你们。只要你们将源界视为友界,只要你们能抛却野心,你们就可以平安地活下去。”
  
      刹那间,他的力量破除了唯傲布下的生命限制,让所有圣魔界的星海之王,拥有了正常星海之王应当拥有的寿命。
  
      然后,他离开了这里,来到了一片沙造的宫殿之内。
  
      一个全身披挂着沙之铠的男子,带着惊慌走了过来,望着沈征,目光闪动。
  
      “沈征。”他颤声说,“我必须死吗?”
  
      “四十二万年前的大战,你不是首恶。”沈征说,“但你指使沙神界强者,杀戮我源界生灵无数,这笔血债必须偿还!无数位面觊觎源界之力,但那些位面之主却并没有联合他人,侵略源力,杀戮生灵。惟有圣魔、蔚蓝、寒锋和你们沙神四界,杀害我源界精英,此仇必报!”
  
      “那好!”对方的眼睛中涌起了怒火,“那我就和你拼了吧!”
  
      一拳,仍只是一拳。
  
      击杀了沙神界创世主后,沈征同样解除了沙神界生灵的限制,再来到了蔚蓝界。
  
      蔚蓝创世主似是自知沈征并不会饶过他,一见面便立时动手,但迎接他的也只是一拳而已。
  
      最后,沈征来到了一片水晶城之中,静静立在一座水晶堡前。
  
      “你……真没想到。”
  
      一声叹息传来,一个身影自城中缓步而出,站在沈征的面前。那正是寒锋女神。此时的她,满眼的不甘,又是满眼的无奈。
  
      “虽然四十二万年前,你与他们一样犯下了罪孽,但你的分身寒心女神却为你赎了罪。”沈征缓缓说道。“她是你的分身,是我的朋友,我为了她,也不会杀你。”
  
      寒锋女神久久注视着沈征,半晌后才松了一口气。
  
      “那就……多谢了。”
  
      “但你对寒锋界生灵加的限制,必须立刻解除。”沈征说,“同时今后要与源界成为盟友,再不能侵略源界。”
  
      “有你这样可怕的家伙在,谁还敢染指源界?”寒锋女神自嘲地一笑。“除非是活腻了要寻死。”
  
      “你好自为知吧。”沈征说着,身影消失,却出现在大连锁秘境之中。他一挥手,提良守护神的各个部件就自各处飞来,组成了提良守护神。而寒心女神受他的召唤,依附于提良守护神之上,令其变化为她的形态。
  
      “真没想到!”寒心女神第一句话就是感叹。她看着沈征,除了感叹之外,却说不出别的话来。
  
      “我会用我的行动,换来世间真正的和平。”沈征看着她说,“从此以后,再不会有位面大战。”
  
      “我相信!”寒心女神缓缓点头。
  
      沈征看着她,突然间出手。强大的力量将提良守护神的各个部件融解,又重新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不会再解散的身体,而寒心女神的意念,便可长久存于其中。
  
      “其实不必。”寒心女神笑了笑,“我只是她的善念分身,总有一天,我们还会重新合为一体。那时,她就是我,我就是她。”
  
      “但在那之前,你还是你。”沈征一笑。“暂时代她……不,应该说代你自己掌管这个位面吧。”
  
      “有你这强大的盟友在,一切都不是问题。”寒心女神笑了。
  
      身子闪动间,沈征凭着岳伏光的力量记忆,来到了他的源界界。望着那已经没有了创世主守护的世界,沈征并没有多说什么,而只是将规则之力运用到了极限。
  
      无数的天才,自这位面中诞生,无数的奇遇在他们命运的前途上等着他们。终有一日,他们中会出现真正的强者。
  
      一道道的意念,自沈征体内脱离,形成了另一个他,向着他微微点头一笑后,飞向了源力界的深处。那是他的意念分身,是他安排在源力界的指导者。终有一天,这位指导者将发现最合适的源力界守护者,并指引他的前路,让他成为真正能守护源界界的柱石。
  
      最后,沈征回到了源界。
  
      他的意念,混合着源界最纯正的本源之力,向着所有的位面扩散着:
  
      “各位位面之主,我——沈征,源界之人。依靠着前辈的指导,终于晋级为位面之主。今后,我将坐镇源界,守卫我们这最初的家园。若有人再对源界起觊觎之心,侵略之意,我一定会全力将之击杀!圣魔创世主、沙神创世主、蔚蓝创世主、烈空创世主便是榜样!但若有人带着友谊而来,我却愿意帮助他获得真正的自由,成为可以与自己世界真正融合一体的神,而再不用活在自己营造的虚幻世界之中!”
  
      这段意念,不断地在各个位面间流传着,引起了一位位位面之主的关注。有人惊讶,有人疑惑,有人生出了试探之心,有人则开始渴望那真正的自由。
  
      挥手之间,所有的伙伴都出现在了沈征的面前,他望着他们,他们也望着他,目光的交流中,一切的语言都是多余的。
  
      “哥!”沈影飞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沈征的怀里。
  
      “主人!”雪素也飞了过来,将沈征的胳膊搂住。
  
      “主人!”“沈大哥!”“盟主!”
  
      一个个兴奋的声音响起,一位位伙伴飞到近处,将沈征包围。
  
      轻轻抚摸着妹妹的头,望着伙伴和朋友们热烈的目光,沈征笑了。
  
      他的记忆中突然浮现出那并不算遥远的过去,那时,自己还是一个没有任何力量的凡人,行走于都市中,挣扎着寻求幸福。
  
      如今,他已有资格,给予任何人幸福。
  
      “哥。”沈征抬起头看着他,似乎也想起了什么,眼中有泪水涌动。
  
      “这是一个该笑的时刻。”沈征看着妹妹,微笑着,轻轻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