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十二章 鸟鸟从不让人失望

第十二章 鸟鸟从不让人失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滴答……
  
  滴答……
  
  水珠落下的声音,在耳旁轻响。
  
  脑子里浑浑噩噩,也不知失神了多久,思绪才逐渐恢复。
  
  记忆停留在雪鹰自爆的前一刻,依稀记得当时竭尽全力格挡冲击,还被人抱住了……
  
  眼皮沉重的像两块石头,缓了片刻,才睁开了一条缝。
  
  正上方,是一张近在咫尺的女子脸颊。
  
  女子长着一双桃花眼,容颜美艳无暇,纯洁的好似天仙圣女,但似笑非笑的唇角,让整体气质看起来又有点妖气,似乎随时都在宣示——姐姐有一百种方法把你那什么……
  
  ?!
  
  左凌泉猛然清醒过来,茫然的眼神变成了惊疑。
  
  所处之地,是一个环境清雅的房间,墙上挂着诗词书画,屋里放着琴台画案,露台上还有个计时的竹质水漏,滴水的声音便是从水漏中发出。
  
  梅近水站在竹榻旁边,俯身低头,打量躺在枕头上的男子,些许青丝自耳畔自然洒下,几乎扫在了左凌泉脸上。
  
  左凌泉穿着白色睡袍,在枕头上平躺,睁眼发现近在咫尺的梅近水,反应和知书达理的小姐,一觉醒来发现床前站着个浪荡子差不多,当时就惊了。
  
  左凌泉想翻身而起,但一起身肯定和梅近水来个亲密接触,指不定这疯批婆娘还捂着脸来句“左公子,你怎么能这样?”,所以没起身,转而第一时间查看身体。
  
  身体有些酸痛,受了点轻微内伤,但并没有伤筋动骨,应该是忘机修士自爆金身,气海和神魂之力同时炸开,把他给震晕了。
  
  左凌泉暗暗松口气,但马上又察觉不对——他衣服怎么换了?
  
  梅近水嘴角始终带着笑意,抬手在左凌泉眼前晃了晃:
  
  “清醒了没有?”
  
  左凌泉刚苏醒,脑子确实有点迷糊,随着神识逐渐清明,他脸色也严肃起来,往侧面挪了些,才坐起身来,摸了摸胸口:
  
  “梅仙君,你……”
  
  梅近水站直身体:“你不会恩将仇报,觉得本尊趁着你昏迷不醒,把你生米煮成熟饭了吧?”
  
  左凌泉知道男人昏迷的情况下,最多亲亲摸摸,不可能进去……
  
  梅近水道行这么高,也说不准……
  
  我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左凌泉摸了把脸,压下乱七八糟的思绪,低头看向衣裳:
  
  “我衣服是梅仙君帮忙换的。”
  
  “不然呢?”
  
  “额……”
  
  梅近水虽然曾经看过左凌泉,但那是形势所迫,还不至于主动去鉴赏这小淫贼的身体。她见左凌泉,直接抬指轻勾,左凌泉身上的白色睡袍,就变化成了一袭黑色公子袍:
  
  “都山巅仙尊了,观念还停留在凡人,看来你这境界冲的确实有点太快了。”
  
  左凌泉想想也是,略微吐纳两次,压下心中杂念后,拱手一礼:
  
  “是我得罪,梅仙君勿怪。方才多谢梅仙君出手相助。”
  
  梅近水有些好笑:“替我办事,被打晕还谢我,怪不得能勾搭那么多女子。”
  
  “……”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懒得在搭理这把礼貌当成讨好的婆娘,他转眼望向周边:
  
  “团子呢?”
  
  “叽……”
  
  团子从露台外探进来脑袋瓜,望了左凌泉一眼,委屈巴拉,看模样似乎是在说——鸟鸟闯祸了,但鸟鸟也是想帮你摆平阿骚,不要怪鸟鸟……
  
  ??
  
  左凌泉有些莫名,询问道:“团子怎么啦?”
  
  梅近水步履盈盈,走到竹榻附近的茶案旁坐下,拿起小案上的一本书,随手翻阅:
  
  “没什么,就是你昏迷了,团子无聊,想看书,让本尊帮它取了一本。”
  
  ?!
  
  看着书籍封面上熟悉的书名,左凌泉脸色一白。
  
  虽然现在还活着,但感觉人生已经到此结束了!
  
  梅近水优雅侧坐,如同久居深闺认真读着典籍的书香小姐,慢条斯理翻过书页:
  
  “我书读得不多,不过顾名思义的本事还是有些。书上的左大剑仙,应该指的是左公子吧?这梅姓妖女又是谁呀?”
  
  左凌泉坐在竹榻上,神色云淡风轻,内里心如死灰,只觉得接下来几年,要给团子改善伙食,多吃谷子少吃鱼干了。
  
  “嗯……此书是闲来无事,在雷霆崖陪着秋桃购置,她想看……当然,我也不是把责任往秋桃身上推,我买来……嗯……只是批判一下,梅仙君想来也看得出,这书上写的,一点都不像我,更不像梅仙君……”
  
  梅近水微微颔首:“就这受气包的模样,更像莹莹,确实不像本尊。不过男人和你区别真不大,好色入命,偏偏又道貌岸然装君子,夺了梅姓妖女的身子,还逼人家改邪归正从良,不从就用各种手段调教……”
  
  左凌泉听着书评,只恨梵天鹰不够狠,没把他随身物件炸个稀碎!这时候被逮住了狐狸尾巴……
  
  不对,狐狸尾巴……
  
  左凌泉心如死灰,试探性问道:
  
  “梅仙君取书的时候,没动其他东西吧?”
  
  梅近水舔了下指尖,把书翻过一页:
  
  “本尊又不是没教养的女子,岂会随意翻动他人私物。”
  
  “哦……”
  
  “不过你摆那么整齐,本尊想不看见,实在做不到。那些花花绿绿、衣不遮体的小衣亵裤,还有乱七八糟的物件儿,看的本尊是叹为观止。这书上的伪君子和你真人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玩的太清淡了。”
  
  “……”
  
  左凌泉饶是铁打的心智,老脸也挂不住了,想了想,直接躺平,倒在了枕头上:
  
  “额……有点头晕,梅仙君你先看,我休息一会儿。”
  
  梅近水合上书本,放在一边,望向闭目装死的左凌泉:
  
  “你在本尊屋里乱来,折腾本尊的眼睛,又私底下收藏这种亵渎本尊的书籍,想装死当没发生过?本尊凭什么饶了你呀?”
  
  “这次帮忙斩妖,左某分文不取,此事一笔勾销……”
  
  “梵天鹰纵容兄弟屠戮凡人,其罪当诛,你斩妖除魔是履行正道侠士的职责;义不容辞的事情,拿来当筹码还账,不合适吧?”
  
  左凌泉睁开眼睛,微微摊手:“那梅仙君想让我如何?”
  
  梅近水手儿撑着侧脸,微笑道:“我能把你如何?你不肯走本尊的道,我总不能真放下身份用美人计,用了你也不会改变初衷,等同于白给……”
  
  “叽……”团子再次探头,嘀嘀咕咕,意思肯定是——那可不一定,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左凌泉知道梅近水在开玩笑,他无奈道:
  
  “梅仙君,你们正邪打架谁对谁错,和我半点关系没有,我只看结果。九宗歌舞升平,再穷的地方都能吃饱饭,是莹莹和玉堂的功劳,我在九宗长大,无论外人怎么说,我只认自己看到的情况,只会跟着玉堂走。
  
  “当然,如果有一天,我发现玉堂走错了,我会按照自己想法走。但前提得我亲眼看到,你怎么劝都没用,我认准的事情,玉堂都劝不动我,你不说用美人计,抱着孩子威胁我,我也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走,天王老子都拦不住。”
  
  梅近水眨了眨眼睛,赞许点头:“向道之心稳如山岳,确实有仙帝之姿,可惜就是所向之‘道’太过顾家。”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境界就‘齐家’这么高,守住了家才会去做更多,家没了,人间岁月静好与我何干?老剑神说我心性近妖,玉堂知道九洲大势不敢交于我手,你或许也觉得如此,但我不想改变。求道之人,往往都是如此偏激,能全心中之道,成仙、成妖、成神、成魔,不过都是外人的评价,对自己来说,都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