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七章 左公子,走吧

第七章 左公子,走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已深,人未静。
  
  渡船沿江逆流而上,清冷月色穿过窗户,洒在茶榻上,三道人影隔着一方小案对视。
  
  崔莹莹躲在左凌泉背后,虽然裙摆下露出的尾巴尖儿,但容貌气质半点不像狐狸。
  
  而梅近水斜依小榻,手里拿着白玉杯,没有狐耳白尾,依旧展现出了从里到外的狐狸味儿。
  
  “莹莹,这东西挂在哪儿的?上次在团团背上,我怎么没见你用过这个?”
  
  听见梅近水的调侃之语,崔莹莹面红耳赤,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左凌泉老脸也挂不住,沉声道:
  
  “梅仙君,我和道侣修行,你藏于暗处偷窥的事儿,也好意当面说出来?”
  
  梅近水微微摇头:“左公子,你这话就没道理了。我把私人宅邸借于玉堂治伤,你们住在炼丹室,我住在自己闺房,彼此井水不犯河水。而后,我在自己卧室,藏在自己画的画里,无论目的如何,都是个人隐私;你们三个,见主人不在把房子搬走也罢,因为我的床比较大,就跑我闺房乱来,还怪我偷窥,你觉得这合理吗?”
  
  “……”
  
  左凌泉眨了眨眼睛,觉得这事儿说起来,好像是自己这边理亏……
  
  崔莹莹咬了咬银牙,插话道:
  
  “你别胡扯,你藏在暗处,就是故意用计,让我们带着你逃出永夜之地。要讲道理的话,你当时发现我们在屋里乱来,为什么不露面制止?藏着不露面,不是偷窥是什么?”
  
  梅近水幽幽叹了口气:“为师也是雏儿,岂会想到你们仨个能一起乱来,当时蒙了。后来露面不合适,就想等你们乱来完了再现身,谁曾想到呀,整整几个月,你和玉堂连衣裳都没穿过,整天在那里给为师开眼界……”
  
  ?!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对面。
  
  左凌泉和崔莹莹,是真招架不住这什么都敢说的疯批婆娘。
  
  崔莹莹忍无可忍,但拿师尊没办法,还是得忍,憋了片刻后,转身就跑进了里屋:
  
  “玉堂!你还不快死过来!”
  
  左凌泉其实也想拂袖而去,但这是他屋,当下也只能做出不喜模样,等着堂堂大人过来救场。
  
  上官玉堂警觉性很高,在梅近水露面之时,就已经过来了。
  
  但上次在团子背上,连修几个月被梅近水旁观,上官玉堂心里也颇为尴尬,直接露面和梅近水对峙,肯定处于弱势。
  
  为此上官玉堂只是站在暗处旁观,等阿泉和怂怂招架住了第一波攻势,才不紧不慢从里屋走出来。
  
  上官玉堂用的是静煣的身体,穿着一身鹅黄睡裙,看起来像是居家小夫人,但气势没有丝毫改变,一眼就能认出是谁。
  
  “左凌泉,把剑收起来。”
  
  左凌泉本来也没拔剑的意思,见玉堂来了,收起佩剑,摆出冷峻神色。
  
  但瞧见梅近水似笑非笑的眼神,这气势实在很难撑起来,干脆就单手负后望向了窗外,不再搭理这婆娘。
  
  梅近水扫了眼静煣的身体,笑盈盈的双眸中,闪过了一抹疑惑:
  
  “玉堂,你这是什么法门?我以前倒是没见过。”
  
  上官玉堂并没有用什么法门,单纯是太莽,仗着道行炼化窃丹残魂,被夹杂其中的静煣魂魄反噬了,两个人神魂都几乎不灭,结果就纠缠不清,谁也奈何不了谁,变成了心有灵犀的姐妹。
  
  这些事情,上官玉堂自然不会和梅近水解释,她来到软榻对面,正襟危坐,平淡道:
  
  “有事直说吧。”
  
  梅近水也坐起身来,望向站在窗口摆酷的左凌泉,抬手拍了拍身边:
  
  “小淫贼,不过来坐下?”
  
  ?
  
  左凌泉很讨厌这个称呼,但为了给玉堂撑场子,还是来到跟前,在玉堂旁边站着:
  
  “梅仙君,望你自重。你是莹莹姐的师长,我不想对你不敬,如果你过来只是瞎扯这些的话,我们没空,您请回吧。”
  
  “呵呵……”
  
  梅近水微笑了下,收起了神色间的些许散漫,正襟危坐,不过眨眼睛,就从骚奶娘,变成了居高临下,望着玉堂和左凌泉的圣洁仙尊:
  
  “上次留的消息,你们应该看到了吧?”
  
  上官玉堂瞧见这模样,觉得顺眼多了,不过口气依旧不客气:
  
  “妖族尾大不掉,是你和商寅的责任,本尊凭什么帮你善后?”
  
  梅近水微微摇头:“这不叫给我善后。西北两洲铁板一块,你们对此毫无办法,如今有机会从中分化,先铲除我等半数势力,我实在想不出你们拒绝的理由。
  
  “你总不能想着,用‘为了人族存续,妖族不灭我就不敢打开长生道’来制约我吧?我如果真被这种手段制约,那你我谁才是心系苍生的‘正道’?”
  
  这个问题也正是上官玉堂坐下来聊的关键所在。
  
  妖族一没,梅近水、商寅再无后顾之忧,肯定会全力以赴去破开天地封印。
  
  不帮忙铲除妖族,梅近水、商寅就不敢乱来,但这个做法能成功限制两人的前提,是两人‘秉承正道’,在乎九洲人族利益。
  
  上官玉堂真想着用这种手段限制梅近水,那东南三洲秉承的‘正道’,是否真的正确,就抱有疑问了。
  
  上官玉堂从永夜之地回来后,认真思考过此事,心中早已有了结论——妖族必须得打压,也不能让梅近水、商寅得逞。
  
  上官玉堂在刚回来时,暗中就有动作,联系了剑神黄潮,暗中摸到了终北极境,相当于在北方设下了一道关卡。
  
  异族想要打开长生道,就必须去永夜之地,只要半路设卡把路堵死,梅近水再怎么折腾,也很难绕过正道视线去永夜之地。
  
  确保永夜之地不失,东南三洲先把妖族灭掉,再合围梅近水、商寅,对峙数千年的九洲大地,就可以恢复太平了。
  
  唯一担心的地方,就是商寅搞出什么新花样,在灭掉妖族后,直接凭空降临永夜之地打开长生道。
  
  但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上官玉堂印象中,只有掌控太阴神力的左凌泉,才能借助太阴神君传送到跟前,其他人不可能做到。
  
  因此上官玉堂斟酌片刻后,开口道:
  
  “你借刀自断臂膀,本尊自然不会拦着你。你想让本尊如何帮忙?”
  
  梅近水露出了笑容,示意旁边站着的左凌泉:
  
  “他应该都从温如意口中听说了,我暗中协助,和他一起除掉妖族二王梵天鹰,其他事情不用你们考虑。当然,有机会能帮我除掉藤笙更好;藤笙一倒,妖族便是一盘散沙,九尾狐也会夹起尾巴做妖,人族再无后顾之忧。”
  
  上官玉堂平淡道:“仙君之中,也就萧青冥倒血霉,落入绝境又撞上了我等,才死在永夜之地;其他人,岂是那么容易铲除。藤笙你自己去对付,左凌泉不会冒这个险,梵天鹰可以帮忙,怎么伪造痕迹嫁祸到藤笙头上,你自己想办法。”
  
  梅近水瞄了眼不苟言笑的左凌泉:
  
  “他性格和你一样,这话你应该和他说。我就怕我觉得机会不合适,没拉着他去砍藤笙,他自己跑过去‘论剑’争高低。”
  
  左凌泉微微蹙眉:“我又不是没脑子的莽夫,藤笙与我无冤无仇,你不煽风点火,我去砍他作甚?”
  
  上官玉堂抬手示意左凌泉不用和这婆娘瞎扯,继续道:
  
  “你自断臂膀铲除妖族,正道从中获益,和左凌泉私人无关。你请左凌泉当打手,按照规矩,得有价码,你准备给他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