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三章 绝望吧,崽子们!

第三章 绝望吧,崽子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请神上身这种事,没谁比静煣擅长。
  
  常人遇事会先想着自己解决,没办法才求神拜佛,静煣则不然,自己解决那是对神实力的亵渎!
  
  这就和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非要用脑子一样,你准备让钱来做啥?
  
  以前遇到麻烦,本着好用就可劲儿用的理念,能请死婆娘上身就绝不自己冒险。
  
  但这理念有个瑕疵,就是婆娘自身遇上麻烦的时候,她作为闺蜜,没法请婆娘上身帮婆娘。
  
  不过静煣对此也早有预料,心里早就有了备选方案——她是‘请神教’最赤诚的教徒,又不是‘一神教’的教徒,满天大罗金仙,谁管用请谁不就是了。
  
  早上在黄粱梦境中苏醒后,汤静煣上来查看,就发现了楼上三人不见了踪影。
  
  心中询问,婆娘让她别烦人,继续去婆娑洲便是。
  
  汤静煣和玉堂心意相连,感受到了玉堂的危急,没敢多嘴;但在屋里等待良久后,就开始感受到玉堂的各种情绪变化:愤怒、自信、决然、悲壮、乃至向死而生……
  
  汤静煣没经历太多风浪,被这种世间最极致的情绪,冲击的几乎站不稳,想嚎啕大哭一场。
  
  这些是玉堂的情绪,是玉堂想哭,怒天地的不公、恨自身的‘羸弱’,但静煣知道玉堂没哭出来,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失去自信,更没有心生绝望。
  
  静煣不知道一向心如铁石的玉堂,为什么会流露出这么极端的情绪,甚至出现了对活着的留恋,和那一抹难以描述的遗憾。
  
  静煣只知道,玉堂现在肯定遇到了没法应对的局面,如果没人帮忙,很可能这个不似血亲神似血亲的姐妹,就要永远消失在心底。
  
  静煣自幼失去家人,所以比任何人都在乎身边的每一个人。
  
  在难以言喻的急切下,静煣找到了深藏心底的那尊神明!
  
  静煣对神明从没有什么敬畏,在她眼里,陵光神君和玉堂没啥区别,都是和她心湖有联系,高高在上的神仙。
  
  玉堂都知道有事儿就帮忙,你几年不露一次面,这种人命关天的时候都不帮忙的话,你待在老娘脑子里干啥?
  
  房租也不交,你要脸吗?还神君……
  
  陵光神君朱雀,显然不会在意神使对它是否尊敬;天地就是如此,你无比赤诚视起为父母,天灾地害照样会降临;你指着天地鼻子唾沫,视起为猪狗,该给你的一文不会少!
  
  在感受到极力的渴求后,陵光神君在心湖间睁开了双眼,静煣看到了远在天涯之外的登潮港。
  
  看到了穷凶极恶的大狐狸,看到了浴血奋战的玉堂和左凌泉。
  
  静煣没有丝毫迟疑,飞出了窗外,团子心有所感,也跟着飞了上去。
  
  以静煣的境界,根本不可能远渡重洋,但海洋、陆地、距离、高低,都只是生灵对天地的形容而已。
  
  作为此方天地的支柱,九洲山海和芸芸众生,都不过是它身体表面的一粒沙尘。
  
  而灵谷幽篁、玉阶忘机,也只是凡人对天地之力的定义,对天神来说,只是把一个地方的东西,暂时放在生灵体内寄存而已。
  
  凡人想窃取天地之力,会遭遇千重雷劫;而天地想要给予力量,你哪怕是一只小麻雀,也能让你变成撼动一洲的天神地祇!
  
  静煣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的东洲,只知道飞了一会儿,就回到了熟悉的荒山脚下,大丹京城。
  
  觉得自己战力低微,静煣想要寻找力量,大地深处的滔天火海,就化为力量从神火洞天涌出,来到了她的身边。
  
  不过神使只算半神,在有使命时得天地庇护,使命完成依旧会沦为凡人;天地会赐予力量,但不会让一个凡间生灵,真正变得能撼动天地根基,一旦有人掌控这种力量,就会被天地扔去天地之外,也就是飞升。
  
  所以静煣得到的力量也不多,梅近水也没法突破生灵的上限。
  
  而团子不一样。
  
  团子是神祇,生下来就位列仙班,受封九凤,是整個玉瑶洲南方的化身,上限有多高,可以参见上一任被天地排斥失去不死不灭神通,尚能灭世的魔神窃丹。
  
  大地涌出的浩瀚天地之力,被团子全数吸纳,身形以恐怖的速度变大。
  
  这样的汲取并无上限,因为团子的职责,就是收纳这些无主的天地之力,在窃丹失去神位后,这些东西本就该收拢到它体内。
  
  但静煣在团子长到一定程度后,还是强行呵斥,叫停了团子。
  
  因为静煣很早就隐隐意识到,当团子长大,体型突破某个临界点的时候,就会飞回它小时候过来的那片山林里,再也见不着了。
  
  所以静煣一直不让团子吃胖,因为团子是她曾经唯一的家人。
  
  团子很听话,当然,也可能是发现自己吃太大了,恐怕会永远小鱼干等人间美味,更不能钻娘亲怀里。
  
  所以团子就开始吐!
  
  那场面,说实话一言难尽。
  
  仇封情正在惊露台心惊胆战,关注海外的局势,忽然发现一只大鸟站在荒山外面喷火,直接蒙了!
  
  啥玩意?窃丹回来啦?
  
  好在静煣知道分寸,不想让团子浪费实力,才没把荒山的修士吓死。
  
  然后一人一团,就开始往凳潮港疾驰。
  
  登潮港那边的正邪枭雄,打的是荡气回肠,而这边的场景则可谓奇葩。
  
  团子走地鸡当习惯了,第一时间竟然是张开大翅膀,左摇右晃往海边跑。
  
  好在大丹外面是南荒,没啥城池,否则非得重演一次魔神灭世。
  
  在静煣的训斥下,团子终于肯煽动翅膀飞了,但团子的好奇心实在可怕,一路超低空飞行,观察米粒大的人群和房子,弄的是沿途鸡飞狗跳。
  
  这也就罢了,路过大燕王朝京城,瞧见站在房顶上眺望海外的司徒震撼,还“叽叽~”打了个招呼,差点把缉妖司房顶掀没了。
  
  好在一路瞎折腾,一人一鸟总算是赶到了战场。
  
  团子落在了登潮港外,瞧见堂堂奋力搏杀,总算是老实了些,学着梦里教的样子,不紧不慢的往海边走去。
  
  汤静煣遥遥呼喊一声后,瞧见体型遮天蔽日的九尾狐和云霄盘龙,心里其实有点怂。
  
  她站在团子大脑袋上,腰都陷入了绒毛里,可能是觉得不够气势,就飞起来,落在团子的鸟喙上,没有理会在背后斗鸡眼望她的团子,从玲珑阁里取出火羽扇,想学秋桃教的台词摆出气势:
  
  “感受痛苦吧……崽子们……”
  
  察觉到正邪双方数以万计的异样眼神,静煣慢慢闭了嘴。
  
  团子可没忘记桃桃的教导,把拓天王八踹道海里后,也落在了海里,因为不喜欢水,所以和鸭子一样飘了过去,沿途:
  
  “叽叽叽……”
  
  复述着老娘应该讲的台词。
  
  正邪双方,都懵逼了!
  
  怒气冲霄的左凌泉,硬是被这场面把怒气搞没了,持剑站在原地,仔细感觉了下,以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奇葩梦。
  
  上官玉堂饶是仙君的心智,都被静煣这进场方式搞得头皮发麻,觉得今天要是打不过战死,那肯定是此生最大的污点。
  
  太奇葩了!
  
  与之相比,异族群豪则要严肃的多。
  
  妖兽这东西,体型小道行不一定低,但体型大道行绝对高,只是所善天赋略有不同罢了。
  
  眼前这只白山精领主……不对,应该是白山精精英老祖,体型和拓天王八差不多,还横竖都有两里,虽然比九尾妖狐还是小了点,但也是全场第二大的妖兽。
  
  白山精是凤凰属,算猛禽,这么大肯定会喷火,虽然这只样子不太像凤凰,但体型摆在这里,谁敢上去接一口?
  
  而身为万妖之祖的九尾妖狐,对妖族谱系极其了解,只是一眼,就知道这只大白鸟不属于妖族。
  
  因为这只大白鸟身上散发的气息,异常恐怖。
  
  梅近水再是神使,也是腰间挂着天官牌的凡人;而这只鸟身上散发的,像是真正的神力,这点从白鸟一出现,此方天地的五行之火,就如同百鸟朝凤般向它靠拢就看得出来。
  
  哗哗——
  
  团子爪爪滑动海水,用了约莫一刻钟,才从海岸滑到了九尾妖狐面前,低头看向目瞪口呆的左凌泉,还用翅膀尖好奇摸了摸:
  
  “叽?”
  
  左凌泉耳朵差点被震麻,微微摊开手,不知道该说啥。
  
  崔莹莹则是目不转睛盯着团子,有些难以理解。
  
  隐于天地之间的梅近水,重新从龙首之上显出身形,凝望汤静煣,眼底并无忌惮,只是有些许难以琢磨的意味。
  
  上官玉堂在静煣驾到后,感觉目前的局势有了转机,自然不再舍命一击,她身形飘起,落在了团子的脑袋上,看向九尾妖狐:
  
  “青九,今天怕是你的忌日了。”
  
  九尾妖狐在谋划之外的力量入场后,眼底首次显出迟疑,抬起头颅,望向天空。
  
  梅近水注视片刻后,轻声一叹,开口道:
  
  “玉堂,你可知,当年本尊为何离开玉瑶洲?”
  
  这个问题,不光上官玉堂,在场所有东洲修士都想知道,他们曾经对梅近水多敬重,心里就有多不解。
  
  崔莹莹飞身而起,落在了上官玉堂身边,抬眼望向九天之上的女子:
  
  “为何?”
  
  “你们都是修行众人,天地相生相克,阴盛必阳衰、阳盛则阴衰的道理,伱们知晓。”
  
  梅近水身形下降了些,眺望东洲大地:
  
  “以前我是东洲旧主,知道斩断长生道的意义,所以是上古先贤的拥护者’但窃丹之战,改变了我的看法。你们觉得,魔神窃丹,和降世天魔,谁的破坏性更大?”
  
  上古玉堂道:“窃丹灭世,道行再通神,灭的无非一洲之地,生灵没法扑灭,天地也自会平衡;魔神降世,必祸乱九洲,天地不会干涉,且来时不定,长则千年断则数十年,九洲永无宁日,你觉得谁破坏更大?”
  
  众人也是点头,而且窃丹灭世只有一次,这两件事根本就没法放在一起比。
  
  梅近水继续道:“窃丹灭世如果只有一次,本尊不会改变看法。但阴衰则阳盛是必然,北方属阴,所以日渐衰败,而南方为阳极之地,日渐繁盛,这些你们有目共睹。
  
  “物极必反,当南方之火强到一定程度,天地失衡必有异变,窃丹由此脱离了天地束缚,而这样的事情必然还有下一次……”
  
  梅近水说了片刻,发现静煣一脸茫然,觉得太深奥了,就解释道:
  
  “水气褪去,火焰自然越烧越旺,这是天道法则,在没有限制的情况下,火焰会焚尽一切,不会自行熄灭;这便是天地失衡,你明白吗?”
  
  静煣这次听懂了,轻咳了一声。
  
  上官玉堂道:“即便有此事,一洲动乱,也强过九洲永无宁日。”
  
  梅近水摇了摇头:“阳极之地、万火之主,不是窃丹,是凌光神君朱雀。天神只按天道法则行事,没有自我意向,所以行为很好预测。你们觉得,当太阴和北方之水一直衰败,南方之火会做什么?”
  
  “喔……”
  
  此言一处,正邪阵营都响起些许嘈杂。
  
  因为这个道理很简单,天地从来不玩阴谋诡计,天道法则是明的,水满则溢,月满则亏,当火焰过旺又缺乏限制时,稍微一想都知道,会演化为焚尽天地的大灾变。
  
  上官玉堂皱了皱眉:“不要危言耸听,现如今的九洲,远没有衰败到天官五兽发生动乱的程度。”
  
  梅近水望向汤静煣和下面的大团子:
  
  “等生灵察觉到天地异变,往往已经无力回天,不过在事前,总能看到些许征兆。你们可曾见过,能有自我意识,在天地间乱跑的天神地祇?”
  
  “叽?”
  
  团子摊开大翅膀,斗鸡眼望向老娘,意思是——这是在说鸟鸟吗?
  
  天神地祇不死不灭,不挣脱天道束缚根本就不会换人,更新换代的时间极其漫长,换代也不一定被人族记载,所以在场没人知道,上一个幼年神祇是什么样子。
  
  上官玉堂淡淡哼了一声:“你非神明,岂知天地用意,你觉得它像魔神窃丹?”
  
  “不像。它确实是玉瑶洲未来的南方之主,但你没发现,它的上级过于强势了,号令东海龙王,九洲无神祇敢拦?”
  
  汤静煣有些听不懂,只知道上面这婆娘,没说什么好话,就问道:
  
  “你到底啥意思?”
  
  梅近水示意天上的青龙虚影:
  
  “青龙主木,行生长、复苏职责,所以这世上有了我,而我的职责是恢复九洲大地生机,这是天道使然;朱雀主火,行焚灭、重生之责,会无休无止焚尽天地万物,没克制不能自行熄灭,这也是天道使然。
  
  “陵光神君没错,这位姑娘的出现的没错,但她们要做的事情,对九洲生灵来说是一场浩劫;四方神祇处于弱势地位,便是五行之火过旺的体现,如果不让天地恢复平衡,等这位姑娘成长为九洲霸主,九洲生灵便再无抵御之力,这方天地将化为永恒火域,而以目前来看,这一天不会太远。”
  
  这番论据很有说服力,异族之所以能壮大到今天的地步,也是因为南盛北衰的现象已经深入人心。
  
  但上官玉堂知道这些事情,比所有人都懂这些道理!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正邪相争,争的从来不是打开长生道的对错,而是打开长生道的时机,你凭什么如此笃定,时机是现在?一旦打开,九洲大地便陷入永无宁日的浩劫,早开一天,葬送的就是无数生灵性命,你可考虑过这些?”
  
  梅近水道:“能站在你我这个位置的人,靠的都是对天地的直觉。本尊觉得迫在眉睫,你觉得时机未到,那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对错只有在浩劫来临之际才会知晓;。”
  
  梅近水轻轻叹了口气,身形再次缓缓升起:
  
  “但你们知道,本尊不会为了证明你们是错的,就拿九洲天地去赌;就算最后证明是本尊错了,提前葬送了无数生灵性命,至少也提前化解了这场浩劫;总好过现在心慈手软,在浩劫降临时无力回天、追悔莫及。”
  
  双方交流结束,天地再次陷入死寂。
  
  无论是正道豪杰,还是异族枭雄,其实都明白这番对谈的意思。
  
  这是个死局,双方都站着大义,都没错,今人没错,古人更没错,错的是这个莽荒无情的三千世界。
  
  站在九洲之巅的人,每个人肩膀上扛的都是这片天地的存续,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看法,把九洲大地的安危交由外人之手定夺。
  
  在双方出现分歧的时候,唯一的解决方式,只能是灭掉所有拦路石,让九洲天地按照自己的想法走;即便最后错了,这个责任和悔恨,也只能是自己扛。
  
  这是山巅仙君该有的魄力,也是山巅仙君的无奈。
  
  崔莹莹依旧坚定的站在上官玉堂这边,因为九宗的太平盛世有目共睹,她相信上官玉堂的判断。
  
  但听见梅近水的话,她也明白了仙君哪来的正邪善恶,仅仅是道不同罢了。
  
  崔莹莹沉默少许后,开口道:
  
  “你固执己见,就不能怪我等晚辈不念旧情了,事到如今,谁都没办法。”
  
  梅近水缓缓隐如青龙眉心,露出了一抹微笑:
  
  “本尊不是交代遗言,是想让你们在落败之时,能明白本尊的苦衷,放下执念,不要妄送性命。”
  
  “……”
  
  话说到这里,火药味自然又上来了。
  
  上官玉堂提起双锏,沉声道:
  
  “此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能走到现在的人,何惜一条性命,杀!”
  
  话落,江成剑等人再次飞身而上,直逼九尾妖狐,战意冲霄。
  
  但这次出了点意外。
  
  仇泊月驾驭黑龙,本想率先发难,却发现背后传来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燥热——是神火洞天最为熟悉的凤凰火。
  
  “闪开!”
  
  妞妞的未婚夫凌泉,也在后方急声大喊。
  
  仇泊月没有迟疑,迅速往侧方规避,途中回头看了眼,结果惊的是三魂去了七魄。
  
  随着玉堂下令,汤静煣双手掐诀,继而两掌往天空推出:
  
  “离!”
  
  轰——
  
  一条通天火蟒,从静煣掌中浮现,化为倒灌星河的金色瀑布,直冲九天之上。
  
  静煣已经入玉阶了,根本没料到自己破坏力这么强,金色朱雀火冲天而起,把她都惊了下。
  
  但静煣终究还是九洲生灵,这一下威势骇人,但也不算超出认知。
  
  而坐下早已饥渴难耐的团子,就不一样了!
  
  团子在胸脯那么大时,喷出的火龙就能有两丈方圆,身形变成庞然巨兽,全力一口对着九尾狐喷下去,场面可想而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