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十七章 芙蓉金菊斗馨香

第十七章 芙蓉金菊斗馨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左凌泉以前接触的都是修行道拔尖儿的青魁道种,无论年纪大小,都自幼经受了各种历练,比较成熟。
  
  他本以为仙家豪门的子弟,都该是如此,但真正接触了游船上的仙子后,才发现养尊处优豪门大小姐哪儿都不缺。
  
  游船上谈论琴曲的仙子,基本都是山巅高人的直系子孙,因为天资心性等原因,在修行道不可能走到山巅,也吃不了修行的苦,就干脆当宝宝养,一身道行估计都是长辈拿天材地宝喂出来的。
  
  这种在温室长大的仙子,对修行感悟毫无概念,聊得都是风花雪月、儿女情长,即便宗门交付有重任,也是想办法攀附一个豪门少主,或者拉回家一个未来天骄。
  
  左凌泉因为落剑山的事儿,背景神秘、前景可怕,被很多小仙子都盯上了,过来搭讪结交的仙子络绎不绝,甚至还过来了几个守寡的夫人,直接暗中抛媚眼,一副‘以后跟着阿姨,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神仙’的勾人模样。
  
  左凌泉知道‘知足’二字,和这些人也实在没有共同语言,加上三个媳妇和小冷竹在远处盯着,他连目光都没有乱瞄,只是保持少言寡语的冷峻神色,在游船上闲逛了几圈儿。
  
  左凌泉登船的目的是给灵烨解围,但不好明说,围着的小仙子询问,只说听闻这里有一张上古名琴现世,过来看看热闹,期间也没和三个媳妇亲热。
  
  等游船抵达江口,左凌泉就和做东的薛夫人告辞,独自离开了游船;薛夫人明显想拉拢他,给他在玉蟾宫安排了一处洞府,但左凌泉以独来独往惯了为由,谢绝了。
  
  离开游船后,时间已经到了凌晨。
  
  左凌泉在春潮湖的水面上蜻蜓点水般起落,确定无人跟随后,才前往了风月城。
  
  谢秋桃和静煣怕出意外,一直远远跟着,此时才与左凌泉回合,一起折返。
  
  谢秋桃在湖面上如履平地,性子如往日一样活泼,面向两人倒着走,叽叽喳喳说道:
  
  “……那个东方云稚,最是刁蛮了,我以前在映阳仙宫的时候,就特别不喜欢她……”
  
  “你见过她?”
  
  “没有,只是听说过,她想学琴,把人三竹先生请到了映阳仙宫,结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硬拖了人家十几年……不过三竹先生也不咋地,琴弹得还行,但没傲气,从始至终没说啥,要换成我,爱学学不学滚,当老师的岂能迁就学生……”
  
  ……
  
  两人随口闲谈,团子倒着蹲在左凌泉肩膀上,眼巴巴瞅着后面“咕咕叽叽……”,应该是在说:“好想奶娘呀~”
  
  汤静煣也时而看一眼背后的湖面,想了想道:
  
  “灵烨她们来了,不聚一聚?”
  
  左凌泉自然想和四个媳妇聚聚,一起大被同眠过个大年,但往后还有修行路要走,把老祖搬出来就失去了独当一面的机会,对此叹了一声:
  
  “现在所有人目光都放在我身上,贸然接触会让人联想到我们的关系,私下里找时间聚聚吧。”
  
  汤静煣哦了一声,可能是觉得公主她们来了,以后就没机会吃独食了吧,悄悄在心里问了句:
  
  “婆娘,你待会忙不忙?”
  
  好婆娘没有说话,只是发出了一声无奈又无语的轻叹,就没了动静。
  
  汤静煣抿嘴笑了下,又回头看了眼,才加快脚步:
  
  “团子都瞌睡死了,快点回去吧。”
  
  “叽?”
  
  眼巴巴望着奶娘的团子,茫然回头,想说“鸟鸟不瞌睡”,但一看静煣的眼神,就连忙乖乖打了个哈欠,还用翅膀揉了揉眼睛。
  
  很快,三人回到了湖畔水榭。
  
  团子在老娘的眼神示意下,垂头丧气的叼着谢秋桃的裙摆,让她抱着自己回房睡觉觉。
  
  谢秋桃也不傻,看出了些小姑娘不能说的事情,眼神怪异的抱着团子跑掉了。
  
  水榭是给修士或者文人骚客落脚的别院,规模不算小,茶室、客厅一应俱全,睡房用的是竹榻,悬有纱帘,里面有一扇画着百美图的屏风,布置得颇为雅致。
  
  左凌泉瞧出了静煣的小心思,进入睡房后,并没有急吼吼的往床榻上跑,而是在外屋茶案旁坐了下来,取出了买来的闲书,做出准备挑灯夜读的架势。
  
  汤静煣默默无声关上门,走到里屋,取出干净的毯子铺在竹榻上,埋头整理的时候,发现没人来拍臀儿,疑惑扭头:
  
  “小左?”
  
  左凌泉侧靠在茶案旁,手持书卷全神贯注,如同月下读春秋:
  
  “嗯?怎么啦?”
  
  怎么啦?
  
  睡觉呀怎么啦……
  
  汤静煣娥眉轻蹙,觉得左凌泉忽然没眼色了,但她一个女儿家,想趁着灵烨她们没来之前多爽爽的事儿,又不能明说,只能暗示道:
  
  “嗯,婆娘今天好像没啥事儿……”
  
  左凌泉把《无情剑仙》翻过一页:“是吗,老祖一直操心苍生万民,能清闲一次确实不容易。”
  
  ??
  
  什么跟什么呀?
  
  汤静煣抿了抿嘴,算是明白臭相公啥意思了,不就是想让她主动开口吗……
  
  姐姐偏不……
  
  汤静煣把床单铺好后,也不说话了,温温柔柔在竹榻边坐下,解开了身上的秋裙,露出胭脂色的肚兜和贴身薄裤。
  
  汤静煣微微挺胸,看向妆台铜镜里的倒影,又轻扭腰身,打量饱满如大桃子的臀线,手指顺着肉感线条滑过,幽声道:
  
  “小左,你看我最近是不是长胖了呀?”
  
  左凌泉余光瞄了下,熟美勾人的画面入目,心中微微一荡,他把目光移开,但又忍不住看了下。
  
  来回瞄几次后,左凌泉忧国忧民的表情绷不住了,把书卷合起来,轻咳一声起身:
  
  “有吗?衣服遮着看不出来,相公帮你仔细看看……”
  
  汤静煣心里暗暗哼了声,露出一个“就这定力?”的眼神,笑眯眯的趴着,让左凌泉凑近仔细看。
  
  只可惜,左凌泉刚柔柔掰开白月亮,水榭外就出现了些许动静,熟悉的嗓音传来:
  
  “住的地方倒是挺享受……”
  
  左凌泉眼前一亮,想起身出门,却被有些扫兴的静煣用腿儿勾住了腰:
  
  “出去做什么,反正她要进来的,有什么事儿不能在被窝里说。”
  
  一句话的功夫,睡房的门就打开了。
  
  依旧穿着华美宫裙的上官灵烨,步履轻盈走进来,双手叠在腰间,露出一枚翡翠镯子,气质一如既往雍容华贵,双眸并没有与郎君重逢的急迫,甚至有点冷,感觉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但上官灵烨脸色冷冰冰的走进屋里,转眼看向床榻……
  
  白玉老虎……
  
  粉嘟嘟……
  
  ?!
  
  上官灵烨哪怕什么都经历过,这么久不曾相会,入眼就瞧见这么刺激的场面,灵动双眸还是瞪大了几分,迅速转身:
  
  “你们……啐!真是……”
  
  汤静煣侧躺在竹榻上,手儿撑着脸颊,笑道:
  
  “哟~太妃娘娘还害羞呀?你以前当着我面修炼的时候,咋没见你脸皮儿这么薄?”
  
  左凌泉笑容灿烂,目光望向房门后:
  
  “宝儿,公主和清婉呢?”
  
  上官灵烨脸色的臊红一闪即逝,有些恼火地啐了声后,就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神色,转身走向竹榻:
  
  “在千秋乐府做客,过来的人太多容易被发觉,我悄悄来的。”
  
  上官灵烨走到近前,扫了眼后,微微皱眉,轻勾毯子遮在静煣腰下,在竹榻旁边侧坐,左腿搭在右腿上,摆出了个很女王的姿势。
  
  汤静煣见她摆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模样,稍显不悦:
  
  “你一个人偷偷跑来吃独食,还装什么仙子?都一家人,谁不知的谁呀,不躺下就坐到外面去说话……”
  
  上官灵烨不为所动,保持居高临下的神色,严肃道:
  
  “左凌泉,我给你安排的游历路线,没千秋乐府吧?”
  
  左凌泉目光在两个媳妇身上徘徊,笑道:
  
  “帮谢姑娘找祖传的琴,顺道过来看看罢了。”
  
  “我看不止吧。今天你被几十个花枝招展的仙子围着,那场面可意气风发得很,要不是我和姜怡她们在跟前,你这会儿身边躺着的岂会是静煣妹子,恐怕薛夫人那对姐妹花闺女都被你拿下了……”
  
  左凌泉眉头一皱:“宝儿,你这话说的我可不开心了,今天我是见你被人刁难,才出面平事儿,不然哪里会冒出来。至于仙子,都是群刁蛮任性的小姐罢了,我半点兴趣没有。”
  
  “切~”上官灵烨抬起手腕,在静煣面前把玩着传家宝镯子:
  
  “我哪需要你帮忙解围,这场合都处理不了的话,以后还怎么接手铁簇府……”
  
  汤静煣瞧见翡翠镯子,就恨不得把灵烨踹下去,她眼神微凶:
  
  “灵烨,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男人看你受欺负,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出面给你解围,你不感激还嫌弃,你再这样,我收拾你啦!”
  
  上官灵烨怎么可能嫌弃,当时腿都软了,恨不得当着诸多豪门贵子的面,来一句:
  
  “这是我男人,你们这群草包,哪里抵得上他万一。”
  
  不过这些小迷妹的话,以上官灵烨的性格肯定说不出来,更不会当着左凌泉面说,说了就要被得寸进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