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五章 雷霆崖

第五章 雷霆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很克制,修炼从头到尾也持续了一整夜,静煣意犹未尽,最后还是左凌泉担心老祖动怒,主动刹了车。
  
  昨夜插曲过后,龟岛上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所有修士无论境界高低,都做出‘恐惊天上人’之态,默默待在各自居所。
  
  左凌泉不好透漏蛟龙破海的细节,也解释不清楚,对此只能保持神秘姿态,尽量深居简出。
  
  走出睡房来到外面的茶室,谢秋桃因为昨晚的事儿,不好出去闲逛,在茶榻上盘坐,怀里放着小龙龟,正凶巴巴地训团子:
  
  “看你惹得好事儿,现在好啦,我们都不出去啦。渡船上面可有好多好玩的地方,前面有个说书堂子,外面还有间饭馆,里面卖的有南屿洲那边特产的南海鱿鱼串儿,腰那么粗,烤熟切片加酱油沾芥末,那滋味……现在都吃不着了!”
  
  罪魁祸首团子,四仰八叉地躺在茶案上,小爪爪朝天,翅膀摊开上下滑动,一副“鸟鸟自由了”的嚣张模样,听累了还张开鸟喙,问谢秋桃要小鱼干吃,完全没有自己闯祸了的觉悟。
  
  不过昨天的事儿,也怪不得团子,只能说注定有此一劫。
  
  谢秋桃絮叨片刻,听见开门声,回头瞧见精神饱满的左凌泉,难免想起静煣那身算不得衣裳的衣裳,和白的晃眼睛的大臀儿……
  
  谢秋桃脸儿红了下,眼神怪异地打招呼:
  
  “左公子,昨晚休息的还好吧。”
  
  “修炼了一晚上,挺好的。”
  
  “是吗,呵呵……”
  
  谢秋桃脸蛋儿红红,半点不信,但作为小姑娘,不好点破,就继续喂起了团子。
  
  左凌泉第一次坐跨海渡船,心中不乏好奇,想和谢秋桃在船上走走看看,但昨夜弄出一场风波,在渡船上瞎逛可能吓到人,他不修炼的情况下,也只能站在窗口,瞄一眼海外的风景。
  
  从玉瑶洲跑到华钧洲,本就遥远,走的也不是直线;虽然海面上没有山峦障碍,但海底却有很多险地,比如老蛟盘踞的海窝、鲲鲸活跃的区域等等,能清理的往年早已经清理,代价太大就只能绕开,以免遇到风险。
  
  东海太过辽阔,不光有海水,大小岛屿也时常能瞧见,最大的一个能赶上俗世一州之地的规模,被誉为登龙台,听说常有蛟龙在上面晒太阳,渡船自是不敢靠近。
  
  除此之外,还有些许海外仙岛,上面的宗门多走隐世之道,不常于外界接触,碍于修行资源的匮乏,规模都不大。
  
  渡船上些许小修士,目的地便是去海外仙岛隐居修行,渡船偶尔从附近经过时,拓天王八便会叫一声,有人出来查看,如果没能被看上,渡船也会把人接上来带回去。
  
  除开这些海上的仙家琐事,渡船的东家黄寂,在默默沉寂几天后,也派执事上门,借着询问所需的空档,宴请左凌泉去做客。
  
  黄寂背后的千星岛,在南屿洲众仙家中一家独大,修行道的话语权不弱于东洲南盟,黄寂的师长冥河老祖,属于能和上官老祖平起平坐的存在。
  
  这种体量的仙家势力,贸然扯上关系绝非好事,左凌泉此行不去南屿洲,喝退蛟龙的事儿更不好解释,对宴请自然是婉拒了。
  
  龟岛跨海航速不慢,但从登潮港出发,跨过漫漫东海接近华钧洲,还是用了三个多月。
  
  旅途中,左凌泉除开偶尔看一下风景,其他时候都在屋里打坐,和静煣也亲密了两次,因为每次都得事前和老祖打招呼,太频繁静煣都不好意思,两个人都很克制。
  
  谢秋桃同样在茶室修炼,一路上没出过门,因为不晓得开门后会不会看见少女不宜的场面,也未曾跑进睡房窜门。
  
  三人都是修行中人,对埋头打坐的日子早已适应,就是把团子憋坏了。
  
  三个多月航行后,渡船刚接近海岸线,团子疯了似的爬起来,站在睡房门口化身啄木鸟,用鸟喙疯狂敲门。
  
  咚咚咚——
  
  左凌泉从入定中苏醒,睁眼眼帘看向四周。
  
  房间一切如常,飘着聚而不散的雾气,静煣穿着轻薄夏裙,躺在身边,枕着他的大腿,还在闭目熟睡。
  
  静煣的修炼姿势,向来如此随意,真坐着反而觉得累没法入定,左凌泉早就习惯了,轻轻在她的脸蛋儿上捏了下。
  
  “嗯……”
  
  汤静煣蹙起眉儿,睡眼惺忪地撑起上半身,望向窗户:
  
  “到了吗?”
  
  “快了。”
  
  左凌泉站起身来,打开睡房的门,可见团子在门前跳来跳去,用翅膀指向窗外,一副很兴奋的样子。
  
  “叽叽叽……”
  
  谢秋桃早已经收功,换上了一身得体的小裙子,背着铁琵琶,趴在窗口用双手捧着下巴,正在朝远方眺望。
  
  谢秋桃个儿不算高,但身段儿很不错,以前穿着宽松裙子不觉得,此时摆出跪趴的姿势,撅着粉臀,才能看出女儿家该有的圆润。
  
  左凌泉虽然有点好色,但那是对自己媳妇,面对清清白白的姑娘,自然不会盯着人家屁股看,来到跟前,往窗外眺望:
  
  “这里就是雷霆崖?”
  
  “是呀,壮观吧?”
  
  左凌泉只是往窗外扫了一眼,眼底就露出讶然之色。
  
  出发才是初夏,抵达以至初秋。
  
  暖黄秋日之下,一面犹如黑色城墙般的百丈海崖,肃立在海岸线上,左右不见边际。
  
  崖壁修建无数婉转廊桥,上至顶端,下到海面,可见崖壁上方高耸的塔楼,以及海面上千帆汇聚的各地渡船。
  
  用千帆来形容,可能有点不恰当。
  
  左凌泉距离还很远,目之所及全是五花八门的大小渡船,不光海面,连天上都悬浮着无数仙家船只,至于在远处御空的修士,就更多了,远看去就好似一片五彩斑斓的祥云,往内陆飞散,又同时往海崖汇聚。
  
  论起富饶,南方九宗确实首屈一指,但论起规模,华钧洲这座连接东南数洲的港口,确实比登潮港大得多。
  
  左凌泉站在窗口远观雷霆崖全景,眼中有惊叹,也不乏疑惑,询问道:
  
  “这地方为什么叫雷霆崖?有牛头妖怪吗?”
  
  “嗯?”谢秋桃站直身形,有些不明所以,解释道:“这里据说以前叫黑石崖,但因为第一次到这里来的修士,瞧见这里壮观的场景,都是心头一震,久而久之就变成了雷霆崖,因为霸气又广为流传,就都这么叫了……”
  
  ……
  
  两人闲谈之际,汤静煣在睡房梳妆打扮一番,也收拾好了,身着较为保守的秋裙,戴了个帷帽,把急不可耐的团子抱在怀里。
  
  左凌泉将两把剑挂在腰间,取了个斗笠戴在头上,等待龟岛在雷霆崖专用的海港靠岸。
  
  这艘龟岛,可能是雷霆崖所以渡船中最有秩序的,几个月来和不知名仙尊待在一起的压力太大,船上修士一靠岸,就整整齐齐地下了龟岛,连脚步声都没有,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走空了。
  
  左凌泉带着两个姑娘从僻静处,走向雷霆崖下的廊桥,期间还瞧见龟岛东家黄寂,带着几个执事站在龟岛边缘,俯身拱手恭送,也没靠近打扰。
  
  左凌泉受之有愧,颔首回敬一礼后,就快步下了龟岛。
  
  本以为旅途上闹剧就此结束,可以悄然遁入人海。
  
  但左凌泉刚下渡船,就瞧见人山人海的游廊入口,站着一老一少两个道士,正在向龟岛这边眺望。
  
  为首的自然是吴老道,瞧见三人下来,神色一震,却不敢贸然上前。
  
  吴老道以囚龙阵压东海龙王,虽然看起来是场闹剧,但吴老道自己并不知道,舍身螳臂当车调虎离山,给渡船修士逃命的机会,这份大义做不得假。
  
  此举让左凌泉对吴老道的敬意,比黄寂重得多,快步走到跟前,拱手一礼:
  
  “吴道长。”
  
  “诶!受不起受不起……”
  
  吴老道连忙避开,和和气气道:“前辈如此客气,晚辈……”
  
  左凌泉年纪不大,受吴老道拜见,恐怕要折寿,他抬手制止,示意吴老道一起入游廊,待到僻静处,才摇头苦笑:
  
  “吴道长别诚惶诚恐了,我也是遭了无妄之灾。那晚上蛟龙出水,我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有一位仙尊落在了身边,一言把蛟龙喝退后,让我别声张,就走了。具体的在下也不敢多说,再说就得遭天谴了。”
  
  吴老道眼力不差,也不觉得左凌泉道行,能高到堪比天神的地步,不过此事无论如何,都和左凌泉有点关系。他识趣点头,不再多问,而是道:
  
  “那晚的场面前所未见,贫道说到底也只是个还在爬山的道人,山巅仙尊的风采没见过几回,过来攀个交情,还望左剑仙勿怪。”
  
  谢秋桃走在跟前,笑眯眯道:“吴道长,你这么客气反而没意思了,我看你老人家道行也不低,以后说不定我们还得找你帮忙呢。”
  
  “贫道这道行,几位恐怕看不上,不过贫道在华钧洲确实有些熟人。以往日所见,左剑仙怕是第一次来,若是有需要,招呼一声即可……”
  
  几人相伴走上海崖后,入目是绵延到天际尽头的建筑,楼阁参差、人如潮水。
  
  所见的场景,和玉瑶洲的仙家集市差不多,区别之处在于集市中的修士,挂九宗牌子的寥寥无几,大部分都是些没听说过的宗门徽记。
  
  吴老道确实只是来攀个交情,多余的话一句没问,只是沿途拉着家常;左凌泉三人谈笑对答间,打量着雷霆崖街市间各种奇门物件。
  
  作为三洲交汇的渡口,雷霆崖仙家集市的繁华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连街边的地摊都是灵器起步,寻常法器都没人好意思摆出来,当然,也可能是地价太贵,卖便宜东西亏本。
  
  团子对几人的交谈自然没兴趣,在船上都快馋疯了,此时从汤静煣胳膊间探头,打量着街边摊子上的奇珍小兽,本来还比较克制,等走到一家饲育灵兽的铺子时,闻到专门用来馋灵兽崽崽的香味,就再也忍不住了,委屈巴拉的用脑袋蹭汤静煣胳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