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三十一章 醇酒佳人

第三十一章 醇酒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已经到了后半夜,年关守岁,依稀能听到远处传来的些许欢笑。
  
  屋里烛火幽幽,左凌泉独自坐在太师椅上,看着横放于桌面的青锋长剑,眉梢微蹙,回想着方才老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
  
  “叽叽叽……”
  
  “这么着急做什么?裙子都快被你扯坏了……”
  
  “叽叽……”
  
  桃花尊主和团子的交谈声,由远及近从庭院外传来。
  
  左凌泉回过神,望向门外。
  
  院门从外面打开,团子背对着小跳进来,鸟喙叼着桃花尊主墨绿褶裙的裙摆,往屋里拉扯。
  
  透过掀起的裙摆,能看到桃花尊主踩着一双绣有桃花瓣的精美绣鞋,以及……黑丝?
  
  桃花尊主从哪儿弄的这个?
  
  左凌泉纷乱的思绪一凝,目光在桃花尊主的脚踝上停顿一瞬,就抬起了眼,露出往日的明朗微笑:
  
  “莹莹姐,你怎么来了?”
  
  “叽叽~”
  
  团子把桃花尊主拖进院子后,跳到了中堂门口,邀功似的叫了两声,然后在院子里左右查看,黑豆豆似的眼睛里露出茫然之色——明明感觉到泉泉在挨打来着,都把大桃桃都拉来英雄救美了,人呢……
  
  桃花尊主和左凌泉,自然不明白团子的良苦用心。
  
  桃花尊主并未在意左凌泉看她的鞋袜,理好裙摆进入中堂,略微扫了眼,就瞧见了墙壁、桌椅上到细密裂痕。
  
  “怎么回事?刚刚感觉上官玉堂在发疯,没敢过来,她在收拾你不成?”
  
  “嗯……也没什么,就是这些天有些懈怠,老祖叮嘱了我几句。”
  
  “是嘛?她就这脾气,动不动就训人,别往心里去。不过你这几天确实挺懈怠的,夜夜笙歌,弄得她都不敢出门了……”
  
  左凌泉对这打趣之语,只是摇头一笑。上次得知桃花尊主发现了老祖和静煣的联系,为了不让老祖难堪,左凌泉已经很克制了,没有再胡来;这举动倒是把静煣弄得不大乐意。
  
  闲谈之间,桃花尊主走到方桌对面,轻撩裙摆在太师椅上就座,左臂搁在桌上,望向放在桌上的长剑,意外道:
  
  “这不是上官玉堂的宝贝剑吗,往年一直带在身边摆谱,都舍不得拿出来用一下,给你了?”
  
  团子本来不想当电灯泡,但立了功还没喂鸟鸟,就这么走不是白跑了,于是也跳到了桌子上,用小爪爪踢了下剑柄。
  
  嚓——
  
  剑动了下,虽然没出鞘,但与剑鞘有了些许分离。
  
  ?!
  
  左凌泉眼神错愕,没想到团团剑仙这么猛,他想顺势把剑拔出来看看,一只纤纤玉手,却挡住了他。
  
  桃花尊主丢给团子一颗灵果,让它自己出去玩,然后把桌上的宝剑合紧,柔声叮嘱:
  
  “这把剑来头可不简单,在上官玉堂身边养了千年,锋芒泄露一缕,剑气都能伤你体魄,未能掌控之前,别拔出来乱打量,你估计也拔不出来。”
  
  左凌泉已经尝试过,点头一笑:
  
  “是拔不出来,老祖是说要去绝剑崖的洗剑池淬炼,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绝剑崖就是中洲的绝剑仙宗,仇封情老丈人的地盘,那里有一座洗剑池,里面沉剑难以数计,其中不乏仙剑,是九州剑气最盛之处。”
  
  “老祖的意思,是让我过去洗剑?”
  
  “什么洗剑,让你过去洗澡。此剑已经是世间最顶尖的至宝,不需要淬炼,但你这小马,拉不动这大车,得去洗剑池里泡些时日,直到体魄能承受此剑的剑气后,才敢拿来用。”
  
  桃花尊主说到这里,倒是想起了什么:
  
  “对了,你过去,别报上官玉堂的名字,她在外面名声可不咋地,以前被贬称为‘东洲蛮王’,她把敢这么叫的人打服气后,才变成‘东洲女武神’;拳头不能让人归心,外面私底下对她有意见的人遍地皆是,人家可不会卖上官玉堂的面子。”
  
  左凌泉依稀记得在哪里听过中洲女武神的名号,他好奇道:
  
  “老祖还有这诨号?不是九盟之尊吗?”
  
  “九盟至尊是玉瑶洲的叫法,外面不这么叫。她是九州十仙君之一,根基在玉瑶洲,所以被称为东洲女武神。”
  
  左凌泉稍显疑惑:“九洲十仙君……前辈排第几?”
  
  ?
  
  桃花尊主感觉这话在嘲讽她,她微微眯眼:
  
  “山上最强十人,你觉得我排第几?”
  
  “额……呵呵……”
  
  “十大仙君都是各洲的首脑,其中包括‘幽萤四圣’,玉瑶洲只有上官玉堂位列其中;江成剑其实也有机会,但‘剑神’的名号,在绝剑崖黄潮老祖那里,还有个妖族剑修在前面,这俩不死,世上无人敢称‘第一剑仙’,他挤不进去。你要去的洗剑池,就是黄潮老祖的东西,到了哪里说不定还会碰壁。”
  
  左凌泉询问道:“黄潮老祖和上官前辈有过节?”
  
  “那倒不是,你小子嫩,根本配不上这把剑,背着这玩意登门,在黄潮老祖眼里,恐怕就是一个邋遢汉子,抱着个绝世美人上门求壮阳药,不把你揍一顿都是人家客气。”
  
  ?
  
  这形容……
  
  左凌泉坐直了几分,觉得这话好打击人,同时对老祖这把剑,又有了更新的认识。绝世美人……
  
  桃花尊主说完闲话后,目光变得有点复杂,捧着以前摸都不让她摸一下的宝剑打量,轻叹道:
  
  “我也没想到,上官玉堂手笔这么大。我不是剑客,给不了你同样的东西,从今以后,她在你心里的分量,恐怕又要比我重不少了。”
  
  此言用吃醋来形容不恰当,但确实有醋海翻波的味道。
  
  左凌泉刚被老祖拾掇一顿,可不想再被桃花尊主壁咚在墙上,他摇头道:
  
  “剑是杀人器,越是厉害的剑,便要用在越重要的地方。在我看来,这把剑是一份责任,拿着它便要有所为,用机缘奖励来形容,太市侩了。”
  
  桃花尊主微微颔首,眼神赞赏:
  
  “虽然有花言巧语哄我开心的嫌疑,但这话没错。从天地间得来的力量,如果不用出去,和赚了钱不花一样,等同于没赚,只是帮天地当蓄水池。你能这么想,以后成就必然不小。”
  
  左凌泉勾起嘴角笑了笑。
  
  桃花尊主把剑放回桌上,又道:
  
  “你既然看得开,那本尊就不给你东西了,你还是得把我和上官玉堂看得一样重,不能厚此薄彼。”
  
  左凌泉心湖波澜尚未平息,不知该如何回应这话。
  
  桃花尊主同样是阅历惊人的仙尊,见左凌泉稍有迟疑,幽声一叹,取出酒葫芦抿了口:
  
  “看吧,你果然把她看得比本尊重了,桃子算是白给了。”
  
  左凌泉微微摇头,拿起桌上扣着的茶杯:
  
  “在下绝非忘恩负义之人,莹莹姐待我如何,我心知肚明,日后不会辜负莹莹姐半分。但莹莹姐非要把人心中的分量称斤算两的话,实在太为难我了,我如果把人情的斤两算得那么清楚,岂不是成了唯利是图的小人。”
  
  桃花尊主瞧见左凌泉拿杯子倒茶,估计他是看见自己喝酒馋了,就拿着红色酒葫芦,往杯子里倒了一杯。
  
  葫芦里的酒浓郁醇香,酒色清亮,落入杯中没有半点声响,甚至没带起丝毫涟漪,看起来犹如缓慢上涨的平静湖面。
  
  左凌泉连忙放下茶壶,用手虚扶杯子。
  
  桃花尊主倒了一杯酒后,放下葫芦,又把杯子端起来,示意杯中酒:
  
  “你看出什么没有?”
  
  “嗯?”
  
  左凌泉仔细打量一眼,不明所以,询问道:
  
  “这酒,莫非有来头?”
  
  “不是,你看我这酒碗,端得平不平?”
  
  “额……四平八稳。”
  
  “呵~”
  
  桃花尊主摇了摇头,把酒杯放在左凌泉手里,做出自愧不如之色:
  
  “我端得再平,也没你平呀。瞧你这糊涂话说得,一套接一套,尽会扯大道理哄人开心,回头一想等于什么都没说,我要是有你一半装糊涂的本事,三元老的位子早就到手了,哪里会混成现在这模样。”
  
  左凌泉端着酒杯,无奈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怎么能叫装糊涂……”
  
  “行啦行啦,你装没装糊涂,你心里知道。本尊不管你心里怎么想,要是让我发现你厚此薄彼,更偏向上官玉堂,你就违背了誓言,到时候你剑心崩了可别找我麻烦,那是你自作自受。”
  
  左凌泉轻声一叹,端起酒杯敬了一下,算是自罚一杯道歉。
  
  不过桃花尊主葫芦里的酒,绝不是俗物,甚至不是仙人酿这种常见的仙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