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三十三章 梅近水

第三十三章 梅近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萧山风,吹起荒野间四散的沙粒,悬空烈日,在山坡上拖出敌对双方的倒影。
  
  以老树为界限,左凌泉四人和无冶子站在山岭两头,剑拔弩张,看似倚强凌弱,但实情并非如此。
  
  左凌泉一声“杀!”字出口,并未率先上前,因为对面这个神秘剑客既然敢等他们过来,暴露目的也不跑,说明并不忌惮他们。
  
  上官灵烨几个术法出手,也没有贸然近身,双眸盯着无冶子的一举一动,试图看破对方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事实也正如二人所料,无冶子骂了几句人心不古后,瞧见他们蓄势待发,并未逃遁,而是杵着剑站在原地,看向了几人的后方:
  
  “就凭你们这几个小娃娃,想拿走老夫手中这把剑,不够格,直接让你们背后的护道人出来吧;一个小后生罢了,在老夫面前装什么隐世高人,老夫纵横玉瑶洲的时候,你们都还没出生。”
  
  各大仙家嫡传出门在外,正常情况下都有护道人,不过护道的人是谁,可能连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毕竟明知背后站着个靠山的话,对心性的锤炼毫无益处。
  
  左凌泉和上官灵烨都知道老祖会保他们,但老祖能不能赶过来,桃花尊主在不在跟前,都是未知数,只能在快死的时候,赌一把有人搭救,正常情况下,没人敢拿命赌。
  
  对方让他们把护道人叫出来,左凌泉自然没法叫,上官灵烨直接道:
  
  “想见真神,得先过门将。你有本事把我等逼上绝路,护道人自然就出来了,就怕你这靠夺舍苟延残喘的老不死,也就会些嘴上功夫。”
  
  “夺舍之后,道行尽失,神魂之力十不存一,确实是苟延残喘。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啦,总是忘记一句俗言,‘老狗也有几颗牙’。”
  
  无冶子看起来很狂,目光从左凌泉几人身上移开,又望向周边山野:
  
  “提醒过你直接现身,非得躲在山里装高人,待会被老夫给逼出来,又打不过老夫,不嫌丢人?”
  
  此言不知是真发现了背后之人,还是激将法诱使背后之人现身,反正有点作用。
  
  左凌泉只觉一股香风从背后袭来,继而铺天盖地的桃花瓣从山头涌现,化为浪潮,淹没了方圆数里的大地,不过顷刻之间,就把所处的荒山野岭,变成了粉色的海洋。
  
  “哇!”
  
  谢秋桃瞧见这唯美的场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如果不是场合不合适,估计能跑进桃花海里转上几圈儿。
  
  其余几人瞧见此景,便知晓是八尊主之一的桃花尊主来了。
  
  桃花还带着些许酒香,看起来美不胜收,闻起来也沁人心脾,但桃花尊主现身,搞出这么大场面,可不是单纯为了显摆。
  
  桃花海就是修炼至大成的术法‘桃花瘴’,由桃花尊主亲自出手,上官灵烨进去也是醉生梦死的下场。
  
  桃花瓣组成的海洋,如同洪流般,刹那淹没了周边的山野,环绕山岭盘旋,留出了一个台风眼般的空洞,把几人围困在中间。
  
  桃花尊主应该在桃花海之内,尚未现出真容。
  
  被围住的无冶子,瞧见周边的桃花海后,眼中露出了些许意外,开口道:
  
  “你是梅近水的徒弟?”
  
  左凌泉和上官灵烨,乃至旁边的老陆,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都有些茫然,毕竟桃花尊主多年不曾现世,他们连桃花尊主本名都不清楚,怎么会知晓其师尊的名讳。
  
  无冶子的声音传出去不久,桃花海内就飘出一团花瓣,落在了左凌泉前面,组成了一个风姿卓绝的美艳女人,身着墨绿春裙,正是在祖树下有过一面之缘的桃花尊主。
  
  桃花尊主的表情,不再如面对上官老祖那边醉醺醺没个正形,或者面对左凌泉时的故作高深,而是蹙着柳眉,不带半点感情,冷声道:
  
  “无冶子,你早该死了。”
  
  上官灵烨和老陆,听到无冶子的名字,总算彻底确认了面前之人的身份。
  
  无冶子毕竟是江成剑之前,中洲很出名的剑修,名字并不陌生,各家史料都有记载。
  
  不过记载的内容,对中洲或者九宗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在窃丹之战前,玉瑶洲还处于较为混乱的时代,宗门各自为政,杀人夺宝事儿屡见不鲜,南北双方更是势如水火,打得不可开交。
  
  而剑道老魔无冶子,硬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混出了一身南北双方人人喊打的魔头名声。
  
  无冶子巅峰时期,虽然不如当代的江成剑,但差得也不远。有高深的道行和剑术,却没有江成剑的‘德行’,处事风格是标准的‘劫掠天地而肥自身’,靠着烧杀抢掠滚雪球,不光抢肥沃的南方九宗,中洲本地修士也被祸害得叫苦不迭。
  
  无冶子是独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杀完人就走,等发现之时,早已经远遁千里,横行的那段时期,不知有多少宗门被烧杀一空,最后硬逼得势如水火的南北双方,不得不联起手来,先把这个派系不明的搅屎棍灭了再说。
  
  顺带一提,无冶子横行的时间,恰好在窃丹之战前不久,这次南北双方共同除魔的经历,也算是给后来南北修士共同赴死打下了基础,虽然无冶子的分量没那么重,但确实是玉瑶洲南北能一条心讨伐窃丹的诱因之一。
  
  窃丹之战时,玉瑶洲的仙家巨擘,为了守护脚下土地,战死了九成;无冶子这么个上古老魔,却苟延残喘至今,这对仰仗前人功业,在这片土地上安稳生息的修士来说,简直是一种耻辱。
  
  老陆是散修,但也是剑皇城榜上有名的散修,瞧见这么个祸害站在面前,哪怕事不关己,眼中也起了除魔之心;自幼被教导要守护九宗太平的上官灵烨更是如此。
  
  无冶子对几人的杀念,丝毫不在意,看着完全不认识的桃花尊主,笑道:
  
  “老夫确实早该死了,可惜想杀老夫的修士,都没这本事。你那人人敬仰的师尊‘梅先生’,当年追杀老夫数万里,从荒山追到沙海,最后不照样悻悻而归,如今再好的皮囊,也成了一捧黄土,老夫倒是还在逍遥自在。修行道就是如此,道行高不如命长,能把所有对手熬死,自然就成老祖了。你师父都对老夫没办法,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奈何老夫?”
  
  被人提起早已在玉瑶洲抹取名字的师尊,桃花尊主表情阴晴不定,哪怕是修为平平的左凌泉,也察觉到桃花尊主起了怒意和杀意,这些情绪波动,在他看来不该出现在一位心如止水的尊主身上,但确实感觉到了。
  
  上官灵烨没听说过‘梅近水’的名字,知晓背后肯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秘事,而且很大可能和她师尊在内的九宗三元老有关。
  
  再让对方说下去,桃花尊主干出啥事儿都不奇怪,上官灵烨开口打岔道:
  
  “桃花前辈,何必与这小小在言语上争锋,直接动手吧。”
  
  无叶子听到了话语,轻轻摇头:
  
  “老夫在这陪你们唠嗑,你以为是在交代遗言?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字,就应该知晓,没点把握,老夫不会露头。今天你师父梅近水来了可以拦住老夫,那什么三元老来了也可以,但你恐怕不行。你一个走农家路数的药师,拿什么拦老夫一个剑修?!”
  
  话落,无冶子把剑猛然插入地面,山岭微微震动了下。
  
  古朴宝剑涌出黑色剑气,把无冶子整个人包裹在内,继而剑气往外延伸,又出现一层壁障,把桃花尊主在内的几人,也给包了进去。
  
  左凌泉眉头一皱,他能明显看出,无冶子的气势忽然爆发,节节攀升,很快与巅峰时期的上官灵烨不相上下。
  
  与此同时,几人听见脚底下,传来万鬼哭嚎似的哀嚎声响,一缕缕白烟从地面各处飘出,汇入无冶子手中的宝剑,让无冶子的气势再度攀升,一跃直接突破了幽篁的瓶颈。
  
  此情此景,不光上官灵烨,连老陆都感觉不可思议,因为这些上古禁术,在当代早已被禁绝,不说修行之法,连名字都不容外人知晓。
  
  九宗负责封存禁术的是三元老,因为后来的五位尊主,没在窃丹之战出过力,不被三元老所信任,连他们都防着。
  
  桃花尊主不会这些大禁之术,但年岁长,听说过这些诡异法门。她这几天找到左凌泉后,一直跟在附近,方才没现身,就是因为没摸清无冶子想搞什么花样。
  
  此时桃花尊主总算弄清了无冶子的路数——夺舍后道行骤减,道行十不存一,为了能拿到左凌泉的躯壳,无冶子先在麒麟洞天内找了麒麟鹿角。
  
  鹿角有淬筋锻体之神效,无冶子以鹿角强行开辟体内经脉洞府,让五行本命得以容身;继而寻到这处黑水玉矿山,诱导近万低境修士进入矿洞,再以五行主水的仙剑为阵眼,利用无数黑水玉组成炼魂大阵,吞噬修士魂魄,补充损失神魂之力。
  
  这种极端的方法,无异于自杀,强行开辟经脉窍穴放置本命物,体魄根本没法承受,即便有麒麟角无时无刻修复身体,用不了几天麒麟角也会被消耗殆尽爆体而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