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七章 为伊消得人憔悴

第七章 为伊消得人憔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婉儿,你累不累?”
  
  “急……急着去哄灵烨宝宝?……嗯?……”
  
  “唉,这是什么话,我就是怕你累着……”
  
  “不累。”
  
  “真的?”
  
  晨曦初露,厢房内熏香袅袅,两尊装饰华美的铜鹤之间,放着丝质的蒲团。
  
  左凌泉坐在蒲团上,脸上含着笑意,认真修炼。
  
  吴清婉长发披散在背上,和左凌泉面对面坐着,也在修炼;被搂着腰没法左右腾挪,只能上下。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身处世外桃源般的桃花潭内,虽然门窗关着看不到南山,但这种悠闲度日的惬意生活,依旧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田园风光虽好,但体验得久了,牛和田总得先坏一个。
  
  吴清婉的牛被侄女借去也罢,哪能再被不相干的外人迁走,于是就想把牛累趴下,免得牛不老实还想着去帮被人家犁地。
  
  可惜以前精心呵护,把牛喂得有点壮,水田旱地都遭不住,最终还是先败了阵。
  
  “算了,看你可怜,去吧去吧,唉~莫得良心……”
  
  “我真不急……”
  
  “走走走,看你心烦,别打扰我;今天还想出去转转……”
  
  “时间还早……”
  
  “滚!”
  
  嘭——
  
  房门关上。
  
  刚刚把衣服套上的左凌泉,被撵了出来,站在原地摇头轻笑,没有再招惹脸皮薄的清婉,回到自己屋里洗漱了一番。
  
  天色刚亮,遥遥能瞧见桃花潭里有些许弟子穿行,山脚的房舍比较僻静,周围倒是没人打扰。
  
  左凌泉收拾整齐后,来到另一侧,想看看太妃娘娘在干嘛。
  
  结果不言而喻,晚上锤了门,孤零零坐到天亮,能给左凌泉好脸色,估计是女儿家脑子有包。
  
  晨曦之下,竹楼门窗都关着,没有丝毫声响;空荡荡的露台边缘,团子茫然站在围栏上,看着眼前的桃花林,正在怀疑鸟生。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团子昨天晚上,在屋里敲碗等饭,终于等到奶娘回来,如往常一样开始卖萌蹭吃蹭喝。
  
  结果奶娘喂得好好的,竟然莫名其妙问了句:
  
  “团子,你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静煣?”
  
  这问题还用问?
  
  亲娘都问过好多遍了,团子毫不犹豫示意“都喜欢”。
  
  可奶娘接着又问:“要是以后咱们住一起了,你觉得我和汤静煣谁大?”
  
  这个问题遇到过,团子当场蒙圈儿,听不明白。
  
  “就是在一起的时候,是我管她,还是她管我?”
  
  这次团子明白了。
  
  在团子眼里,天王老子来了都管不住亲娘,上官老祖都被磨得老实听吩咐,你怎么可能管得住呢?
  
  然后团子美美地睡了一觉,天没亮就被摇醒,丢出来让它出来觅食,还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能吃鱼为什么要吃虫啊?说好的小鱼干管够呢?
  
  以团子多年的生存经验来看,它是把奶娘惹毛了,怎么惹毛想不通,但以往日的经验来看,得可怜巴巴在这里站大半天,等奶娘回心转意为止。
  
  瞧见左凌泉走过来,团子连忙飞下来,摊开翅膀叽叽喳喳,看起来是在说昨天莫名其妙的遭遇。
  
  左凌泉抬手摸了摸小团子,掏了把灵果放在石头上,然后跃上了二楼的露台,抬手敲门。
  
  咚咚——
  
  里面没有回应,不过门自行打开了。
  
  房间之中,上官灵烨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张美人靠,姿态慵懒地靠在上面,手捧书册,旁边放着瓜子盘,眉毛都没抬,正在嗑瓜子。
  
  左凌泉抬眼看去,上官灵烨的穿着变化了些,依旧是凤裙,但脚踝处的丝袜不见了,换成了轻薄绸裤,遮挡得严严实实。
  
  虽然姿容依旧美艳动人,但少了点那种反常的妩媚,看起来自然觉得有点可惜。
  
  左凌泉正了下衣冠,做出风轻云淡之色进入屋里,柔声道:
  
  “灵烨……”
  
  “灵烨是你叫的?”
  
  上官灵烨面无表情,眼神示意书桌上堆积如山的卷宗:
  
  “休息一晚上,舒服了吧?没事干就去把那些案子批了。”
  
  左凌泉望了眼小山似的卷宗,不明白大早上哪儿来这么大案子,他微微摊开手。
  
  上官灵烨眼神微沉:“不想动的话,把你欠我的东西现在就还我,我回大燕;太妃宫有人伺候,比这儿过得舒坦。”
  
  “……”
  
  左凌泉感觉得出来上官灵烨心情不咋地,当下也没多说什么,来到书桌后坐下,翻阅起卷宗,柔声道:
  
  “昨天是我莽撞。晚上的时候,娘娘来敲门……”
  
  “谁敲你门了?”
  
  “呃……”
  
  “赶快把案子批完,好不容易来桃花潭一趟,互相得交流经验,忙完后本宫和桃花潭说一声,让你带着练气弟子去巡山。”
  
  “巡山?”
  
  “怎么?道行高了就吃不了这苦?谁不是从巡山挖草药练起来的?”
  
  左凌泉看得出上官灵烨在故意气他,对此轻轻点头:
  
  “怎么会呢,刚好也能看看桃花潭的风土人情;太妃娘娘待会做什么?”
  
  “去看桃花潭新款的法袍,听说刚出了一件‘青鸾化羽’,款式极美,限量的,颜色款式各不相同;九宗有名望的仙子来了一半,个个美若天仙,对你还评价甚高,可惜你待会有事儿,去不了。”
  
  “是吗?这种场合我兴趣也不大,要不衣服算我账上,你和清婉过去挑几件儿?”
  
  上官灵烨翻过一页画册,平淡道:
  
  “本宫又不是没钱,需要你送?你老实巡山吧,那些仙子问起你,我就说你不好女色,看不上她们那些庸脂俗粉,帮你推了。”
  
  “还是娘娘了解我。”
  
  “切~”
  
  上官灵烨见左凌泉一点都不恼,也没了瞎扯的兴致,翻了个身,侧躺在美人榻上,不再搭理左凌泉了。
  
  左凌泉笑了下,翻开桌上的卷宗,瞧见上面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嘴角微微一抽,拿起来仔细查看,然后嘴角又抽了下。
  
  桌上堆积如山的卷宗,并非昨晚上刚传来的事情,而是多年来搁置的琐碎案件,鸡毛蒜皮主官都懒得管,可能连当事人自己都忘了那种。
  
  “一女修路过河边,兴之所至野游,被闲汉偷走衣裳,不敢对凡人动手,告到官府……”
  
  “散修学徒炼制阳起丹,技术不佳炼出残品,被人窃取卖到俗世,食之阳起似铁,半月不……不退?……被百姓告到官府,说其造假药……”
  
  “云州大乡绅请修士坐镇,进赌坊豪掷万金,可惜赌坊骰盅有隔绝之效,修士无奈瞎猜,结果……连赢十二局?!……赌坊怒而报官,咬死修士以秘法作弊……”
  
  左凌泉歪着头看了半天,询问道:
  
  “这些乱七八糟的,该怎么判?”
  
  上官灵烨舌尖舔了下手指,翻过一页画册,随意道:
  
  “旁边有参照案卷,你自己慢慢找,找不到再问我。”
  
  左凌泉看向旁边一大摞书册,缓缓点头,忽然明白姜怡帮忙处理事务,有多辛苦了。
  
  事情虽然简单,但左凌泉也没有敷衍了事,认真看完后,写下自己的意见,放在另一边。
  
  上官灵烨在旁边嗑着瓜子,看似在悠闲修养,但眼神明显有点飘,几次想开口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等到天色大亮,上官灵烨也没能开口,于是干脆起了上,带着清婉一起去逛仙家集市,把站在外面装可怜的团子也带上了,就是不带左凌泉。
  
  左凌泉见此,也不好厚着脸皮硬跟着,目送上官灵烨离开后,继续在屋里帮忙处理事物,至于下午巡山的事儿,也没去,因为光是把桌子上的卷宗处理完,估计就得几天,白天还不停有新的卷宗传来,得不停借阅资料按规矩批复,连起身的时间都没有……
  
  ----
  
  另一侧,祖树下。
  
  湖畔阳光明媚,树下一片阴凉,身着墨绿春衫的风韵女子,醉醺醺靠在藤榻上,一只鞋勾在脚尖上,凌空摇摇晃晃,望着茂密树冠中的大桃子,有点发愁。
  
  桃花尊主在窃丹之战前就出生了,之所以不是元老,是因为打仗的时候她还小,被庇护在后方没有出上力。
  
  依稀记得那时候,她就喜欢这样躺在树下,等着树上的桃子长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