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四十六章 姜还是老的辣

第四十六章 姜还是老的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灵烨,你在做什么?”
  
  上官灵烨神色僵硬,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平静,起身颔首一礼:
  
  “师尊,你这么快就从伏龙山回来啦?我神魂受创,方才在修养,一时未曾察觉,还请师尊见谅。”
  
  上官玉堂强压神魂深处的情绪波动,面无表情看起来很严肃,她走到软榻旁坐下,把白猫丢去了书桌,拿起放在旁边的画册,翻开扫了眼。
  
  !!
  
  上官灵烨恭敬的表情又是一僵,就如同被娘亲发现小黄书的乖巧闺女似的,也不知哪儿来的胆量,竟然匆忙伸手,想去抢夺师尊手上的《春宫玉树图》:
  
  “师尊,这个……”
  
  只可惜,以上官灵烨微末道行,若是能从老祖手上抢东西,老祖也就不配当老祖了。
  
  上官灵烨刚刚抬手,就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地定在了原地,能动弹的只剩下眼珠。
  
  上官玉堂拿着画册,翻开了一页,微微皱眉,表情和发现徒弟子侄不学好的长辈一模一样。
  
  上官灵烨瞧见此景,心都凉了半截,没法说话,只能把眼神移向别处,不敢去看老祖的表情,如果能动的话,估计已经开始认错了。
  
  屋子里寂静的有些诡异。
  
  片刻后……
  
  “灵烨啊,世分阴阳、人分男女,男女结合是天道,我辈修士无须避讳。但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俗世画集,只能消磨时间,无可取之处;你真想研究双修之道,可以去铁族府索要几本双修法门。”
  
  上官灵烨差点憋死,感觉自己在师尊心里的形象已经彻底崩坏了,她强压着窘迫情绪,发现能说话后,连忙道:
  
  “弟子知错,嗯……我没想研究双修之道,就是……就是前些日子去四象山庄,碰巧遇见了这本书,怕左凌泉瞧见误入歧途,就收起来了……今天拿出来翻看,是想批判一下那些俗世文人……”
  
  上官老祖什么道行?数千年阅历,见过的人比大部分人吃过的米都多,哪里不明白灵烨的窘境,她看破不说破,语气缓和了些:
  
  “不必认错,人之七情六欲无可避免,强行压制只会适得其反入魔,你现在这样挺好的;不过也要把握其中‘度量’,沉沦其中屈服于欲念,同样会入魔。”
  
  “弟子谨遵教诲。”
  
  上官灵烨点头如团子。
  
  上官玉堂教导完弟子后,把书籍扔在了一边,吩咐道:
  
  “去把左凌泉叫来,我有话对他说。”
  
  “嗯?”
  
  这时候去叫左凌泉,怕是不太合适……
  
  上官灵烨不太好过去叫人,心中微转,柔声道:
  
  “左凌泉就在外面的阁楼里,师尊直接过去即可,何必和他打招呼。”
  
  上官玉堂只想让汤静煣别搞她,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她能‘感同身受’,所以才让灵烨去棒打鸳鸯。
  
  见灵烨把球踢回来,上官玉堂平淡道:
  
  “他何德何能,需要本尊亲自上门觐见?”
  
  上官灵烨仔细一想,确实如此,哪有让老祖跑去见左凌泉的道理。
  
  不过左凌泉差点迷失海外,回来和家人团聚不容易,这时候把人叫走难免有些不近人情。上官灵烨迟疑了下,又道:
  
  “左凌泉和姜怡她们离别多日,相聚实属不易,事情若是不紧急的话,要不让他明早过来拜会师尊?”
  
  上官玉堂现在挺急的。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被摸着,等到明天早上,万一两人擦枪走火,她都不想象自己会是个什么反应。
  
  但灵烨的话也有道理,老是打岔,时间长了只会起反作用。
  
  话说到这份儿上,再强行叫人难免被灵烨看出异样,上官玉堂斟酌片刻,开口道:
  
  “灵烨,你过来坐下,我给你治伤。”
  
  “哦。”
  
  上官灵烨对此自然没有丝毫怀疑,在软榻旁边坐了下来,结果师尊抬手轻点她的眉心,她就身体一软失去意识,陷入了梦境。
  
  上官玉堂轻轻松了口气,脸上涌现出一抹异样红晕,又迅速压了下去。她偏头看了下阁楼方向,只当眼不见为净,开始认真给上官灵烨调理起神魂……
  
  -----
  
  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
  
  时近五月,由春入夏,早已经过了雪似梅花的季节;但山上的花木,常与山上人一般忘却了时间,在九洲的角角落落,总有几个天下皆暑我独寒的地方。
  
  九洲极北,万里寒霜冻结了大地,目之所及除开飞雪与冻土,看不到一个活物,这是一个连孤魂野鬼都不会来的地方。
  
  但就在万里冻土的尽头,屹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端的雪山,山巅之上修建着恢弘建筑,建筑风格古老到早已失传,已经被玉瑶洲修士遗忘的‘阴阳鱼’徽记,刻在山巅高楼的墙壁之上,远看去,就好似一座荒废于天涯海角的上古宗门废墟。
  
  四象神侯侯玉书,脸色苍白地坐在一只巨鸟的背上,眺望着好似置身世界尽头的古老宗门,眼中也显出了茫然,觉得很熟悉,又完全没听说过。
  
  熟悉是因为山峰上的建筑虽然古老,但布局和当代九宗很相似,特别是那个‘宗门徽记’,格式和当代九宗的徽记完全相同,也就图案不一样罢了。
  
  宗门布局受各大仙家的历史传承所影响,比如初代祖师喜欢住在后山,那后山就是最尊贵的地方;某位中兴之祖竖了个警醒后辈的石碑,后世子孙传承门派就肯定不会忘,这就导致了世间各大仙家宗门布局各不相同,几乎没有重样的。
  
  南方九宗的宗门布局大体上相似,是因为传承全部同源,而且都由伏龙山帮忙建造;宗门布局一旦定下,就不会乱改,正常宗门也不会‘欺师灭祖’,照猫画虎去模仿别人家的宗门布局。
  
  侯玉书可以确认,雪山上的宗门和九宗有很大渊源,但以阴阳鱼为徽记的仙家,他博览群书从未听说过;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古老宗门,在窃丹灭世之战前就存在了,和现今九宗有渊源,最后不知何种原因搬到了这天涯海角。
  
  巨鸟长达十余丈,背上还有个引路的老者,老者似乎察觉到了侯玉书的疑惑,开口道:
  
  “书生,你可知比桃花开得还早的花,是什么花?”
  
  “春兰?”
  
  “再早一些。”
  
  “腊梅?”
  
  老者可能是太久没和人闲聊,比较话痨,闻言呵呵一笑:
  
  “对咯。可惜啊,现在玉瑶洲的后辈,因为一个桃花潭,都以桃花为贵,没几个人看重梅花了。据老人讲,当年在玉瑶洲,因为一个人姓梅,又喜欢梅花,梅花在玉瑶洲位列百花之首,山上人都喜欢跟风,在洞府周边种几棵。上官玉堂刚游历到玉瑶洲的时候,自己弄了个小山头当洞府,因为没在山上种梅花,还被来找茬的修士笑话是‘外来的土包子’……”
  
  这些故事,在如今的九宗可听不到。
  
  侯玉书虽然弃明投暗加入了幽萤异族,但自幼扎根心底的观念,还是让他不敢直呼临渊尊主的名讳,好奇询问道:
  
  “上官老祖还遇到过这种事儿?结果如何?”
  
  “还能如何?上官玉堂的爆脾气,九洲何人不知,那几个没眼里劲儿的修士,被打得跪地求饶;师父不服,来找场子,一起跪着;掌门、老祖被惊动,也来了,结果还是跪着,上演了一出‘四世同堂’。铁族府戒律长老一脉的南宫家,就传承自那个倒霉宗门,说起来也算因祸得福。”
  
  侯玉书一时哑然,感叹道:
  
  “这些典故,以前确实无处听闻,没想到上官老祖那时候就修为通天横着走了,让人不得不服。”
  
  “那时候高人多着,上官玉堂厉害不假,但还没到横着走的地步,否则也不会因为抢山头和人起纷争;纷争因梅花而起,最后把那位喜欢梅花的前辈也引来了,对上官玉堂很欣赏,上官玉堂也是因为这点香火情,才在玉瑶洲站稳脚跟,最后也跟风,把梅花种上了。”
  
  侯玉书年轻时游历九宗,什么地方都去过,闻言回忆片刻,疑惑道:
  
  “若真有此事,种上梅花就不会移走,但我以前去过胤恒山,山上好像没有梅花,这其中莫非也有典故?”
  
  老者抬眼示意前方的雪山:
  
  “倒也没啥典故,你真想知道,待会见到梅老祖,自己去问即可。”
  
  “……??”
  
  侯玉书面露不可思议,看向距离不远的雪山:
  
  “那位老祖还活着?”
  
  “窃丹差点灭掉玉瑶洲,那么大的动静,九洲皆有修士过来施以援手,如今还活着的可不止九宗三元老;剑皇城的江成剑,其他洲的各大仙家老祖,乃至我们上面那几个老前辈,当年都出过力,多与少的区别罢了。”
  
  “梅老祖既然经历过窃丹之战,又是玉瑶洲本土修士,为什么还会投身……”
  
  侯玉书想说的,明显是‘为什么还会投身邪魔外道’,只是他已经跑过来了,这话不好出口。
  
  老者明白侯玉书的意思,回头道:
  
  “你觉得自己是邪魔外道吗?”
  
  “我不是,我从不滥杀无辜,只是想为亡妻讨个公道罢了;我没觉得伏龙山有错,但血仇在身,不能因为没错就一笔勾销。”
  
  “那不就得了,我杀人如麻,但我罪在当代功在千秋,是邪道又如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