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八十章 左凌泉的上限

第八十章 左凌泉的上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青石地砖血迹未干,柳絮般的雪沫落下,在寒风中与血污凝结在一起。
  
  闻讯而来围观的修士,已经阻塞了宽阔大街,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从街边茶肆商铺之中传出:
  
  “听说了吗?南荒剑子剑无意来了铁河谷,当街卸了云水剑潭的人两条胳膊……”
  
  “真他娘嚣张,听说师承惊露台……”
  
  “惊露台这是深藏不露啊,又是中洲三杰又是剑无意……”
  
  “明天云水剑潭要在拜剑台找场子,绝对是一场硬仗……”
  
  ……
  
  以铁河谷修士的密集程度,街上人尚未散去,消息恐怕就已经传到了每一个修士的耳中。
  
  身着红裙的姜怡,站在一栋高楼的廊柱之下,踮起脚尖旁观。
  
  看到自家的百姓被外人欺负,又被左凌泉讨回公道,姜怡目光灼灼,哪怕没有亲自参与,感觉依旧和自己出手教训了对手一样。
  
  毕竟左凌泉是她男人嘛。
  
  男主外、女主内,这种事本就该男人去处理,她这当公主的,就该在后方运筹帷幄。
  
  虽然除开偷偷联系皇太妃抱大腿,她也没怎么出主意。
  
  但修行不是打打杀杀,是人情世故,能拉拢人脉也算一种本事不是……
  
  姜怡就这么与有荣焉地望着,稍微等了片刻,林阳带着左凌泉走向进入了街旁的一家茶舍。
  
  姜怡连忙跑到了茶舍外,想从一堆犯花痴的女修之间挤过去。
  
  但俊美无双、天资卓绝、气场强大的修行天才,对宗门女弟子来说不亚于最刚猛的春药,哪怕不能据为己有,多看两眼又不会挨打,有些胆子大的,还直接开口打起了招呼,把道路两侧挡得水泄不通。
  
  姜怡一个炼气九重的小女修,想从人群中挤过去显然不容易。
  
  好在左凌泉也没忘记自己还有个未婚妻,抬手示意仙子们让个道,把面红耳赤又十分恼火的姜怡拉了过来。
  
  许志宁、佘玉龙、姚和玉三人,瞧见长公主出现,连忙拱手行礼:
  
  “公主殿下,您也在啊。”
  
  林阳听闻称呼,猜到了姜怡的身份,按照修行道惯用的礼节,以‘出世之人’自居,也拱手行了个礼。
  
  姜怡挤了半天才过来,稍微有点失了皇家体面,不过神色恢复得很快,摆出长公主的气度仪容,颔首回礼后:
  
  “进去说吧,外面人多眼杂。”
  
  说着就进入了茶舍。
  
  瞧见‘南荒剑无意’和惊露台的人过来,茶舍的东家很给面子,直接就把茶舍清了场。
  
  左凌泉坐下后,先是和林阳攀谈了几句后,然后看向许志宁等人,询问道:
  
  “许师兄,我五哥这次可来了铁河谷?”
  
  左云亭不是栖凰谷的人,许志宁和左凌泉还是第一次接触,自然不清楚他兄弟是谁,闻言疑惑道:
  
  “左师弟的兄长是哪一位?”
  
  “就是跟着你们去惊露台的那辆马车,和一个戴斗笠的老头在一起的年轻人。”
  
  许志宁没想起来,佘玉龙和王锐相识,倒是有点印象,开口道:
  
  “我们一路过来,那个老伯带着王锐和令兄,一直跟在后面;到了攀云港后,我记得有个人御剑从里面出来,和那个老伯搭腔,之后就再未见过了……那个老伯估计也不是一般人。”
  
  老陆在左凌泉面前都没表露身份,又岂会在不相干的人面前露脸,许志宁三人不清楚也很正常。
  
  左凌泉见此只能看向林阳:“林前辈可知晓?家兄名为左云亭,和他们一起去了惊露台。”
  
  林阳回想了下,轻轻摇头:“惊露台一百零八座仙峰,常驻其中的内外门弟子,加起来就不下万人,我也只是弟子堂的执事,这事儿还真不清楚。”
  
  左凌泉也不清楚老陆去惊露台做什么,不好贸然报人家名字,当下也只能作罢。
  
  林阳把左凌泉带来茶舍私下闲谈,可不是随意客套,他开口道:
  
  “听他们仨说,小友出身自栖凰谷,如今栖凰谷是惊露台下宗,小友自然也是我惊露台的弟子,不如现在一起回去,我带你去见仇大长老,刚好也认个家门。”
  
  这话不是邀请左凌泉去做客,而是去认祖归宗。
  
  许志宁三人等人听见这话,露出惊讶之色,明白这是惊露台抛出了橄榄枝,邀请左凌泉入门,并把其引荐给执剑长老仇封情。
  
  这个条件的诱惑力可不小。
  
  宗门之中,弟子的等级很多,大略分为‘童生、记名、外门、内门、内门嫡传、青魁’。
  
  等级不一样,能学到东西、获得的修行资源自然不一样。
  
  宗门压箱底的东西,绝不可能交给外门;而长老、宗主这些宗门掌舵的位置,也只会传给内门嫡传。
  
  仇封情是荒山尊主直系子孙,又是五大长老之一,拜其为师,直接就是内门嫡传,此后修行道路可以说是畅通无阻,光是可以被祖师爷临渊尊主亲自点拨的特权,说出去都能羡慕死无数修士。
  
  许志宁等人排九宗倒数前三,混进内门都是运气好撞上了,听见这种诱惑,恨不得马上帮左凌泉答应下来。
  
  只是吴清婉早就说过,以左凌泉的天赋,去哪儿都是内门嫡传,这个诱惑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匹配当前实力的条件。
  
  修行一道,师徒如父子,师徒传承可是大事儿,认祖归宗后,就没有改换门庭的说法。
  
  左凌泉剑和惊露台的派系不同,以后很可能不会去惊露台,因此面对林阳的招揽,只是含笑道:
  
  “我在栖凰谷并未拜师,没有明确的师徒传承,这家门怕是不好乱认。”
  
  姜怡也觉得以左凌泉的实力,九宗随便挑,还没见识到其他宗门就被人挖走,有点太着急了,点头道:
  
  “是啊,他在栖凰谷只待了几个月,忽然攀上惊露台的高枝,算起来有点勉强。”
  
  栖凰谷正式成为下宗后,左凌泉已经走了,林阳也知道强行算成自家徒子徒孙有点不要脸,见左凌泉没有直接答应,也不为难,轻轻笑了下:
  
  “九宗之中的剑宗,就惊露台和云水剑潭两家,左小友要是走剑道的话,还是认真考虑一下,我惊露台的剑可半点不差。”
  
  惊露台的剑确实不差,只是和左凌泉的路数不一样罢了。
  
  这个话题聊上深了伤感情,姜怡插话道:
  
  “那是自然,听说中洲三杰也在惊露台学艺,我和左凌泉久闻‘中洲三杰’的大名,只可惜外面没有确切消息,林前辈可否给我等讲讲?”
  
  左凌泉也想遇上几个旗鼓相当的对手,颇为兴趣地聆听。
  
  只可惜林阳摇了摇头:
  
  “剑皇城来的天之骄子,都待在荒山主峰,和内门嫡传一起修行;这次过来,也是和仇大长老一起走,我都没机会碰上。不过,我倒是听师长说起过‘中洲三杰’,小麒麟齐甲自不用说,在宗内露过几次面,天赋可谓惊才绝艳,在惊露台弟子辈中能排进前十。至于其他两人……。”
  
  “如何?”
  
  “传闻很多,光是其中的‘雏凤’都非同凡响,齐甲亲口承认与其是‘云泥之别’,听师长说,雏凤还和齐甲一起露过面,修为根本看不透;齐甲态度极为谦卑,以兄长相称,还被雏凤打过脑袋,教训‘你这娃就是不开窍……’什么的。”
  
  几人听见这话,眼中不禁露出震惊之色——齐甲都惊露台前十了,还被骂不开窍,这是个什么天赋?
  
  姜怡琢磨了下:“这个雏凤,难不成和我九宗青魁并列?”
  
  林阳严肃摆手:“不止,主峰那边好像有个‘荒山两极’的说法,一极是我们祖师爷荒山尊主,一极就是雏凤,意思恐怕是‘尊主之姿’。”
  
  “尊主之资?!”
  
  姜怡有些不可思议。
  
  左凌泉也是眼神郑重,开口道:
  
  “尊主之姿,是什么级别?”
  
  姜怡这些天在宫里没少看史书,回应道:
  
  “大燕朝的皇太妃娘娘,以前就被尊称为‘小上官’,大概就是尊主之姿的意思。”
  
  林阳点了点头:“没错,灵烨仙子当年,一骑绝尘力压九宗青魁,施术瞬发不念咒,出手比武修都快,不讲半点道理;也只有那种级别的天骄,才配和八尊主对比,可惜,灵烨仙子不知道为何放弃了修行……”
  
  左凌泉没想到少妇奶奶当年还有这种统治力,他询问道:
  
  “雏凤都已经尊主之姿了,再往上的‘卧龙’,得是什么之姿?”
  
  “那种领域,已经不是我等能涉及的了,修行道的天纵奇才,往往比我们想象的更夸张。”
  
  林阳说着看向左凌泉:
  
  “听师长说,卧龙也来了铁河谷,来了肯定就要崭露头角。你的名气虽然还没到那一步,但明天和云水剑潭掰手腕,你不说打趴下青魁李处晷,只要能把李处晷逼出来,就有和‘中洲三杰’交手的资格,这个成名的机会,要好好把握才是。”
  
  “云水剑潭会派什么人出来?”
  
  林阳琢磨了下,认真帮左凌泉分析起明天可能遇见的情况……
  
  ———
  
  长街上发生的冲突,不过短短几刻钟的时间,就传到了铁河谷所有修士耳朵里,自然也传到了九宗耳中。
  
  九宗长老道行再高,整天处理和修行无关的俗事,精神也会感觉疲倦,晚上都在各自的落脚之处休息。
  
  云水剑潭在铁河谷一处庄园落脚,此时园内全是义愤填膺的云水剑潭弟子,正在谈论刚刚发生的事儿,以及明天派谁找回脸面。
  
  庄园后方的一间茶舍,三个人在其中就座。
  
  为首的是李重锦,左边的是李宝义,右边的是一个身着云纹长袍的年轻公子,双膝之上放着长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