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七十七章 凡心

第七十七章 凡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左凌泉站在飞檐下,看着半悬于空的冷月。
  
  背后一墙之隔的浴池里,传来两个女子的窃窃私语:
  
  “他没偷看吧?”
  
  “没有,左公子那么正派的人,岂会欺暗室……”
  
  “哼~你刚才光着出去,是不是被他看干净了?”
  
  “没有没有……我穿着肚兜呢~”
  
  “你下面又没穿……”
  
  “公主别说了,羞死人了!”
  
  “唉……真是的,放心,本宫给你做主,待会收拾他。”
  
  “不用收拾……”
  
  “嗯?”
  
  ……
  
  窃窃私语持续不久,两个姑娘就穿戴整齐,走了出来。
  
  姜怡一袭大红色的长裙,墨黑长发还是湿的,披散在背上,用毛巾擦着头发,面色不善。
  
  冷竹脸儿此时还和红苹果一样,弱弱的走在姜怡背后,手下意识地捂着胸脯,也不敢抬头看左凌泉。
  
  左凌泉回过身来,抬手轻挥,扫去姜怡秀发之上的水气,笑道:
  
  “本来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没想到你们在洗澡,是我莽撞了。”
  
  姜怡头发瞬间干爽如初,眸子里露出几分惊讶,不过却没有出声感谢;她把毛巾丢给冷竹,吩咐道:
  
  “冷竹,你去把这些日子整理好的卷宗,交给太妃娘娘过目。”
  
  “是。左公子,我先走了。”
  
  冷竹瞄了左凌泉一下后,低着头快步跑向了前方的天玑殿。
  
  左凌泉目送冷竹远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发现腰间一疼,被手儿狠狠地拧了半圈儿。
  
  “嘶——公主,你掐我作甚?”
  
  “你说我为什么掐你?”
  
  姜怡掐着腰,走向宫外,不满道:
  
  “你偷摸摸钻进浴池,还没想到我们在洗澡?还没进门,就学会欺负丫鬟了,她是本宫的人,是你能随便欺负的?”
  
  左凌泉握住姜怡的手,含笑道:
  
  “我没欺负冷竹,方才是准备进屋逗逗你们,没真想偷看,哪想到冷竹就撞我怀里了,还没穿衣裳……”
  
  “你还好意思说?”
  
  姜怡想挣脱左凌泉的手,无果后,也就任由他握着了,轻哼道:
  
  “罢了,反正都是一家人。不过我提前和你说好,冷竹和我一起长大,和姐妹无异,你要是仗着身份修为把她当丫鬟仆人看,我宁可把她嫁出去。”
  
  “知道啦,忙了一天累坏了吧?我背着你。”
  
  左凌泉把姜怡拉到背后,背了起来。
  
  “诶?”姜怡双脚悬空,趴在了左凌泉背上,连忙左右查看,宫里没有其他人,才松了口气。她想了想,也不凶左凌泉了,用手抱住了他的脖子,询问道:
  
  “去外面怎么样?捞到好处没有?”
  
  “捞到了不少好处,光法宝就三件儿……”
  
  左凌泉把过去的收获大概说了一遍后,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宫墙外,距离宅子仅有半条街的距离。
  
  左凌泉偏过头来,看着把下巴放在肩膀上的姜怡,柔声道:
  
  “对了,吴前辈让我们在这里把婚事办了,你觉得如何?”
  
  “成婚?”
  
  姜怡抬了脸颊,脸儿红了下,她认真思索后,才道:
  
  “修行中人也办婚事吗?”
  
  “呃……”
  
  左凌泉回忆了下,好像没听说过正儿八经的仙人办婚宴,他想了想道:
  
  “修行中人结为道侣的话,该怎么结?”
  
  姜怡没结过道侣,但这些日子在缉妖司审阅案卷,也大概明白了仙凡的差异,开口道:
  
  “修行中人寿命漫长,因为彼此修行道的差异,很难有从一而终的夫妻;我瞧见一些案子里面,就有记载,某某女修,曾经是某某老祖的道侣,因为彼此差距太大,没法再相伴同行,但依旧留着香火情,嗯……感觉不像是俗世夫妻,更像是修行道上的伙伴,关系要淡一些。”
  
  左凌泉摇了摇头:“那不就是露水姻缘,肯定不能这么搞,我们还是按照俗世的规矩来吧。”
  
  姜怡其实有点犹豫,毕竟她天资比左凌泉差太多了,她轻声道:
  
  “修行中人情分淡也是必然,夫妻之间的寿数可能相差数百年,如果和俗世这般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伴侣身死道消之时,必然遭受难以承受的打击……就比如你,你修行速度这么快,现在就有一百五六的寿数,我可能八十岁就已经风烛残年,到时候……”
  
  “到时候我到你跟前,说‘我还能活八十多年,你怎么就半只脚入土了呢……’”
  
  ??
  
  姜怡刚酝酿出的些许伤感情绪荡然无存,抬手就在左凌泉肩膀上砸了下:
  
  “你有完没完?我在灿阳池泡两个月,修为暴涨,都炼气九重了,你以为我追不上你?”
  
  左凌泉搂了搂姜怡的大腿,让她好好趴着:
  
  “这是刺激公主,让你有追赶的动力,既然是夫妻,就得相伴到老,公主可不能自暴自弃。”
  
  “谁自暴自弃?有皇太妃娘娘帮忙,我追上你是迟早的事情。”
  
  姜怡哼了一声,略微琢磨,又道:“我明天去问下皇太妃娘娘吧,看看仙人怎么娶妻,她道行高深,肯定比我们瞎琢磨强。”
  
  男女婚配是终身大事儿,左凌泉也觉得该找个靠谱的人问问才好,点头道:
  
  “好。你明天还进宫吗?”
  
  “唉~不进宫帮忙怎么好意思去泡池子,修行要自食其力……不过九宗会盟开始了,我想去铁河谷转转,你明天下午到宫里来,我把太妃娘娘的船借着,咱们一起过去逛逛,如何?”
  
  “没问题,现在去都行。”
  
  “我又没入灵谷,晚上得睡觉,你想熬死我不成?”
  
  “也是……那我先带静煣过去……”
  
  “你敢?!她都出去玩两个月了,我在家里做牛做马……你是不知道修行道上有多少奇葩,和蛇那什么的你听说过没?”
  
  “那什么?”
  
  “就是……就是那个嘛,你肯定明白意思。”
  
  “许仙?”
  
  “许仙是谁?”
  
  ……
  
  两人随意闲谈,很快来到了宅院的前街。
  
  半夜时分,居民区的街道没有商铺,自然人烟稀少。
  
  左凌泉路过程九江的宅子时,探头看了眼,里面空空如也。
  
  姜怡虽然没有出宫,但家里的情况还是有人通报,她解释道:
  
  “我们在碧潭山庄遇见的宋驰,已经来了京城,被收为了铁镞府内门,他还到这里来找过你,应该是司徒震撼告知的住处。宋驰来的时候,程九江以为是江湖宵小,气势汹汹准备撵人,三句话不对就动了手,然后被宋驰一拳头吓得差点跪下,吼了句‘大侠且慢’……”
  
  ?!
  
  左凌泉脚步一顿,满眼意外,不过仔细想想,宋驰的拳法造诣很恐怖,底子也比野修出身的程九江扎实太多,被一拳吓住也不奇怪。他询问道:
  
  “他俩没真打起来吧?”
  
  “程九江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出了名的识时务,瞧见宋驰拳法厉害,纳头便拜就叫师父,现在跟着宋驰学拳去了,不知道混进铁镞府没有。”
  
  左凌泉点头一笑:“以宋驰的拳法,教老程没半点问题,这也算一番机缘。对了,惊露台的人过来没有?”
  
  “过来了,都在铁河谷,岳师兄他们应该也在其中。”
  
  “五哥在不在里面?”
  
  “不清楚,九宗之间关系不咋地,惊露台的落脚处,不会让缉妖司的人进去,我也不知道来了哪些人。”
  
  “哦……”
  
  闲谈之间,两人进入了宅院的大门。
  
  吴清婉早已在府门外张望,瞧见姜怡,就连忙迎了上来。
  
  当着小姨的面,姜怡自是不好和情郎亲热,从背上跳下来,直接搂着吴清婉的胳膊进了院子……
  
  ------
  
  另一侧,天玑殿内灯火通明。
  
  冷竹把两个月来整理成册的卷宗,放在宽大书桌上后,就告退离开了宫城。
  
  上官灵烨又坐回待了八十年的办公桌,兴致缺缺,没有半点工作的激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