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五十一章 天地无情人有情

第五十一章 天地无情人有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霹雳——
  
  郡城郊野上空雷云滚动,浩瀚天威之下,鸟兽虫蛇皆龟缩于巢穴之内,不敢抬头。
  
  雷劫只有九道,来得快,去得也快。
  
  九道雷鸣过后,阴沉云海散去,露出了天上的圆月和繁星。
  
  不过祠堂外的法阵并未消失。
  
  左凌泉躺在法阵的中心,紧闭双眸,身体被黑红色云雾包裹。
  
  黑鲤鱼眼中神光已经散去,变成了鱼干。
  
  姜怡面色苍白地站在外面旁观,想要开口却不敢吱声,手里的团子几乎捏扁,手指陷入白白的绒毛里。
  
  “皇太妃娘娘,他……他怎么样了?”
  
  “底子打得很牢固,这种小雷劫,伤不到他。”
  
  上官灵烨神情平淡,抬起白皙右手——“轰隆”声响间,法阵周边升起一道环形土墙,化为半圆护罩,把整个法阵包裹在内。
  
  “走吧,没有十天半个月,他体魄难以稳固,醒不过来。”
  
  上官灵烨双脚离地御风而起,带着姜怡飞向了山庄外侧。
  
  姜怡忽然飞起来,吓了一跳,回头望了几眼后,才把目光移向脚下的山庄。
  
  经过一番搏杀,荷塘周边的建筑一片狼藉。
  
  唐鸿已经气绝,如同一条死狗般趴在烂泥地里,身后拖出了带着血迹的凹槽。
  
  断壁残垣之间,宋驰撸起袖子,在废墟中翻起木梁瓦片,寻找着两个徒弟的踪迹。
  
  瞧见两个人飞过来,宋驰疑惑抬头。
  
  上官灵烨悬浮于半空,微微挥手,满地的碎木瓦砾便自行移开,被压在下面的两个徒弟露出了身形。
  
  木制房屋并不重,两个徒弟也不是被攻击的目标,虽说被砸伤了又中毒晕厥,但尚未断气。
  
  上官灵烨洒出一道青色流光落在两人身上,两个徒弟的脸色便逐渐转为正常。
  
  宋驰今天神迹见得太多了,甲子岁月磨砺下来,也没有年轻人那般一惊一乍,见此拱手一礼:
  
  “谢姑娘施以援手。”
  
  上官灵烨对于这个很不敬的称呼,只是平淡提醒:
  
  “以后在修行道遇见人,看不出深浅的,一律称‘仙长’。”
  
  姜怡知道宋驰比皇太妃小四十多岁,按年纪算得叫‘奶奶’,论道行算的话,宋驰连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估计都算不上。
  
  见宋驰开口就称‘姑娘’,姜怡连忙道:
  
  “这位是朝廷的皇太妃娘娘,当今天子按辈分都得称‘祖母’,宋老可别乱喊。”
  
  宋驰自是听说过朝廷的‘二圣’,本以为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寿星,听闻此言微微一惊,连忙拱手一礼:
  
  “嗯……草民宋驰,拜见皇太妃娘娘。”
  
  上官灵烨手腕轻翻,取出一块铁镞府的牌子,丢给宋驰:
  
  “你拳法不错,造诣放在九宗之内也是少见,虽说不似左凌泉那般‘神鬼皆惊’,但能以凡人之躯练到这种地步,说明摸到门路了,再沉淀个百年,把自身武道走到极致,也不无可能。”
  
  “娘娘说草民的拳法,还得磨砺个百来年才能大成?”
  
  “我不会拳法,不过巅峰武者,未出手前,仅凭气势便能震住天地人神鬼,你差得远。”
  
  宋驰听到还有进步的空间,反倒是挺高兴的,拿着牌子翻看;
  
  “这牌子是……”
  
  “从今以后,你便是铁镞府弟子,回去和亲眷道别后,去临渊城,自会有人带你进入师门。”
  
  宋驰知道九宗,但具体的并不了解,不过大燕王朝的皇太妃开口,也没理由蒙骗他一介江湖武夫。当下还是拱手一礼:
  
  “那就谢过娘娘了,我也没啥留恋的,回去把后事安排好,就去临渊城看看。”
  
  上官灵烨不再多言,转身带着姜怡御风而起,朝着东南方的山野行去。
  
  姜怡飘在半空飞速前行,脚下山野如走马看花般退去,她还有点紧张,回头看了看山庄:
  
  “皇太妃娘娘,我们这是去哪儿?左凌泉他……”
  
  上官灵烨衣带飘飘,飞过深山密林,对姜怡的疑问并未作出解释,而是道:
  
  “你身为一国公主,对追寻凶兽查案的事儿倒是很在行。”
  
  姜怡捧着四处张望的白团子,谦虚一笑:
  
  “以前在大丹,我和娘娘一样,负责缉捕司。缉捕司就是借鉴了大燕的缉妖司,不过我们那里没有妖魔,只有寻常凶兽。我看得多了,也就记住了些。”
  
  “你对这行很感兴趣。”
  
  “怎么会对这种事儿感兴趣,衙门案子越多,就说明被凶兽残害的百姓越多,我宁愿无事可做闲着。”
  
  上官灵烨微微点头,偏头看了眼,觉得团子很漂亮,抬手给接了过去,和撸猫似的揉着。
  
  团子本来有点抵触,不过上官灵烨掏出一根小鱼干后,马上就乖了起来,还“叽叽~”两声,一副有奶奶便是娘的模样。
  
  姜怡瞧见此景,悄悄瞪了团子一眼,然后没话找话道:
  
  “我听左凌泉说,太妃宫里有只白猫。娘娘平日里喜欢养这些鸟兽?”
  
  上官灵烨没朋友没道侣,待在深宫又没法修行,甚至不用吃饭不用睡觉,除了公事再无他物,本来不喜欢养宠物,慢慢地也就喜欢上了。
  
  不过这些话,上官灵烨自是不会告诉一个小她八十多岁的丫头,只是淡然一笑:
  
  “养来作伴罢了。这只鸟是汤静煣的?”
  
  “呃……”
  
  姜怡杏眸眨了眨,有些意外:
  
  “娘娘连这都知道。”
  
  “你们就住在宫墙外面,自是知道。”上官灵烨把团子翻过来,挠着胸口的白色绒毛,又问道:“汤静煣和左凌泉是什么关系?”
  
  姜怡没想到上官灵烨会问起这个,表情稍显尴尬,犹豫了下,才回答道:
  
  “嗯……是我家的偏房,和我姐妹相称,把我叫姐姐。”
  
  “叽?”
  
  偏房……
  
  上官灵烨目光微转,本想旁敲侧击,打听下老祖和左凌泉的关系,不过这种事儿,老祖应该不会弄得姜怡都知晓,她想想还是算了。
  
  闲谈之间,两个人飞过几十里山野,来到了大黄岭的山神庙上方。
  
  姜怡不确定许墨走没走,不过有大燕皇太妃在,她倒也不怂,只是好奇询问:
  
  “我们来这里作甚?”
  
  “附近没有缉妖司的人,反正要再停留几天,顺手把这件案子结了。”
  
  上官灵烨说完后,悬在山岭上方,不见如何动作,下方的大地就左右分开,露出了地洞和水潭。
  
  许墨法事已经做完,原本幽绿池水都清澈了几分,石洞内再无阴气森森之感;无数骸骨依旧躺在池底,许墨只是把原本的洞口封了起来。
  
  上官灵烨抬手轻挥,原本躺在池底的无数碎骨飘了起来,各自归位组成了完整的骸骨,虽然大半都有残缺,但好歹分得清有多少具尸体了。
  
  姜怡对于上官灵烨的举动,倒是明白意思——官家办案可不是把凶手一杀就完事儿,还得统计确切受害者,避免其他失踪、凶杀案混到一个案子里,以及将遗骸交付家属等等。
  
  像是水池里面的骸骨,如果交给县衙的仵作,估计这辈子都拼不齐,有仙家高人在这里,倒是省了不少事儿。
  
  姜怡瞧了两眼后,询问道:
  
  “骸骨是整理出来了,可都是骨头,怎么认尸?”
  
  “世上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血亲之间,可以通过骨相、血液、毛发、甚至穿过的衣服来判断身份;缉妖司有专门负责此事的仵作,已经在往泽州赶了。”
  
  大丹朝的仵作水平可没这么发达,姜怡也不好接话,只能似懂非懂地点头,做出‘原来如此’的模样。
  
  因为看不懂这些神通,姜怡又把目光放在了上官灵烨身上。
  
  上官灵烨安静悬浮,手里揉着小鸟团子,就好似只是个逗弄宠物的深宫美妇,连目光都没放在水池里,根本看不出在施展神通。
  
  姜怡瞧见过吴清婉和左凌泉施展术法的模样,想了想好奇道:
  
  “皇太妃娘娘,高人施展术法,都不用掐诀的吗?”
  
  “高人需要,我不用。”
  
  “……”
  
  姜怡眨了眨如杏双眸,觉得这句话好霸气。
  
  但她只是个炼气期的小雏鸟,实在不好意思和正儿八经的仙子讨论这些,只能似懂非懂的点头。
  
  回到了大黄岭,姜怡想起了法剑的事儿,瞄着插在地洞里的九把剑,有点想去拿,但她飘在天上,根本下不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