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凌泉 > 第四十一章 一个顶俩

第四十一章 一个顶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锵——”
  
  凄厉啼鸣响彻脑海,这次目标对准了左凌泉。
  
  左凌泉身体猛地一震,哪怕没有实际伤害,光是那股源自神魂深处的戾气,依旧把他震的头晕目眩,如果换成寻常修士,恐怕当场就会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过左凌泉强就强在心性,连眼神都没有变化,发觉真气消耗太快,估计连十个呼吸的时间都撑不到,他迅速拔出背后的宝剑墨渊,对着被锁链困住的无形妖魔便是一记直刺。
  
  咻——
  
  澄澈剑鸣,响彻地底。
  
  浩瀚剑意倾斜而出,那股面对神佛都敢一剑穿心的锋锐,如同一把把利剑,直在了在场所有生灵的眉心。
  
  女子眼神没有丝毫变化,但显然也有感觉,金色阵图微微晃动了下——这是心神受到冲击导致分心,才会带来的反应。
  
  而如同炼狱魔神般的九凤残魂,显然也受到了影响,出现了些许凝滞。
  
  也是在这一瞬间。
  
  手臂粗细的墨龙,从乌黑剑刃之上倾斜而出。
  
  墨渊剑自从认主,自行积蓄剑气已经近一月,加上左凌泉第一次用灵器品阶的宝剑,这一剑可以说是习剑以来,杀力最强的一剑。
  
  飒——
  
  无坚不摧的锋锐剑气,直接穿过了锁链和残魂,落在了后方的石壁之上。
  
  石壁没有传出任何声响,只出现了一个剑孔。
  
  嘭嘭嘭——
  
  几丈厚的石壁,被直接洞穿,后方的数条缝隙和溶洞,同样如此。
  
  剑气直至穿出去十余丈,才飞散炸开,在极远处带起了一声爆裂轰鸣,连同整个地底都震动了下,掉下无数碎石,杀力可谓骇人。
  
  一剑出手后,左凌泉真气彻底耗尽,封魔剑阵也停止了震动,压在地面的火焰,变成了自然燃烧的赤色火苗。
  
  左凌泉抬眼观察战果,本以为已经油尽灯枯的妖魔,会在这引以为豪的一剑之下毙命,可仔细看去,却发现这一剑戳了个寂寞。
  
  这一剑对残魂造成的最大伤害,估计就是冲天剑意让残魂出现了些许凝滞,后续的剑气,根本没碰到残魂。
  
  能出现这种情况,倒也不是左凌泉的剑不行。
  
  神魂之术是玉阶境修士才能彻底掌握的神通,鬼魅邪灵没有实体,往下修士想要因对,只能用至刚至阳的术法。
  
  剑意能把人吓住,对拥有神智的鬼魅邪灵同样有效,但剑气却很难造成伤害,除非用特定的法器辅助,或者掌控了神魂之力;左凌泉才灵谷二重,体都没练完,显然还不具备这种神通。
  
  虽然最后一下没造成实际伤害,但封魔剑阵和剑意压制的作用依旧不小。
  
  九凤残魂失去地心火的掌控,又短暂凝滞,被女子抓住空隙,一瞬间被锁链挤压的只剩下了一个小球。
  
  上官玉堂抬手变换法决,张开红润小口,深深吸了口气。
  
  呼——
  
  空旷地底刮起一阵旋风。
  
  地面的火焰升腾而起,化为了一个漩涡,如同龙吸水般,进入了汤静煣的双唇之间;汤静煣的雪腻肌肤下,显现出暗红的筋脉纹路以及窍穴的亮点,就好似经脉窍穴在被烈火锻造,从雪白脖颈一直往下蔓延到后背,再到双手和腰肢、臀儿、腿脚……
  
  左凌泉方才没时间看上官老祖的正面,此时目光才被吸引过去,可惜赤色火焰遮挡了上半身,除开两条大白腿外也看不到太多东西,他又连忙把目光偏开了。
  
  团子躲在后面的石壁拐角,发现火焰快被‘吸溜—’干净了,黑溜溜的眸子里有点急,‘叽叽~’叫了两声,和平时讨要松子吃的表情一模一样。
  
  上官玉堂身前的火焰迅速消减,在只剩下一小团儿的时候,化为了一道火舌,飞到了石壁旁边。
  
  团子连忙飞起来,张开鸟喙一口吸溜了进去。
  
  但地心火好像有点上头。
  
  团子刚吞下嘴,毛茸茸的白团子,就变成了亮红色,浑身冒烟,“叽!”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两只小爪爪朝天,还抽搐了下。
  
  左凌泉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捡起团子看了看——还好,虽然入手滚烫,但最多三分熟,还有气,也就身上的白毛毛被烤黄了。
  
  左凌泉暗暗松了口气,再次抬眼,空旷地层已经恢复如初,只剩下一个长发及腰的丰盈女子,背对着他站在不远处。
  
  虽然身上没什么衣裙遮挡,但腿紧紧并在一起,除开线条完美的臀线,也看不到太多不该看的东西。
  
  “上……”
  
  左凌泉正欲开口,又觉得场景不太对,停下了话语;下一刻,她胳膊上的凤凰护臂,却化为了无数血色丝线,飘到了女子的背后,迅速展开,编制成了一套薄如蝉翼却不透光的血色红裙。
  
  裙子极为修身,密布龙鳞般的细密鳞甲,和上次在栖凰谷露面时穿的金色长裙款式一模一样,也就颜色不同。
  
  不过汤静煣的身段儿,属于珠圆玉润的丰腴身材,而上官老祖本体和左凌泉差不多高,穿这种裙子,感觉有一点不搭。
  
  这些小细节,左凌泉此时自然没心思注意,等到女子转过身来,血色长裙已经完全覆盖周身,连锁骨都不曾露出,那双睥睨众生的眸子和往日没有半点区别。
  
  左凌泉握着还在抽爪爪的团子,起身询问:
  
  “方才那是……”
  
  “此事和你无关。惊露台出了纰漏,本尊过来除魔,不是来救你,你也不必答谢感激。”
  
  左凌泉弄不清缘由,听的云里雾里:
  
  “我是被妖魔盯上了?”
  
  “她和凤凰有渊源,被盯上的是她。你强在心性和毅力,体魄无天赋异禀之处,送给妖魔人家都不会稀罕。”
  
  “……”
  
  这话挺打击人的,左凌泉全当是夸奖了,他看了看女子的身躯:
  
  “汤姐是被什么盯上了?”
  
  “此事不用你操心,她也不用你帮忙,以后考虑自身即可。”
  
  上官玉堂说完后,停顿了一下,嘴唇微动,看起来是想再警告一句什么。
  
  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眼中金光微闪,睥睨众生的双眸,迅速恢复成了柔美的模样。
  
  随着女子离去,汤静煣身上的血色红裙也迅速分解,重新化为丝线,缠绕向左凌泉的手腕。
  
  汤静煣一直都有意识,只是不能操控身体罢了,在肢体恢复控制的一瞬间,脸色便化为了涨红,急忙蹲下抱住了膝盖,羞急道:
  
  “死婆娘,你倒是给我穿件衣裳……我……我……”
  
  左凌泉没能瞧见汤静煣的正面,但抱着膝盖蹲下的线条,大团子挤出边缘的轮廓,依旧勾死人。
  
  他连忙从玲珑阁里取出备用的衣裙,跑到跟前询问道:
  
  “静煣,你没事吧?”
  
  汤静煣怎么可能没事儿,第一次被亲嘴,还没缓过来,就被占据了身体,让一个外人接了盘,还光溜溜的站在火里被烧了半天。
  
  这也就罢了,死婆娘过来帮忙倒也想得通,可走之前也不知道给她披件衣裳,这也就抬个手的事儿……
  
  汤静煣用裙子紧紧裹住身段儿,语无伦次,只是紧紧抱着膝盖躲避左凌泉的目光。
  
  左凌泉偏过头,不去看汤静煣,安慰道:
  
  “刚才我什么都没看到。”
  
  汤静煣哪里听得进这些,手忙脚乱把肚兜裙子套在身上,脸红得发紫,又觉得亏出血:
  
  “谁让你忽然亲我的?亲也不挑个好时候……那婆娘也是,叫她她不来,机会挑的到是真好,这时候鬼上身,我……我……”
  
  越说越窘迫。
  
  左凌泉各种情绪消退,心里也涌上了古怪,他尴尬道:
  
  “上官老祖是仙人,应当不在意这些,只是借用汤姐的身体降妖除魔。”
  
  “谁说不在意?我方才被挤开,明显感觉到她愣了下,还皱了皱眉,惊的咬了你舌头一下,你说她没感觉,打死我都不信。”
  
  “……”
  
  左凌泉被咬的痛感,其实到现在都没消失,感觉都咬破了。但他哪里敢想这些乱七八糟,解释道:
  
  “嗯……那应该是汤姐自己的感受,我亲的是你,和上官老祖没关系。”
  
  “有关系。她用我的身体打人,算是她打的;她用我的嘴说话,算是她说的;那她用我的嘴亲人,难不成就不是她亲的了?”
  
  左凌泉站起身来,搂着汤静煣的肩膀,一起离开这是非之地,摇头道:
  
  “是我亲人,亲的是汤姐,我就亲了一个人,怎么可能一张嘴一次亲两个?和上官老祖真没关系。”
  
  “不说亲嘴,她光屁股蛋站在你前面……呜~”
  
  左凌泉抬手捂住汤静煣的小嘴,柔声道:
  
  “别说了别说了,我要被你吓死了,我看的是你,亲的也是你……”
  
  “我……你也是,这么危险的地方,还敢动歪心思,我回去非得告诉公主……”
  
  汤静煣心思不知道有多复杂,说话都理不清头绪,想从左凌泉怀里跑开,又怕再遇上什么乱七八糟的脏东西,最终变成拉住左凌泉的袖子行走。
  
  左凌泉也心乱如麻,根本不敢去梳理方才的逻辑,一时间也只能闷着头往来路走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