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徐长安 > 0458 憧憬之人 二合一

0458 憧憬之人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憧憬是一种极为美好的情感,那种期待和向往足以从最根源的位置改变一个人的所有。
  
  如同一个轮回。
  
  李知白对石青君的憧憬,而她同样被温梨所憧憬着。
  
  温梨对李知白有所向往,可她也拥有许多愿意在心口绣上一朵梨花的师妹。
  
  本来,天底下大多数的感情都是需要得到反馈的,可唯有憧憬可以理所当然的不给予对方任何回应。
  
  作为被憧憬、被仰望着背影的存在,他们没有理由、无须对仰视者投去目光与温柔。
  
  可恰恰就是这样,如果真的能得到憧憬之人的注视,那该是怎么样温暖和梦境一般的美好?
  
  温梨此时感受到了这种温暖。
  
  ——
  
  哪怕是温梨,在不断被李知白赞扬愈发美丽的同时,耳上都攀上一阵阵红晕。
  
  要知道即使被人当面戳穿对师弟有感情,温梨心神都极为平静。
  
  可偏偏,她如今被夸的脸红了。
  
  大概是因为李知白从来都不是夸赞别人的性格,所以这样严肃性格的李知白一旦奉上赞赏,就会让人受宠若惊。
  
  温梨本不在意任何人的视线,当初保留短发的习惯也没少被师妹们可惜,可她依旧没有任何蓄发的意思。
  
  而如今,忽然留起长发,换上玄色长裙、披上云肩后的温梨依旧不在意其他人那震惊的目光。
  
  她的心里有属于自己的一杆秤。
  
  但是在这一刻……
  
  这杆秤,被李知白毫无遮掩的视线……硬生生的压弯了。
  
  “嗯?阿梨,你怎么脸红了?”
  
  李知白惊诧的看着温梨面上的红晕。
  
  怎么回事。
  
  许久不见,温梨难道不仅仅是变了外貌,连内在也变了吗。
  
  这可不好。
  
  李知白一下就严肃了起来。
  
  温梨的剑就是要一往无前的,怎么能因为被自己简单的扫视一下就红了脸颊。
  
  相比于会害羞的、小姑娘一样的温梨,她对于如今暮雨峰的大师姐更满意。
  
  温梨看着李知白变脸,无奈的叹气。
  
  那是简单扫视一下吗。
  
  从方才开始,先生的就差一整个贴在她脸上了啊。
  
  那种近乎于要看透她一切的眼神让温梨一度开始怀疑,自己与师妹们学的穿衣打扮,是不是又哪里不合规矩。
  
  要不然,先生怎么一直这样看她?
  
  “李师,您是看什么呢。”温梨轻声问道。
  
  “看你好看。”李知白如实说道。
  
  温梨:“……”
  
  温梨不会觉得自己单凭样貌就能吸引到先生的注意,但是如果能得到她的赞赏,她的确会很高兴。
  
  “哦。”
  
  李知白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般有些不妥,可她总是这样不善言辞的。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红裙,李知白感慨的说道:“若是那些时日我允了桐君一同教你练气,想来……你不至于走这么多年弯路。”
  
  弯路?
  
  温梨微微愣了一下。
  
  然后忽然领悟了李知白的心思。
  
  温梨也承认,她曾经留短发、总是一身玄色道袍的确是受到李知白的影响,可她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错误的事情。
  
  “不是弯路。”温梨摇摇头。
  
  “是吗。”李知白笑了笑,不置可否。
  
  事实上,她的确后悔了。
  
  若是当年桐君和她一起教温梨,到时候走出剑堂的,应当是一个从心智到魅力都近乎于完美的女子吧。
  
  温梨静静看着李知白的笑,没有说话。
  
  她诧异的发现,先生变得爱笑了。
  
  要知道当年在剑堂修行那段时日,直到她从剑堂‘毕业’,也没有看见过哪怕一次李知白的笑容。
  
  温梨精神有些恍惚,缓缓低下头。
  
  是了。
  
  并不是先生变得爱笑了,而是……自己已经不是她的学生了。
  
  如果徐长安在这里,一定很能理解温梨的心思。
  
  平日里再可怕的老师,在学校之外遇到学生,也会让学生认为……老师似乎没有那么可怕,原来她也是会笑的人。
  
  温梨注视着面前的女子。
  
  真的抡起暮雨峰的身份,她这个大师姐比李知白区区一个剑堂先生的地位要高许多——至少,俸禄上,李知白没有能拿的出手的灵石。
  
  可在心里,温梨认为自己永远都是先生的学生。
  
  哪怕被严厉告知已经离开剑堂的自己绝对不能再唤一声‘先生’,她仍旧固执地尊称一声‘李师’。
  
  温梨闭上眼睛。
  
  她对徐长安最初的好感,除了来自于小花,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徐长安被李知白认可,成为了她的‘师弟’。
  
  所以她才总说,对徐长安的态度很复杂,那种感情连自己也看不清楚。
  
  “李师。”温梨睁开眼。
  
  “什么?”
  
  “您为何要在剑堂。”温梨不明白,以先生的本领,一个剑堂先生的位置……实在暴殄天物。
  
  “这儿,清闲些。”
  
  一个让温梨没有想到的答案。
  
  “我其实是个没什么干劲的人。”李知白看向祝平娘所藏的那扇门后。
  
  当年,便是桐君以【香茗一品,书香缭绕,半日悠闲】几个字将她从深山道观中忽悠到暮雨峰来。
  
  “她总归是没有骗我。”
  
  李知白语气平缓:“暮雨峰极少收外来的弟子,即使有,也都有自己的先生带,所以公共剑堂是个闲职,我还算喜欢。”
  
  她这话,也算是说给门后那个偷听丫头的。
  
  “清闲……吗。”温梨轻轻叹息。
  
  也对,暮雨峰本就是从合欢宗分裂出来的,没几个新人,纵然有也都是被人带上山的,谁会去剑堂修行?
  
  只有当初她半妖身份不好暴露这种,或者是徐长安当初那种根本就没有人要的才会去。
  
  这么一看,先生还真的没有教过几个人,住在诺大的剑堂,领着俸禄却什么都不需要做,可不就是一个闲职。
  
  温梨心情有些复杂,因为她从未有想过,原来先生居然会是个喜欢偷懒的人。
  
  难怪说憧憬是距离理解最为遥远的距离,连温梨都是如此,又何况其他人。
  
  可是也不怨温梨,她才开源就被李知白以没什么好教的给赶出了剑堂,之后……更是几乎没有机会再见她。
  
  哪怕是徐长安被赶出去后,回来恭恭敬敬的每日打扫剑堂,都没有见到李知白哪怕一面,又何况是几乎没有空闲的温梨。
  
  温梨眼神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个女子。
  
  “原来,我一直都不了解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