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徐长安 > 0457 李知白的错误 二合一

0457 李知白的错误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逐渐冷静下来的祝平娘开始思考李知白忽然换了装束的原因。
  
  会是因为想要来见自己,所以特意换了一身好看的衣裳吗?
  
  “啧。”
  
  祝平娘一口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虽然她很想这样欺骗自己说是李知白故意打扮的艳丽才见她,可事实上……她很清楚她不值得李知白这样改变。
  
  简单来说,她在李知白身边陪伴何止百年?
  
  若是阿白会为了她而改变,早就改了……又怎么会直到云浅出现,李知白才穿上那条由她赠送的白裙。
  
  嗯……
  
  因为李知白是穿她买的裙子和云浅开的茶会,那么四舍五入,就算自己也参与了。
  
  祝平娘心里满是不甘,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她又不傻,这花月楼的款式明显是李知白到了北桑城才换上,又怎么可能是特意为见她而穿。
  
  看了一眼窗外的雨水,祝平娘多少就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漫天遮挡不住的灵雨。
  
  阿白……定是没有带伞吧。
  
  想来她来到北桑城之后,已经被淋的通透。
  
  然后顺势就被花月楼的妮子们带去换了一身衣裳。
  
  对于李知白会答应去换衣裳这件事祝平娘觉得理所当然。她的阿白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见到那些身上带着她气息的丫头,又怎么会舍得拒绝来自于晚辈的好意。
  
  但是祝平娘还是吃醋了——吃了云浅的醋。
  
  因为即便李知白并非是特意换衣裳下来的,可……李知白既然不抗拒穿这样好看的衣裳,祝平娘认为这是云浅的功劳。
  
  因为和云浅的茶会上,李知白就表现出了不再抗拒裙子的态度。
  
  ‘改变阿白的人不是我,不是温梨的师父,甚至不是长安……’
  
  祝平娘捂着脸,从牙缝中露出几个字。
  
  “反而……是云妹妹。”
  
  酸。
  
  极致的酸,甚至有些苦涩。
  
  。
  
  理智告诉祝平娘,云浅那样的女子是不应该受到嫉妒的,她也完全没有必要嫉妒一个眼里除了丈夫什么人都没有的女人。
  
  可祝平娘就是忍不住。
  
  怎么一个酸字了得。
  
  云浅和李知白才认知多久?
  
  凭什么李知白就愿意因为云浅而穿上居家的睡衣,甚至都不再抗拒穿这样充满女人味的衣裳?
  
  祝平娘现在就是很嫉妒。
  
  也许是因为她本身是个女子,她做不到的事儿云浅却能做到,这让她心里充满了浓郁的挫败与危机感。
  
  哪怕……
  
  哪怕让阿白改变的是长安呢。
  
  祝平娘认为即便是徐长安让李知白变得更似女人了,她都不会像现在这样酸气上涌。
  
  深吸一口气。
  
  祝平娘脑海中闪过云浅温和的眼神,便觉得自己真是极为差劲的女人。
  
  她方才在某个瞬间,居然真的想要“报复”云浅。
  
  这儿说的报复,当然是女子间独有的。
  
  比如主动与云浅聊起徐长安的事情,然后在云浅兴致正好的时候忽然转移话题,让她吃个哑巴亏。
  
  再比如她向长安要多一些蜜饯,让云浅想吃的时候……却吃不到。
  
  太坏了,这么残忍,简直不是人。
  
  自己真是个天生坏种。
  
  云浅那样好的妹妹,她连眼神都是那么温柔……自己却想这样过分的欺负她。
  
  祝平娘掩面,感觉自己已经被女子的丑陋淤泥给彻底吞没,足以被钉在耻辱柱上,受万人唾弃。
  
  ‘会嫉妒云妹妹的我,一定是天底下最坏的女人吧。’
  
  祝平娘呼出一口浊气,将这份嫉妒驱散。
  
  罢了。
  
  祝平娘自认为想清楚了。李知白之所以会打扮的这么好看,纯粹是因为巧合。
  
  是因为她恰好脏了衣裳然后被花月楼的妮子拽去,温柔的她不忍心拒绝,才难得妆点自己一次。
  
  巧合也没关系。
  
  自己要珍惜这次机会,毕竟下次再看到她脱下那一身难看的道袍,天知道是什么时候。
  
  她走到妆镜前坐下,打开胭脂盒子,准备给自己点一个清纯的妆容。
  
  曾经清冷孤傲的梅花是回不去了,如今留下的只有艳丽如血的红玫瑰。
  
  而她要做的,就是让这朵艳丽的玫瑰变成清晨沾染了露珠的红月季,虽然依旧鲜艳……可至少不会让李知白认为她是坏女人。
  
  清纯。
  
  “要清纯一些,虽然阿白如今这么好看,我也不能……不能老想着拽她上榻。”
  
  祝平娘自言自语,语气中似是在压抑什么:
  
  “不然,我和秦岭有什么分别。”
  
  该说,秦岭作为祝平娘的大女儿,的确……是受到她影响最深的那个。
  
  但是祝平娘不会承认这一点。
  
  因为秦岭已经用亲身经历告诉祝平娘,如果她敢对李知白下姣药,那么……得到的会是什么下场。
  
  就如同她避着秦岭一般。
  
  不想被阿白躲着,就要压住心里对她的欲念。
  
  “这就是媚功需要的炼心啊。”祝平娘摇摇头,心道修炼媚功的她,之前冷清的模样才是错误的。
  
  不面对内心的欲念,又何来的突破?
  
  算了,先认真化妆。
  
  只要自己变得好看一些,说不得许久不见,阿白会主动邀请自己一起睡呢。
  
  到时候她睡着了,自己可以……啧。
  
  祝平娘做起了白日梦。
  
  ——
  
  与祝平娘满脑子都是李知白不同,李知白明明听到了祝平娘那不知廉耻的话,可如今并未放在心上,反而更在意面前的温梨。
  
  温梨将要给师妹们寻出一条出路的理由和李知白说了。
  
  说完后,温梨看着李知白陷入沉默,一颗心缓缓提了起来。
  
  对于李师,她始终抱有最初的、学徒般憧憬的心。
  
  那是一段对于温梨而言极为美好的、哪怕是如今想起都会无比安心的岁月。
  
  如果……
  
  如果连李师也认为她的做的不对……
  
  她也不会放弃。
  
  可应当会很伤心吧。
  
  被憧憬之人所不理解,即使是温梨也会心情黯然。
  
  李知白:“……”
  
  她能感觉到温梨那僵硬的神情。
  
  李知白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疑惑、无奈、好奇、怀念……还有就是欣慰。
  
  阿梨这个妮子,真的变了许多。
  
  温梨此时就端坐在她的对面,俏丽的面容安静的对着她。那是一种来自于女儿家的、清纯、天然的美丽,不施粉黛,却犹如在娟丽的面容上涂抹了鬼斧神工的瑰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