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被迫营业的算命先生日常 > 第 19 章

第 1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为一个基佬,南时也挺绝望的。
  
  
  
  尤其是过杏仙死活要洗澡的时候。
  
  
  
  “我是一个基佬哎!你能不能注意一点?”南时实在是没忍住,提着淋浴头道:“你能不能担心一下你自己的菊花?”
  
  
  
  过杏仙沉进热水里,恨不得把头都埋进去:“那我在你眼里是不是等于绝世美女?看我洗澡你是不是鸡儿梆硬?”
  
  
  
  他做了一个健美先生的标准姿势,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八块腹肌和人鱼线。
  
  
  
  “……想太多是病。”
  
  
  
  “那没事了,南师傅,麻烦给我搓个背哈!”过杏仙表示道:“头发洗两遍!谢谢!”
  
  
  
  南时恨恨地把淋浴头对准了他的头:“闭肛!”
  
  
  
  可能是得益于过杏仙是一个健身房常客的关系,只要大仙收了神通,这一通折腾下来人精神还是倍儿棒,再吃了一顿泡面加火腿肠的夜宵后,就跟没事人一样了,完全看不出来一个小时前还是发高烧的人。
  
  
  
  南时要是想不开现在和他打一架,应该能被打到黏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要打马赛克的那种黏。
  
  
  
  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两人却没有了再补个觉的心思,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南时一边抠着脚一边道:“你以前回来给你干爹上供都供点啥?”
  
  
  
  “蜡烛,水果,糕饼,再上两炷香。”过杏仙盯着电视的视线有点飘忽,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给自己点了一根,又递向了南时:“抽一根?”
  
  
  
  刚刚发烧的时候他是烧得有点糊涂了,但是他也确定他听见了南时念叨的东西,也确定在南时念叨完之后他身上骤然消失的压力不是他的错觉。
  
  
  
  南时顺手接了一根点燃了,慢慢地抽了一口,让烟雾充斥了他的肺部。过杏仙这一副三观碎成渣渣的表情他是熟得不能再熟了:“不行,家里有纸钱吗?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还能使磨推鬼,仙家同理。”
  
  
  
  过杏仙喃喃的说:“仙家要算的话不是妖精吗?也和鬼一样用纸钱的?”
  
  
  
  南时听了感觉居然还挺有道理,但是本着宁可错烧不可漏放的原则:“烧人民币犯法……反正烧一点呗,心意到了就行了。”
  
  
  
  “也是,你等着,我去翻翻……”过杏仙说着,就去翻箱倒柜了,半道还喊了一声:“我那个行李箱里有糕饼和水果,你帮我看一下能不能给行!”
  
  
  
  南时应了一声,打开行李箱一看,顿时觉得他干爹没打死他算是他爹脾气好到天上去了:瞧瞧,他带了点啥!
  
  
  
  糕饼——盼盼小面包、桃李奶黄面包、蛋黄酥。
  
  
  
  水果——黄桃罐头、梨罐头、苹果罐头。
  
  
  
  哦,黄桃罐头还吃了一半,这个南时有记忆,他也吃了两块。
  
  
  
  仔细一看三种小面包还是临期的,再过十几天就要过期了。
  
  
  
  “家里没有纸钱,咋整?”过杏仙从柜子里扒拉出一袋子香烛,喊道。
  
  
  
  南时撸了一把自己的头毛,开始感觉到头有点疼了:“你先过来……你就给你干爹准备这?”
  
  
  
  过杏仙看了一眼:“不然呢?那种新鲜的糕饼水果不好带也不好保存,真空的不是挺好吗?供过了也不能再吃了吧?又是香灰又是土的,选个临期的扔掉也不可惜吧!”
  
  
  
  供品在上供完了是可以再吃的!甚至吃了还能得到仙人(先人)保佑!
  
  
  
  “……”南时一脸慈爱的爱抚了一下过杏仙的狗头,哄道:“乖,去一边吃棒棒糖吧。”
  
  
  
  “你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你干爹对你这么好,建议直接和他结婚。”南时随便代入了一下,自己要是给师兄上供的时候敢这么搞,八成当天就暴毙,魂飞魄散连个渣渣都不会剩下。
  
  
  
  过杏仙一副‘你怎么能这么丧心病狂’的模样看向了南时:“……南小时,你不对劲!”
  
  
  
  南时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马上四点了,你们村儿有没有哪户人家早起的,你去人家家里问问有没有,……总有早餐店出摊吧?买两个肉包子都比你这靠谱。”
  
  
  
  南时补充了一句,有点害怕直男过杏仙真就只买两个:“算了,这样吧,我去买包子,你去买纸钱和水果,村头集合。”
  
  
  
  “行。”过杏仙发了两个定位给南时,所幸岭南村不是那种与世隔绝的小村庄,该有的还是有的,就是远了点。南时直接打车去了早市,刚好还看见了一家丧葬用品的店铺,干脆候着等人开门,花了整整三百买了一大包各类纸钱,本来还想买两个纸人丫头,但是想起清河说这玩意儿比较邪性,就没买。
  
  
  
  等到天色亮了,南时也刚好和过杏仙碰了头,过杏仙手里也提了一大包水果和纸钱,甚至还有几个硕大的馒头,馒头中心用筷子点了梅花状的红点,像是要办喜事才用得到的。
  
  
  
  见南时不解,过杏仙解释道:“刚好隔壁邻居家里亲戚家要办喜事,蒸了馒头,听说我要去拜杏仙就又帮我点了红点。”
  
  
  
  过杏仙还借了俩小电驴,这下子可方便了太多了,南时坐在了后座上,手上拎着大包小包,还不忘提醒道:“过儿,你往小路上走,走大路我怕咱两被警察叔叔拦下来罚款。”
  
  
  
  “大清早的没警察好嘛!”过杏仙和他斗了两句嘴,还没开出多久,南时就见着了一栋红墙围起来的建筑,四四方方,中间则是矗立着一棵大树,一树鲜红如血的花冠开得满满当当,让人看着就觉得心头一跳。
  
  
  
  有一说一,现在可是十二月!
  
  
  
  初阳已经从云端的一侧朦朦胧胧的探出了柔和的光辉,淡金色光芒照拂在这一束殷红的花冠之上,妖异得令人惊心动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