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被迫营业的算命先生日常 > 第 11 章

第 1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着人家还在门外等,南时也不好让对方等太久,衣服都没换,提了把伞把钥匙和手机往兜里一揣就出来了,晴岚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却唬得老爷子连退了好几步。
  
  
  
  南时见了,连忙对老爷子说:“您别慌,这是我家的……保姆,不会伤害您的。”
  
  
  
  老爷子这才面色好了一点,他看了看一身凶煞之气至少也是个百年老鬼的晴岚,又看了看南时,不禁竖起了大拇指:“老板,您家这个保姆……有点厉害。”
  
  
  
  南时只好尴尬的笑了笑:“您别叫我老板了,我姓南,单名一个‘时’字,您叫我南时就行了。”
  
  
  
  “南先生!”老爷子摆了摆手说:“规矩我还是懂的!不好直接叫您的名字!南先生,我们现在就过去?”
  
  
  
  “好,劳您久等了。”
  
  
  
  老爷子还算是个新鬼,过世还没几年,路人自然看不见他。晴岚则是特意没有现身,明明是三个人一起走,地上的影子却只有一个。
  
  
  
  南时本来想带着老爷子往原本他回家的那条路上走,结果刚路过一个小巷子,老爷子就指了指巷子口说:“走这边,抄近路。”
  
  
  
  南时还真不知道这里是近路,他有那么一丁点儿路痴,再加上联想力比较强,虽然在这里住了半年,但是还真不敢往不熟的巷子里乱钻。他便点了点头随他一道进去了。
  
  
  
  老爷子带着南时三拐五拐的,只用了平时一半的时间,就到了停车场附近。
  
  
  
  他停在一家看上去有点年头的门户前,指了指沧桑的木板门:“南先生,就是这家。”
  
  
  
  南时上前敲了敲门,没一会儿里面就有声响传了出来,有人问:“谁啊?”
  
  
  
  他想着要自然一点跟这位老太太搭上话,好不着痕迹的将事情告诉老太太——都是街坊邻居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他也不想过几天整条街都知道他有点那啥的能力。
  
  
  
  “您家是卖纸钱的吗?”南时应道:“我早上找阿婆您买过一回,家里说东西蛮好的,让我再来买点。”
  
  
  
  “哦……你等等。”好一会儿后大门才开了条缝,露出了老太太苍老的眼睛,她看见了南时,见他眼熟,这才彻底将门开了,“要买多少?”
  
  
  
  南时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我看一看……亲戚比较多,您有多少?”
  
  
  
  “大概有二十包吧。”
  
  
  
  “那我全要了。”南时本来只想意思意思要两包,但是一想他那~么~大个少爷,平日里家里一堆下人,按照老规矩过年了应该是要给点红包的,晴岚之前说这个元宝成色挺好,他干脆就都买下来,等过年了给家里发钱。
  
  
  
  ——其实他也不发也没什么,只不过经济决定话语权!他要力求回头他在家里哔哔师兄说漏嘴的时候没人去给他师兄告状!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还能使鬼推磨。南时仗着全家就他一个活人能出来买纸钱,他就不信了,他拿钱砸不动他们!
  
  
  
  大不了再订个一万块钱元宝!砸不动一定是钱不够多的关系!
  
  
  
  老太太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点了点头到屋里搬了个纸箱出来,纸箱没有封口,里面整整齐齐的码着一个套一个的纸元宝,她把箱子放在了地上,示意南时去点一下数量,拿着二维码的牌子问道:“最好能给我现金。”
  
  
  
  “现金没那么多。”南时摇了摇头,二十包元宝就是九百块钱,这年头谁带那么多现金在身上?
  
  
  
  他神色一动:“要不您跟我回去拿?我店就在步行街上,离这边就五分钟的路——南辰阁您知道吗?开了快一年了。”
  
  
  
  老太太犹豫了一下,她见南时也有点眼熟,便点了点头说:“也行,那你等我下,我去拿钥匙。”
  
  
  
  趁着老太太进门,南时用脚尖点了点她家大门口呈现阶梯状的青石砖:“老爷子,您说的是不是这个下面?”
  
  
  
  老爷子连忙点头:“是是是。”
  
  
  
  南时应了一声,便蹲下-身将上头那块青石砖搬了开来——别说,还挺沉,他一口气差点没搬起来。
  
  
  
  果然在青砖下头就有个塑料袋裹好的东西,南时也没去拿,反而就这么摆着,他叫了一声:“阿婆,您来一下!”
  
  
  
  老爷子急了:“哎?南先生你这是干什么?这是给您说好的谢礼……”
  
  
  
  “我又不差这点钱。”南时快速的道。
  
  
  
  “嗯?”老太太一出来就看见南时将她家的阶梯给搬了:“你干什么?!”
  
  
  
  南时仰起头朝她笑了笑说:“我刚刚看见您这台阶有点歪了,就想给您弄一下,都是街坊邻居的搭把手应该的。没想到刚搬了点我就看见下面有东西,我估摸着是您家的,就没敢碰。”
  
  
  
  那用塑料口袋包着的东西只有婴儿拳头大,外面的口袋已经破了,又是土又是灰,确实不像是南时这样的人会故意放进去的——南时还穿着一身金贵的丝绸长褂呢。
  
  
  
  老太太深深的看了一眼南时:“应该是我家的……你不是说要帮我修这个台阶吗?麻烦你把台阶摆正了,就行了。”
  
  
  
  南时一愣——等等,这老太太怎么不按套路走?一般人这个情况难道不应该把东西拿出来?
  
  
  
  “您不看看这是什么?”
  
  
  
  “有什么好看的,我老头子塞进去的破玩意儿。”老太太用脚尖踢了踢那东西,看上去十分嫌弃:“他以前就爱花钱买这种不值钱的东西,家里塞得全都是,我都不耐烦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