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被迫营业的算命先生日常 > 第 10 章

第 1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南时是顶着痛得一批的左手去上班的。
  
  
  
  他的人虽然昏过去了,但是并不妨碍他师兄入梦来抓他考试。
  
  
  
  被池幽那逆天改命一手震了一震之后,南时还能记得什么个鬼的《易经》?在梦里见到他师兄的时候还以为就是纯粹做梦,上前哥俩好的往他师兄肩上一搭,竖了个大拇指,张口就是:“老哥你真是小母牛他妈给小母牛开门——牛逼到家了!”
  
  
  
  ……
  
  
  
  sosad。
  
  
  
  南时看着外面阴雨连绵,跟在后面的晴岚抿唇一笑,将随身携带的三十六骨紫竹伞撑了开来,遮在了南时的头顶:“少爷,我送您。”
  
  
  
  “谢谢。”南时道了句谢,并不以为意,结果他上了车后才发现晴岚也跟了进来,就坐在副座上……主要是看见了晴岚的裙角:“……晴岚你怎么跟上来了?”
  
  
  
  自从昨天之后,南时好像更怂了,今天干脆连家里人的脸都不怎么敢看了。
  
  
  
  “山主吩咐了,少爷今日或许有所不便,让奴婢随着少爷去上工。”晴岚抿好裙角,有些生疏的将安全带给戴好了:“这个好像不戴的话少爷会被管家罚银钱?奴婢有看过交通法。”
  
  
  
  交通法还行。
  
  
  
  这年头厉鬼也挺与时俱进的。
  
  
  
  “……”南时小心翼翼的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晴岚:“不必了,师兄打得也不重,我自己小心点就好了……不是说你们大白天的不好出来吗?快回去吧,别伤了。”
  
  
  
  晴岚笑得越发温柔:“多谢少爷关心,这等阴雨天气是无妨的,奴婢也算是有些修为,便是艳阳照顶,有一把伞也就够了的。”
  
  
  
  “哦……那行吧。”南时也没太多挣扎,他师兄既然发了话,那么家里人一般他就指挥不动了。
  
  
  
  食物链底层的心酸,有谁知道。
  
  
  
  随着车子的开动,晴岚新奇的向外看了看,夸道:“怪不得少爷不喜马车,果然汽车要比马车平稳舒适的多。”
  
  
  
  今日虽然下着雨,但是至少也看得出来是个白天,或许是驶出了老宅,南时变得轻松多了——晴岚看着就没有那么鬼气森森了,顶多算个脸上有些苍白的古装小美人。
  
  
  
  南时在心里循环了几遍,也就觉得晴岚没那么吓人了,心态好了很多。
  
  
  
  或许也是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习惯了的缘故,他可能也没有那么害怕家里人,只不顾在老宅的时候大脑不断地提示对方的身份,现在没了那一层暗示,心里好受许多。
  
  
  
  南时随口笑道:“可不是?我师兄就是个老古……”
  
  
  
  他说到这里,惊觉失言,干脆换了个话题:“而且养马不是也很麻烦?还得给马喂粮草,汽车灌点汽油就完了,其他时间也不用管。”
  
  
  
  晴岚只当没听见南时喷池幽,只道:“少爷说的是,待回家了奴婢请清河姐姐也来试一试。”
  
  
  
  “好啊。”南时一口答应:“那等回家我把车钥匙给你……等等,你会开吧?”
  
  
  
  “少爷放心,奴婢定然不叫您的座驾磕碰损坏。”
  
  
  
  南时点了点头,心思却飞远了——不知道现在鬼开车要不要考驾照?如果有那是不是还得有‘驾校’?这年头有鬼当教练吗?回头考证咋整啊,万一那天是个艳阳天怎么办?
  
  
  
  应该也有驾校的师傅下去了吧?驾校这个应该不用考虑,就是他师兄……
  
  
  
  南时抿了抿唇角,努力让它看起来没有上扬得那么夸张——他已经想到等他师兄去学车的时候,老司机教练叼着根烟坐在一旁,骂骂咧咧‘你是不是想带我再去死一回!’,‘看见前面那个人没有?加油门,撞死他!——什么?不撞?那你怎么还不踩刹车!’的情形了。
  
  
  
  大写的快乐!
  
  
  
  没一会儿,他两就到了停车场,南时从车里套了一把自动伞出来,自己撑伞比较不招人耳目。他可不想隔天收获一大堆三姑六婆的什么‘这是不是你女朋友’之类的问题。
  
  
  
  要是别人看不见晴岚,那更恐怖了!自己会飘的伞!当天晚上他就能在社会新闻频道里c位出道!
  
  
  
  两人穿街走巷,南时看见前头有个卖香火纸钱的老阿婆,仔细想想好像是快年关了,怪不得有人出来卖这个。他本想就这么走过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南时弯下腰来问:“阿婆,元宝怎么卖?”
  
  
  
  老阿婆抬头,眯了眯有点昏花的眼睛看了看南时:“锡纸25块钱一打,叠好的元宝300个45块钱。”
  
  
  
  南时想了想,要了五打叠好的元宝,又买了香烛,这才带着晴岚往铺子里走。
  
  
  
  晴岚有些好奇的问:“少爷您买这些作甚?”
  
  
  
  南时语焉不详的打哈哈:“这不是过年了嘛,买了给家里烧一点。”
  
  
  
  南时的父母早过世了,奶奶倒还在,只不过住去了隔壁省的老家,老人家说年纪大了不喜欢城里头,还是喜欢和老姐妹聊聊天什么的,之前南时家里也算有点小钱,老人家也有退休工资,去了乡下倒也不愁吃穿。
  
  
  
  他今年不太敢去老家,自从认识池幽后他撞上‘好兄弟’的概率直线上升,在s市有师兄罩着还行,跑到隔壁省万一遇到什么事儿叫救命都来不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