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被迫营业的算命先生日常 > 第 7 章

第 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屋子就这么大,两人的争执南时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他就若无其事的走了过来,一脸淡然的问道:“请问是看中了什么吗?”
  
  
  
  老汪指着那个印章道:“老板,这个章子能不能拿下来给我们看看?能盖一个样吗?”
  
  
  
  南时抽出了一个上前小心翼翼的将印章取了下来,笑道:“这是我偶然之间才拿到的,我想保持它的完整性,所以不能盖样,看是可以的看的,请小心。”
  
  
  
  他没有立刻交给两人,而是引着他们走到了一旁的会客桌上落座,从桌下拿出了一个绒布垫和手套交给了对方,两人接到了手套便急急忙忙的戴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南时手中的印章。
  
  
  
  南时自己先戴了手套,将印章拿了起来,向两人展示了一下它的完好,随即放在了绒布垫上,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他们可以拿起来看了。
  
  
  
  这也是古玩行当中不成文的规矩,因着古玩价值高昂,有些卖家用心险恶,将原本就损坏的东西交到买家手上,然后交接之时故意撒手让其摔落,再反口说是买家没接住,就要起纠纷,反之亦然。
  
  
  
  再有过分一些的卖家甚至指假说真,东西摔坏了,接着说是真货,拉着买家不给走,如果买家不识货,那就得按照真货的假来赔钱。
  
  
  
  故而一般懂点行的买卖双方都会选择这种方式来进行交接。
  
  
  
  老夏急切又不失稳重的将印章拿了起来。
  
  
  
  南时是挑来充门面的,自然哪个花里胡哨就选哪个,这一只章子被一株老梅给环绕着,老梅自根部盘旋一直延伸至最高处,树枝料峭的伸展出去。但论起雕工,其实也算不得很精致,老梅上连个花叶都不带有的,但是那一虬恣意横生的枝干却像是伸到了观看者的心里,平白就是一动。
  
  
  
  “妙啊!”老夏啧啧有声,他将印章一翻,找到了隐藏在老梅根部的作者名,‘玄微’两个小字一映入眼帘,就如同雪中送炭,夏日饮冰一样舒坦到了心里。他鼻翼微动:“果然是玄微大师的手笔!老汪,这次你可输给我了吧!”
  
  
  
  老汪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手中的印章,嘴里却还不肯服输:“就刻了两个字儿你就信?我在痰盂上刻个‘玄微’那我家痰盂罐岂不是身价倍增?”
  
  
  
  “放屁!不信你自己看看!”老夏把章子放下了,示意老汪来看,他抬眼看向了南时,只见这个年纪轻轻的老板正含笑看着他们,脸上不喜不怒,平静如水,似乎他们在争论的事情与他无关一样。他忍不住问道:“老板说呢?”
  
  
  
  南时此时已经摘了手套,正斯里慢条的给自己泡茶,忙了这么一阵,也该喝口热水。
  
  
  
  他闻声望去,悠悠的解释道:“此物为我一位友人所赠,我并不在意它是真是假,心意到了就够了。”
  
  
  
  心意老够了,一给三十枚!
  
  
  
  老夏闻言问心自问,自己能做到这个份上吗?不能。
  
  
  
  他不由肃然起敬,不愧是年纪轻轻就能当古玩行当掌柜的人,年少有成!听听这个思想!听听这个境界!多少人拍马都赶不上!
  
  
  
  老汪小心翼翼的翻看着印章,这笔触、这构图、这意境,确实是玄微先生的手笔没错!但是他总觉得有种说不上来的违和感……
  
  
  
  他突然脱了手套,轻轻碾了碾手套指尖的部位,脸上露出一点又像是遗憾又像是果然如此的表情:“我就说……老夏,你来品品!”
  
  
  
  “嗯?”老夏伸手一摸,手机一碾,顿时脸色也复杂了起来,随即长长叹了口气。
  
  
  
  两人都变得意兴阑珊了起来。
  
  
  
  南时心中有些诧异,不知道他们两发现了什么,正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开口问个仔细,便听两人分析了起来:“这是您朋友近期的作品吧?又或者说应该是原作者近期的作品吧?”
  
  
  
  老汪点了点头:“可惜啊……我就说哪里不对看着有点新,这味儿还不到呢,要是再过几年,上了包浆,我怕也认不出来了。”
  
  
  
  所谓的‘看着新’,就是指东西不到年代,现代仿造的。
  
  
  
  陈玄微先生是民国时期的雕刻大家,他并非是那种死后才出名的类型,而是自入行后便如同一颗新星袅袅而起,三十岁后更是可以称之巧夺天工,同行无出其右。
  
  
  
  而现在距离玄微先生驾鹤西去已经过了六十多年,哪怕这六十多年这章子一直锁在盒子里不见天日,也不会有这样的‘新’味儿。
  
  
  
  南时回想了一下陈老的话,点了点头说:“或许是吧,听我朋友提过这么一嘴。”
  
  
  
  两人见南时说得坦荡,心下好感倍增。
  
  
  
  老汪是玄微先生标准的迷弟,可惜玄微先生的作品大多在后续的那一场战乱中或流失或损毁了,仅剩的几件不是在国家博物馆里供着,就是在一些高端私人玩家手里藏得纹丝不透,他手里一件玄微先生的作品都没有。
  
  
  
  眼前的这个老梅章他确实是喜欢,虽然是仿的,但是也有那么几分意思在了,买回家解解眼馋也是好的。他斟酌了一下,道:“老板,这章子您卖么?这件新货虽然是新了些,但是论这笔触意境着实也算的上是不错了,您说个数?合适您就匀给我?”
  
  
  
  老汪正琢磨着眼前这位小老板会报出什么价格来,却见南时斯斯文文的笑了笑,摇头道:“抱歉,这一件不出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