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牢人与海 > 第93章:龙研究/命运无常 万字

第93章:龙研究/命运无常 万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上车厢区,永远不会缺少那些带着温室花园的联排公寓列车。
  
  不过虽然说是联排,但实际情况是一节车厢一个独栋公寓与温室花园作为住所。而之所以叫做联排,是因为这种列车有大概十到十五个车厢。
  
  上车厢区这种地方往往作为高级住所来使用。
  
  也是一些居无定所的浪子会长期租用的公寓楼。
  
  ……
  
  劳拉站在公寓二层的卧室中,面对着那缕空的玻璃窗,看向温室花园中那显眼的樱桃树,燃烧着柴油的黄铜机器正在自动为其浇水,同时,两只懒洋洋的猫灯呼呼大睡在樱桃树旁边的猫灯巢中。
  
  作为乌托邦的老米字旗贵族,劳拉虽然不说和另外一个劳拉那样从小就是罗马人,至少也是个荣誉罗马人。
  
  她背着手,居高临下看着花园。
  
  听着身后那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的声音。
  
  哒哒。
  
  皮革的厚底女士小靴被扔在地上。
  
  啪。
  
  较厚的已经被撕开缝的裤袜扔在地上。
  
  ——一阵轻幅度的衣服磨蹭的声音。
  
  一个平静,但给人感觉冷漠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来:
  
  “你现在可以转头了。”
  
  劳拉笑了一下,抓了抓脸,转过头去。
  
  第一时间就看见自己大床上面平摆着的华丽哥特裙装,上面摆放着猫眼石的项链、黄玉晶的耳坠以及红髓玉石的戒指。
  
  然后是站在旁边那纤细俏丽的格温,穿着那身让劳拉觉得要比裙子更性感的黑色瑜伽服,他正在面无表情咬着发绳,双手放在脑后将头发扎起来。
  
  如猫眼般的大眼睛不眨眼的盯着她。
  
  劳拉嘴角勾起一点,客气礼貌的笑道:“我下午就会把对龙类的研究的资料拷贝一份给你,作为单独的报酬。”
  
  那如猫眼般的大眼睛眨了一下,微微泛起点水色,就好像坚冰被融化了一样。
  
  劳拉心中暗笑了一下,指着旁边的自己在回来前准备好的箱子,温和道:“听说你很想要蓝面银,我把给你的军用报酬份额全换成了蓝面银,不多,但希望能帮到你。”
  
  那如猫眼般的大眼睛又眨了一下,一种柔情似水的感觉渗透出来,就好像是被冰块封住的温泉,那暖暖的水流从中渗出,泛起些许雾色,又像是在那温泉里添入了大量的酒水,纯净的碧绿的水色,都似乎变红,变的有股难以言味的气息浮出。
  
  ……
  
  真现实。
  
  劳拉想。
  
  “……”
  
  “今天的事情你不可以说出去。”
  
  格温本来想说‘别找我’,但看见那价值十足的研究报告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看见箱子里面那一百克的蓝面银,格温脱口而出的话改成了‘别说出去’。这似乎有点点的羞耻,尤其是想到了咒刃好奇的想要让他戴顶女版风帽看看效果而自己严词拒绝时的画面。
  
  连红犬想让他扎个马尾辫,他都拒绝的很利落。
  
  而现在居然说出这种话来。
  
  稍微有点令人面红了。
  
  “……放心吧。”劳拉笑了一下,“我守口如瓶。”
  
  “……”
  
  格温眼神闪烁,偏开头,嘴角动了两下。
  
  气氛稍微有点尴尬起来。
  
  “黄玉色很配你……”劳拉下意识就说了这种话,然后开始担忧眼前这人会不会生气。
  
  格温抬起头,然后又很快的转过身,背对着劳拉翻开了研究笔记。
  
  劳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千种蔷薇的人影响了。
  
  注意力已经放在了格温那曲线优美的后腰上面,再往下……
  
  瑜伽服这种服装设计出来,到底是干嘛用的。
  
  劳拉单手掩住脸,深深呼了口气。
  
  ……
  
  格温低着头研究着这份文献,龙格温已经在脑海里面不断的吵吵闹闹着了,连其余几个声音无奈的被压下去了。
  
  文献之中显示着‘古龙种’的秘密。
  
  古龙种在遥远的,乌托邦甚至还没有被建造出来的时代就存在了。它们是这片土地的第一批原住民,并且有可能是第一批跟远古魔女接触的原生种族。在与远古魔女的相处之中,古龙种们获得了强大的源力,这种源力开始不断辐射四周的一切。
  
  终于,龙类诞生了。
  
  在乌托邦之中,在千种蔷薇结社的文献里面,古龙种并不愿意战斗。它们拥有着相当高层度的智慧,在成为了千种蔷薇的基石以后,翡翠古龙-罗尔德斐拉便用它的力量创造出翡翠宝玉与翡翠秘典,这种宝玉配合秘典使用,可以轻而易举的使用龙的吐息……
  
  同时,由于罗尔德斐拉的存在,千种蔷薇拥有着一种召唤蔷薇巨龙幻影的咒文,以及配套的龙血、龙爪与龙尾的咒文。
  
  蔷薇之龙是其秘典的终极形态。
  
  传说拥有着展开拥有翡翠之毒蔷薇双翼的形态,大规模杀伤力在幻想系源力中都算是极强的程度。
  
  “在遥远的时代,千种蔷薇就一直幸存下来,并作为龙研究的学者秘密存在了数个世纪。据传闻,龙与蔷薇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格温看完了报告的最后一句,随后就是附录的一些猜想、一些资料的引用以及一些传说中藏着龙类的地点的地图。
  
  劳拉不愧是乌托邦首屈一指的盗墓贼,竟然找到了龙墓的位置,但龙墓在乌托邦的前车厢中那宏伟的‘乌托邦山峦’之中,并且是怪物最高发的地方,传说,那里有着车长级的怪物出没……
  
  最后则是两篇龙血使用方法的摘录,相当有价值。
  
  一篇是‘用龙血酿酒,加入魔药后的增强药水’,显然是火花最近研究的课题。
  
  另一篇则是‘龙血与占卜与古龙的智慧交谈’,是一篇描述如何用龙血提高神秘血脉,提高自己的咒文抗性与精神抗性的文章。很明显,非常适宜红犬这种未来的‘魔战士定位’的源力使者。
  
  都说咒刃的情报功能很强。
  
  但现在劳拉的也不差,连提供的报酬都可以让整个密侦小组满意,并且还可以提供一些车组成员阶层的支持给她们——顺带一提,密侦的大伙都对劳拉的报酬很感兴趣,只有咒刃最关注劳拉给的政治上的支持,不得不说,这松鼠女看待事情的角度似乎与普通的源力使者完全不在一条线上面。
  
  想想看,咒刃会怎么奖励自己呢?
  
  格温眼睛亮闪闪的。
  
  他帮劳拉做事,能够用‘密侦的名义帮忙做事’,这样看上去就像是‘密侦提供了情报,自己提供了实际劳动力’,这样收取报酬的时候,不是按照私活来收费,而是根据群体来收费,收费更高!
  
  而且他也预判到了!
  
  像是劳拉这种每天吃饭都在高级餐厅的人,肯定是典型的罗马人。要知道,咒刃也只有在心情很好,且觉得有必要奖励自己的时候,才会请自己在高级餐厅吃一顿……
  
  这罗马人根本就不会在意是出单人费用还是团队费用。
  
  自己就可以拿着给团队争取来的报酬,回去争取团队的福利与奖励。
  
  吃两边!
  
  格温下意识的挺了挺身子,内心不说是得意洋洋吧,至少也是喜形于色了都。
  
  这样吃双份自然是有风险的,玩砸了的话,不单单劳拉会觉得‘你可能不适合做这种间谍,不如到床上做间谍吧?’,连咒刃都会觉得‘你这人办事怎么有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不过格温之前还是稍微研究了一下劳拉的这个委托的。
  
  感觉对方就是找个比较合适的人进行间谍事务。
  
  玩砸的可能性……不大。
  
  于是就撩着袖子上了。
  
  运气也还算不错,并且也探知了一波劳拉的想法,并拉近了关系,赚麻了!
  
  “你的研究可真详实啊,很有现代派的风格。”
  
  格温满意地点点头,转过头,却发现劳拉的眼神有点发愣。
  
  他舔了下嘴唇,不解的歪着头,左手举起来晃了晃:“嗯?”
  
  “啊!我刚才在想一些研究。”劳拉露出温和纯良的笑容,十分阳光的摆了摆手,“对了对了,你刚才在说什么来着?”
  
  真的?
  
  你刚才偷偷盯着我后背好久,该不会想要偷袭我吧?
  
  格温狐疑的盯着劳拉;劳拉自然也是源力使者,还不弱。毕竟劳拉作为在荒野探险的学者,自然是不弱的,不过对于格温来说,也不是太困难的对手。
  
  但又相当奇怪。
  
  没有杀意,倒像是有点夺心魔看别人的背后的那种感觉,像是在觊觎别人的心脏一样。
  
  她觊觎我什么?
  
  格温小心翼翼的收敛着自己的源力。
  
  “我是说,你的研究做的非常详实,非常的好,让我印象深刻。”
  
  “这个啊?哈啊,都是长久以来磨炼出来的……”劳拉摆摆手,“…我在乌托邦上面冒险的时候,空闲时间是非常多的,因为乌托邦本来就是一辆拥有着星辰之力的列车,这意味着许多遗迹是需要固定时间才会开放的……不过很可惜,开放的这些仅仅是当初乌托邦上的‘机械体’,还是无法进入到内部,真想去乌托邦内部看一下啊。”
  
  “这样么。”
  
  格温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好奇感,然后就收拢起了战利品,婉拒了对方留自己下来吃顿早饭的打算(从回来后已经到早上了),去到了外面找了个车厅打车,回去无缘人公寓列车。
  
  这个时候是早上,不需要偷偷从列车后面追上去上车了。直接在车站等十来分钟,就可以看见无缘人列车号进站,通过固定铁轨架被抬起来,抬高并固定,然后放下梯子与‘车牌号’,就可以正常的走上去了。
  
  “夺心魔,嘿!早上好哇!”
  
  一个略有吵闹的声音在旁边传来,格温偏过头,看见了一个热情的过分的金毛美男正在跟自己打招呼。
  
  这是同样居住在无缘人公寓列车里的源力使者。
  
  不得不说,像是这种中等级别的公寓之中,就已经会频繁的出现源力使者了。并且一个个小圈子就出现了,也就是各种结社开始频繁的出现,各种结社开始频繁的灭亡。
  
  红犬与暗猫的小结社直接就灭亡了,几个源力使者的好苗子被分别吸引走。
  
  还有数个小结社直接合并。
  
  眼前这个名叫做‘卡内托’,代号为‘修补匠’的金毛美威尔吉人就是红犬她们之前结社的人。
  
  “修补匠,你也现在才回来?”
  
  “有一单生意嘛,缺了一个高效的会计,我就被老大派过去了,真是的,我是想留在公寓里面读书的……”卡内托很娘里娘气的抱怨了起来。不过他面容秀丽,有着阳光的大姐姐般的笑容,与一对傲人的大猫耳,如果注意下打扮的话,确实是可以当做一个大姐姐来看待的。
  
  “…你说可气不可气?会计这种工作怎么可以找我们来做呢,唉,不过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我们之前才陷入了财政危机,红犬和暗猫在你们那边怎么样?”
  
  格温想了想,红犬的地位一下子就晋升为了密侦第三,暗猫和兔狲天天围着她转,连火花都面目含春的给红犬补过课,这应该算是过得不错吧?暗猫也比较受照顾,因为猫猫党在密侦小组里面的地位不要太高。基本上都是猫猫。
  
  因此他回答道:
  
  “过得不错。”
  
  “那就好那就好。”卡内托一副放心的表情。
  
  乌托邦人的流动性是大大强于前世的,像是这种‘小组解散被换到别的小组里’的事情,前世基本上都意味着‘开撕’,但在乌托邦中却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了。跳槽就是最常见的事情,小结社被吞并、灭亡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并且人们也不会对此有悲哀之情。
  
  现在的无缘人列车号上面主要的势力有三股。
  
  维多利亚结社,节制派的结社,秘典为《阶级与各司其职论》,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了,是个十分讲究咱们乌托邦正米字旗体验的一个结社,不能说是军事化管理吧,至少也是放养式管理,作为一个活力的新社团,它们冲劲很足。
  
  暂时将‘各司其职’放在前面,至于会不会闪电般的下滑变成‘阶级’放前面,就不为人知了。
  
  白色假面结社,节制派结社,秘典为《观众的自我修养》。格温吓的以为是狗三家,特地去观察了一下,发现了白假面的认知哲学是‘尊重规则但不跪舔规则,遵守规则但不盲从规则’,属于是现代社会衍生出来的结社。
  
  众所周知,在过往,许多结社都是‘家里钱粮不够就去抢特娘的’,比较的蛮荒,有一种野性的美。
  
  而现在的社会显然有点容忍不了这种野性的美,这不得不说是种遗憾。
  
  因此,一批现代化的结社哲学,由此而生。
  
  白假面就是其中之一,它并非是善良一侧的源力结社,它讲究的实在规则中进行坑蒙拐骗,属于偏邪恶的团伙。但这伙人算得上是训练有素。
  
  他们从来不搞血祭,那不卫生,且不安全。
  
  ——瞧瞧人家,比那些一知半解就敢召唤魔鬼的脑瘫不知道高到什么地方去了!
  
  专业人士办事就是牢靠。
  
  最后一个则是远古魔女牌结社,与密侦一样是个没有秘典的结社,但拥有着相当多的会员,申请进入并通过之后就可以获得免费的组卡建议与交流平台,且完全不排斥拥有多个结社成员身份的人。可以说是乌托邦的牌佬聚集地了,连兔狲都申请加入了。
  
  不得不说,无缘人公寓列车虽然不算大,但是结社力量还挺平均的,并且都是节制派占优。
  
  这也是当局成立后的一个重要成果。
  
  当局时代前的非法教团大部分都是放纵派选手,而在当局时代中的结社基本都是节制派的,非节制派的结社基本都不会住公寓,都是住下水道和地铁隧道,相当的典型。
  
  “……”
  
  “你昨天也有委托吗?”卡内托问,金发的美男大猫猫甩了甩尾巴,愉快而好奇的说道,“我听隔壁好多人说你特厉害,那么厉害,承接的委托难道是战斗型的吗?”
  
  “我……”
  
  我昨天承接的委托,是穿上一条哥特风格的漂亮裙子,被一个女人搂着腰,走进去一群玩亲吻花瓣游戏的变态女人之间作为特务行动。
  
  这话当然不能这样说。
  
  格温换了个说法:
  
  “也不能算是,只不过相当于深入一些有问题的结社中进行调查而已。”
  
  “那可太了不起了!”
  
  “还成还成。”
  
  “对了,你看今天的报纸了吗?晨报?”卡内托伸了个懒腰,站起来,端着一杯咖啡走向列车。
  
  格温跟着他,拖着放着子弹与报酬的小箱子。
  
  “什么报纸?”
  
  他昨天跟劳拉回去公寓后被折腾了一晚……不是那种折腾,是指他驱动了龙格温,把劳拉源力盗窃的一些手稿进行整理。劳拉的源力似乎是欺诈系的,可以通过某种方式窃取资料与文件的内容,并储存下来。就是比较的乱序,所以他们整理了一晚上。
  
  自然,早上也没有心情看报纸。
  
  ……哼!劳拉这个罗马人!
  
  格温绝不会承认自己对对方拥有独栋的大豪斯与花园感觉到羡慕,更不会说明自己对于对方邀请自己住下来的邀约有些行动。
  
  但这种情况……
  
  就好像是拥有五六套别墅的大老爷对刚刚毕业的自己这种大学生邀请:“来跟老爷住一块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