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晚婚之吾妻弯弯 > 167、大结局

167、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猫扑中文)    nb王旭脑海里虚虚浮浮的总是出现一个女子的身影,虽然看不清楚女子的面容,但他心里就是确定,这个女子一定就是他忘记的许弯弯。脑子很痛,疼痛欲裂,每次他都会疼得晕过去,已经不知道尝试过多少次了,可是他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他一定要看清楚脑海中那个女子的脸!所以哪怕每次疼得脑袋都要炸了,每次都会晕过去,他也依然不停止继续想下去。
  
      一次不行,他就试十次,百次,前次,他就不信他会想不起来。
  
      “阿旭!你怎么了?”孙千惠过来时,看到的就是王旭脸色苍白,满身冷汗的抱着头蜷缩在沙发脚下,他是疼得从沙发上滚下来的。
  
      看到他这副样子,孙千惠就明白他又在干什么了,这些天,他没少做这样的傻事,明知道用力去想会头疼欲裂,最终疼得昏过去也想不起来,可他还是执拗的去想,宁愿一次次疼昏过去也要想。
  
      孙千惠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嫉妒火山爆发一样喷了出来,许弯弯,许弯弯,又是许弯弯,她不明白,明明他都不记得了,为什么还是为了许弯弯这样无视她,伤害她!难道她对他还不够好吗?
  
      真的好恨他,更恨自己,她为什么要爱上这样一个男人呢?他不爱她,欺骗她,羞辱她,折磨她,可以说,是她遇到的男人中,对她最坏的一个,可她偏偏就这么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她自己都觉得她很犯贱,被他这么残酷的对待也是活该!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如果能够控制得了自己的心,她也不想爱他。
  
      孙千惠擦了擦眼泪,走过去,吃力的将王旭弄到了沙发上,抚摸着他苍白的面容,刚刚擦去的泪水再次流淌下来,当初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王旭的,甚至是王旭亲自设计她上了别的男人的床,被王旭囚禁,虐待,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她是真的恨死了王旭,下定决心如果能够逃出去一定要狠狠报复他,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让他永远匍匐在她的脚下,可是等到她真的出来了,那被恨意压下去的爱念又不受控制的破土发芽,转眼间成长为参天大树,那一刻她就明白,她这一生,注定逃不过王旭的掌心了,不是王旭要掌握她,是她自己心甘情愿赖在他手心,甩也甩不掉!她一直将男人当做征服的对象,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这么爱一个男人,还是这般下贱的不要尊严,不顾脸面!
  
      孙千惠心里无限悲凉:王旭,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爱我呢?我的耐心就要被你耗光了,你不要再逼我!
  
      王旭做了很长很长一个梦,梦里的画面很乱,很玄幻,可是给他的感觉又是那么真实,真实得他分不清那到底是个梦,还是他真实的经历。耳边听到一个压抑着的抽咽声,听得他很是烦躁,忽地睁开了眼睛,“哗”的一下,脑中所有噪杂纷乱的画面全部消失,孙千惠憔悴瘦削的脸出现在他眼前,犹自带着未干的泪痕。
  
      “阿旭,你醒了?”孙千惠赶紧把放在茶几上的水杯端起来,递到王旭嘴边,温柔道,“来,喝杯水。”
  
      王旭皱了皱眉,望着孙千惠殷殷期待的眼神,终是就着她的手把水喝了。
  
      “你怎么在这儿?”喝了水,王旭头脑清醒了很多,脑中还残留着梦中那些奇怪的画面,因着接二连三的用力去想,他的精神变得很虚弱,说话都没什么力气。
  
      孙千惠将杯子放到茶几上,道:“我过来看看你,没想到正好看到你晕倒在地上。”顿了顿,孙千惠目露祈求,拉住王旭的手,道,“老公,医生都说了,这种选择性失忆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想起来的,要看机缘,我们以后不要再想了好不好?看到你这样受罪我真的很心痛,老公,你答应我,不要再想了好不好?”
  
      王旭只是沉默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翻身坐了起来,理了理微皱的衣服,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淡淡的道:“我要开始工作了,你回去吧。”
  
      孙千惠眼中抑制不住的窜起一股凶狠愤怒的阴毒之光,她快速的闭了闭眼睛,却怎么也无法平息内心的愤恨,扭头看了王旭一眼,后者对她视而不见,已经投入到工作中去了,孙千惠眸光变了几变,转身离开。
  
      *
  
      弯弯不知道王旭已经忘记了她,自慕容诀说送王旭回了孙家后,她就再也没有过问过王旭的消息,经历过王旭对她用强的事情,她再也没有办法真心当他是哥哥,也不想再见到他。
  
      弯弯每天的生活很简单,也很幸福,每天早上和慕容诀一起晨跑,一起吃饭,一起上班,因为弯弯的花店就在慕容诀公司的附近,所以她很少开车,都是慕容诀送她过来,公公婆婆对她像亲生女儿一样,家里的事情一点儿也不用她操心,她的生活,真的称得上完美了,但是,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生活,再幸福的生活也会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弯弯现在的烦恼有两个,一是来自叶绵风和阎冥的,他们挖空了心思的对她好,全然不顾她是否接受,先是每天中午送饭,接着开始送各种各样的礼物到慕容家,先是珠宝首饰,接着是衣服鞋子,全部都是时下限量最新款,马云婵特意腾出来一个房间来置放她的这些礼物,但是弯弯从来没有穿戴过。
  
      慕容诀决定带着弯弯住回他们刚结婚时在香悦四季的小家,要和弯弯过甜蜜的二人世界,他想念当初两人相处的日子。
  
      马云婵反对:“
  
      马云婵反对:“住的好好的,搬什么呀?再说,那里又没有佣人,难道你让弯弯天天做家务啊?就算你请个保姆,这人心隔肚皮的,还不知道是不是个好人,而且,请了保姆,跟在这里也没区别了,你还过什么二人世界?你这孩子总是说风就是雨的,也不考虑全面,听老妈的,别瞎折腾了,我们一家人住在一块和和乐乐的多好啊。”
  
      弯弯在马云婵说“做家务”的时候就想插口说她愿意整理自己的家,不用请保姆的,可是马云婵口若悬河,没给她开口的机会,听到最后一句,她又不想开口了,因为她也觉得,一家人住在一块挺好。
  
      慕容诀等着马云婵不说了,才开口道:“妈你说完了?”
  
      “啊,说完了。”马云婵不明就里的点点头,以为他有什么更好的理由反驳自己,于是坐好了竖起耳朵等着。
  
      结果慕容诀只是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嗯,说完了就好,今晚上我和弯弯就不回来了,搬回香悦四季,老妈你想我们了就打个电话,儿子我会回来看你的。”
  
      马云婵瞪眼:“臭小子,合着我说了半天白说了,你就这么嫌弃老娘,巴不得离老娘远远的是吧?”
  
      慕容诀嬉皮笑脸的从马云婵身后搭揽住她肩膀,道:“老妈,别说的自己这么可怜,你不是还有老爸吗?小时候我每天巴巴的跑去找你一起睡,也不知道是谁屈于某人的淫威把我这个儿子哄出房的,现在
  
      我也有自己的老婆了,老妈应该深有体会,明白我的心意哦!”他只是告诉马云婵他的决定,并不是征求她同意的,香悦四季那边他都请家政搭理好了。
  
      马云婵陈年情事被揭,忍不住老脸一红。
  
      慕容诀心里偷乐,拥抱了一下自己老娘,对弯弯招手道:“老婆,走吧,我们去上班。”
  
      弯弯点了点头,安慰马云婵:“妈妈,那你不用难过,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然后就乖乖跟慕容诀走了,原本觉得一家人住一块挺好的想法,在听到慕容诀的话后,她就没有任何意见了。
  
      马云婵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里很不舒服,她知道新婚夫妻如胶似漆,都喜欢过二人世界,但她自认并未妨碍儿子跟弯弯亲热,怎么还是要搬出去呢?她这三个儿子,老大冷漠寡言,小时候就不像个小孩儿,大了更不必说了,从来都不需要她操心,虽说一直跟他们住在一起,可他沉默得就像个隐形人,工作之后更因工作关系,陪在老爷子身边的时候更多,偶尔才有段时间回家住;而老三从小就被送去了东石山,除了让她牵肠挂肚,连个人影都见不着,长大了也不知道回来陪陪她,追着媳妇跑了;只有老二,虽然性子霸道张狂了些,但好在孝顺啊,最会哄她开心了,就算中间被老爷子送去训练了几年,回来性子也没啥变化,还是经常跟她斗嘴哄她开心,所以,虽然三个儿子她都同样爱,但对慕容诀的总归是更不同一些,可现在,连这个也只要媳妇不要娘了。
  
      马云婵很心酸,觉得她生这三个儿子都是来气她的,没一个贴心的,心中很后悔生了他们三个下来。这一天,她都没什么精神,也不出去了,坐在家里唉声叹气的,晚上慕容凉回来一问原因,忍不住好笑,抱住她劝道:“老婆,儿子也没说错啊,你有我就够了,还是说,我在你心里连这个臭小子都不如了?”
  
      老夫老妻一番腻歪,马云婵哪里还顾得上失落。
  
      叶绵风夫妇知道弯弯和慕容诀搬回了香悦四季,觉得香悦四季的房子不够好,一下子以弯弯的名义置办了三套别墅,他们知道慕容诀不是买不起房子,但这是他们的心意,慕容诀再有钱,那都是慕容家的,他们这么做,只是想告诉慕容家,弯弯不是孤儿,是他们最宝贝的女儿,不要试图欺负弯弯,虽然他们自己也知道,在还不知道弯弯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时,慕容家就对弯弯很好,好得不能再好,可这会儿知道了弯弯是他们的女儿,心思有了变化,便是各种担心,那可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别人对着再好也没有他们好啊,怎么想都是放在自己身边才能完全放心,可惜的是,别说放身边了,弯弯现在连见都不愿意见他们,房子钥匙怎么送过去的,就被怎么送了回来。
  
      叶绵风看着被退回来的房子钥匙,叹了口气,对阎冥道:“卿卿还是不肯原谅我们。”
  
      阎冥的眼睛已经好了,本来就是慕容诀动了一点儿小手脚而已,慕容诀只是让他瞎了一个星期作为惩罚,之后便恢复了他的视力。
  
      阎冥伸手揽住妻子,道:“不过才一个月而已,跟二十八年比起来,一个月算什么?不要气馁,她是我们的亲生女儿,这一点是谁都不能改变的,总有一天她会愿意回到我们身边。”
  
      弯弯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她自己也不清楚,说心里有怨恨吧,谈不上,毕竟,把她弄丢了,不是他们的本意,后来做了那么些伤害她的事,他们心里可能比她更难过,她能够理解他们的无心之失,但无法接受,可要报仇,也下不去手,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他们是陌生人,本来,他们对她来说就是陌生人,是他们不肯罢休的找她麻烦要杀她,才发展到仇人的地步,明明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了,偏偏发生了这样戏剧性的转变,他们成了她的亲生父母,放在谁身上,估计都无法接受吧。
  
      问题是,这中间还有一个间还有一个没有伤害过她的阎子烈,她的亲哥哥,他一直对她挺好,从未做过伤害她的事情,她心里是愿意认下这个哥哥的。现在想想,她第一次见阎子烈的时候,是被他掳过去的,可她当时看到他并不觉得害怕,大抵就是这奇妙的血缘在作怪吧。
  
      阎子烈这些天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天天耗在花店里,开口闭口对着弯弯叫“妹妹”,弄得到花店来的客人都以为这是他们兄妹俩开的花店,弯弯想,可能是他刚刚有了她这个妹妹,觉得新鲜,等新鲜劲过去了,他自然就不会天天来了,可她不知道的是,阎子烈之所以这么闲,是叶绵风和阎冥为了让他赶紧把妹妹领回家,暂时接管下了他手上的工作,特意让他天天来陪着她,把她每天的情况详细汇报给他们听,并顺便劝说她早日接受他们。
  
      阎子烈对慕容诀的敌意,也在认清了现实后,能屈能伸的将之埋葬了起来,有什么办法,谁叫他出现的晚了呢?弯弯都已经嫁给慕容诀了,她生下来不过八个月就丢了,二十八年来他没能给她一分来自哥哥的关爱,如今想以哥哥的身份拿乔也没有底气,而且弯弯对慕容诀那言听计从的温顺,他也没有信心弯弯会向着他这个刚认下的亲哥哥,所以,就不要再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惹弯弯讨厌了。
  
      阎子烈脑子里转过了这个弯,看慕容诀就顺眼多了,他开始对慕容诀好,结果果然发现弯弯因此对他的态度更亲热了,更加肯定了对慕容诀好是没错的。
  
      这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自己丝毫没觉得别扭,倒让慕容诀很是郁闷,不管怎么说,弯弯认下了阎子烈这个哥哥,他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不客气的赶人,也不能使过分手段对付阎子烈了,可是阎子烈以前对弯弯怀揣着不轨心思,他那张脸在他的字典里早已经被打上了“叉”号,所以,看着阎子烈那张脸,哪怕是讨好他的样子,他也没办法喜欢。
  
      接受他的身份可以,也可以原谅他以前的无心之过,但是他对弯弯那特殊的“兄妹之情”,却是他不能释怀的疙瘩,介意死了!更讨厌他每天围着弯弯转,这哪里像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样子?分明是就是一头色狼!
  
      “阎子烈,你天天无所事事,不怕你的鬼盟被人灭了?”慕容诀中午来接弯弯吃饭时看到阎子烈又在,忍不住刺了两句,这已经是他很委婉的说辞了,他心里其实想说的是:你能不能滚远点儿,不要天天来眼前晃荡?这都过去一个月了,再新鲜的兄妹情也该过了那个热乎劲了吧?
  
      阎子烈态度良好,笑眯眯的道:“多谢妹夫你的关心,现在鬼盟有咱老爸看着,好的很,你就放心吧。”
  
      慕容诀嘴角抽了抽,对阎子烈这自然而然的称呼无语,“咱老爸”!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弯弯可没认,谁跟你咱老爸啊?
  
      慕容诀心里也不大乐意弯弯认叶绵风和阎冥,先不说无缘无故多出来一个老丈人和丈母娘他心里别扭,就叶绵风做过
  
      的那些事情,弯弯愿意原谅,他也没那么大度!他慕容诀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本来他变得强大,可以肆意报复了叶绵风了,这身份一变化,他没了报复的对象,窝了一肚子火,真真要气死了!马云婵说叶绵风也很可怜,但他只觉得她活该!
  
      阎子烈的话让慕容诀恍然明白了为何阎子烈能天天耗在花店里了,心中气恼的同时,又不得不对阎冥的决心佩服,为了让弯弯认他这个父亲,真是煞费苦心,且耐性十足,面对这样一个思女心切的父亲,即便慕容诀对阎冥没有任何好感,心中也不由得生了一丝同情,叶绵风和阎冥纵然可恶,但归根结底,只因不知弯弯身份才会那般不择手段,单就事论事而言,慕容诀对他们的狠毒手段并无任何意见,混黑的人,不狠怎么能生存?但对象是他最在乎的弯弯,那便不可饶恕了!可是命运弄人,他们身份的忽然转变让他有再多的报复计划都不得不胎死腹中。对一个人最大的惩罚是什么呢?弯弯的不认,对叶绵风和阎冥来说,不用他报复就已经够痛悔了吧?慕容诀想明白这一点后,倒也没有那么窝火气愤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