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穿越异世当妖孽 > 终章 你归我

终章 你归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真他哥说要接着举行狂欢,让所有人都别急着走,于是很多人都没先离开。 这次生日宴会,赵家本来就是要在这里开三天,那些富二代都是没什么要事在身的,所以多在一两天权当度假。 当然也有要急着走的,那是极少的接手了家族产业的富二代。 赵真默默记下急着走的那两拨人,来告诉苏清影。 苏清影看着罗丽丝,罗丽丝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那些人。 他们不是专业查案的,现在知道罗丽丝如果出意外对谁有好处,凶手就已经很明显了。 只是那些被派来的杀手混杂在岛上,很难被揪出来,这就必须时刻提防着了。 苏清影也只能时刻守着她了。 罗丽丝面色苍白,她虽然在苏清影的房间休息,却整宿都睡不着。 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时刻面临生命威胁。这种事情,单是心理压力就很大。 但是他和她不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劝慰的话。 好在赵真已经安排了下午让罗丽丝先低调离开,苏清影觉得只要罗丽丝离开这里,应该就会好些。 赵真来找苏清影,两个人在露台上说话。 赵真说:“苏清影,你再飞一次我看看。” 苏清影问:“你要干嘛?” 赵真说:“昨晚我喝醉了,我怀疑我眼花啊。” 苏清影拍拍他的肩:“就是你眼花。<>没错。” “不是,我觉得昨晚我真的看见了,而且是两次……” 赵真不信,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清影推出了房间,然后说:“别乱说,否则我把你扔海里喂鲨鱼。” 不管怎么说,一个人能飞,的确算是个天大的秘密,他嘴巴再大也不敢乱说出去。 为这种秘密。赵真甚至觉得苏清影真敢把他扔海里灭口。 苏清影这个人对他而言既新鲜又刺激。有点想探索,又觉得似乎有些危险。 苏清影转身,就看到罗丽丝看着他。她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袍,脸色苍白。眼底有些乌青。 苏清影走过去问:“你要吃点东西吗?”。 罗丽丝摇头:“我没胃口。” 苏清影打电话要了点稀粥和水果。然后对罗丽丝说:“不管有没有胃口。你也不能让身体垮了,别人没杀死你,你自己倒把自己熬垮了。那是便宜了那些要你命的人。” 罗丽丝全身都在发抖,有人要杀她,她的确害怕。她强作镇定问:“你昨晚是怎么救我的?能说给我听吗?”。 苏清影让她坐到椅子里:“你刚刚听到我和赵真说话了?” 罗丽丝点头。 他们两个说话,没有避着房间中的人,罗丽丝听到很正常。 苏清影也就没有废话,说:“我精神力比一般人强,昨晚看到有两个人鬼鬼祟祟往悬崖去,就跟过去看看。” “跟过去?” 罗丽丝疑惑地看着他。<> 苏清影抚额:“你要知道我的秘密,就必须保密。” 罗丽丝点头:“你救了我的命,我会保密的。” 苏清影摊摊手说:“就是你听见的,我飞过去的,然后救了你,把那两个人踢海里的。现在还没找到,可能他们都喂海鱼了。” 罗丽丝有些虚弱的靠在沙发里,没有根究苏清影为什么会飞的问题,而是声音有些颤抖:“我的保镖失踪了?” 苏清影点头。刚刚赵真来说了。 罗丽丝的两个保镖最终没找到。这事情很明显,在这种岛上,要一个人消失非常容易,那两个保镖应该已经喂了海里的鱼了。 罗丽丝手指紧紧交叠,似乎心中挣扎,苏清影看着她说:“你放心,在你家新保镖到之前,你在我这里不会有危险。” 赵真已经通知罗家,那边说保镖下午就会到。 赵真准备等罗家保镖一到就让罗丽丝离开。 罗丽丝现在在这里,简直成了他们赵家的一个大麻烦,他迫不及待地想甩了这麻烦。 罗丽丝满眼复杂地看着苏清影,半天才说:“其实,苏先生没必要为我冒险……” 罗丽丝觉得自己整天麻烦一个陌生人有些欠妥,毕竟苏清影不是她的保镖。能救她的命,她已经非常感激了。 苏清影笑了笑说:“如果苏小姐觉得欠我,就付保镖的费用吧,嗯,我可不便宜。” 罗丽丝有些惊讶地看着苏清影,最终还是说:“谢谢。<>” 她扭过头去,不想让苏清影看到她落泪的样子。 她知道苏清影这样说,是为了她好受些。像苏清影这种出手就送上百万珠宝的人,怎么会缺钱? 苏清影站到露台拿出烟开始抽。 他在考虑要如何确认这罗丽丝是不是紫炎。现在他的修为不足以堪破一个人魂魄的样子,想要更高的修为,又没那条件。 他现在只能先保着罗丽丝的命。不和她关系更近一步,也不太疏远。保持适当的距离。 一个敲门声之后,只听门外有人说:“先生,您的午餐。” 苏清影掐灭烟头去开门。一个服务生推着餐车走了进来,然后到餐桌边,准备把苏清影点的吃食放在桌上。苏清影转身想要叫罗丽丝过来吃饭,结果猛然听到耳后生风。 苏清影头都没回,就往后一踢。 那服务生“嘭”地一声被踢出去,撞到墙上又跌落地上。 没等他起身,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苏清影这一脚的脚力不弱,他的肋骨已经断了三根伤及内脏。 苏清影转头看了服务生一眼。猛然看到他手中已经多了把枪。 虽然已经站不起来,但他却还有开枪的能力。 毫不犹豫的一枪,速度快得惊人,苏清影往后一仰,子弹贴着他的鼻尖飞过,然后打在落地玻璃窗上,“砰”地一声,落地窗碎了一地玻璃。 罗丽丝吓得脸色发青,全身软在沙发上动都动不了。 苏清影以飞快的速度起身,上前一脚把那服务生的手骨踩碎。看他另一只手还要去探裤包。苏清影又踩在他的手臂上,生生把他另一只手的关节踩碎了。 废了服务生的两只手,苏清影好整以暇地打了个电话给赵真。 赵真带着保安上来,看到屋子中一片狼藉。趴在地上的服务生面色苍白。全身疼得发抖。 “什……什么事?”赵真第一次见这种场面。 苏清影指了指地上的枪:“你问他。” 赵真让保安把服务生扶起来。服务生疼得龇牙咧嘴。 苏清影走过去抱起沙发上瑟瑟发抖的罗丽丝,对赵真说:“他进来就动手,还带了枪。你问他是谁派他来的,同伙还有几个,都在哪里。如果他不说,你直接把他扔海里。他现在肋骨断了,两只手也废了,其实就是个残疾,没什么用,他要不说就扔去海里喂鱼,至少对海洋还有些贡献。” 赵真听了苏清影的话,感觉他压根不把人命当回事,顿时遍体生寒,这不是他认识的苏清影啊。 正当赵真准备带着那杀手出去救治包扎一下的时候,那杀手突然开口说:“你比杀手还狠啊!我问你,我们昨天那两个人呢?” 苏清影抱着罗丽丝转头看了他一眼说:“海里,你去捞吧!” 想想,对赵真说:“听见没,他要去找同伴,你就带到那边那个观景台,把他扔下去,让他去找。”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抱着罗丽丝进了卧室。 赵真极度无语,这个人把杀人说得真轻松啊。他觉得他不认识苏清影了。 他让保安把那杀手弄走,然后给苏清影换了房间。 苏清影想把罗丽丝放在床上,但是罗丽丝拽着苏清影的衣服根本不肯撒手,仿佛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她是真的被吓坏了。 苏清影没辙,只能坐下来低声安慰她。 赵真来了,看到苏清影抱着罗丽丝,就说:“你放开她,我有话和你说。” 苏清影双手一抬。赵真才发现是罗丽丝紧紧抓着苏清影。 他眉眼跳了跳,干脆说:“苏清影,这浑水你别趟,她家那边复杂着呢。我们已经联系罗家了,他家很快派人过来。” 苏清影不说话。 赵真又说:“苏清影,那杀手是你亲手废的吧?据他说,你一脚就踢断他的肋骨,两脚踩废了他的手。” 苏清影点头:“是我做的,嗯?你没把他扔海里?” 赵真嘴角抽了抽,说:“没来得及,他被人救走了。他们应该是杀手组织,还有人在岛上,你小心他们报复你。” 苏清影浑不在意地说:“哦,我等着。” 赵真这个气啊,真想揍苏清影一顿,然后把他拖走,不过现在看苏清影的身手,似乎他打不过啊。 赵真只能语气软下来:“苏清影,我挺喜欢你的,我想认真和你在一起,这档子事,你别管了好不好?其实我们以前在一起,挺愉快的。” 苏清影语气很淡地说:“我现在不喜欢你。” 赵真气得倒仰,撂下一句话“苏清影,你就作吧!”然后气呼呼地走了。 不过,他还是派了四个保安守在门口。 很快,罗家派了四个保镖过来,但是罗丽丝却依然不松开苏清影。 苏清影小声安慰:“你家派人来了,你现在很安全了。” 罗丽丝闭着眼不说话,但是手上却死拽着苏清影的衣服。 苏清影没辙,很想脱了衣服给她抱着算了。 如果这女人不是紫炎,他觉得他做到这一步已经够了。 看了看守在外面的保镖,苏清影叹了口气对那几个保镖说:“你们下去吃点东西。我在这里和她单独说会儿话。” 苏清影觉得现在的罗丽丝有心理问题了。让她回去,她也不回去,就是死拽着他不放。 可能是她觉得只有在他身边才有安全感。 四个保镖没听他的,只是退出房间,守在了门口。 房间中只剩他们两个人,苏清影轻轻摸了摸罗丽丝的头发说:“唉,大小姐,你这一天都没换衣服啊。” 昨晚救到罗丽丝,到现在,她都还穿着那套礼裙。 罗丽丝脸有些红。低着头。手指又把苏清影的衣服捏得紧了紧。 苏清影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对吧,你抓着我能抓多久,你家来人了,他们能保护你的。嗯。你先放开我。我不走。” 得到苏清影承诺不离开。罗丽丝才松开了苏清影的衣服。 苏清影皱眉看了一眼被抓得皱巴巴的衣服。他从昨天到今天也没换衣服。 苏清影蹲下,从下面看着她问:“你准备让我陪你多久?” 罗丽丝愣了愣,没说话。但面色通红。 苏清影站起来:“你总得给个时限,我好安排。” 苏清影觉得罗丽丝是吓坏了,所以一直抓着他,她需要一段时间调养。 罗丽丝看着他,不说话。 苏清影有些无奈,如果这个女人是紫炎,他不介意陪一辈子,但现在这状况,他搞不清楚啊。 看罗丽丝一脸懵然,苏清影觉得她这是吓傻了。 算他倒霉,于是他说:“好了,我陪你,要多久都成,等你不需要了,记得付钱。你耽误我时间,一年一个亿。” 他三年就挣了上百亿,一年一个亿还是说的太便宜了。 不过算了,他还能和女人计较? 罗丽丝确定他不会走,就抓的没那么紧了,走之前她洗了个澡,身体虚得差点晕在浴室里。 赵真本来想用飞机快点送她走,但飞机被他姐派去接人了,所以只能安排船。 走之前,赵真看着苏清影说:“你小心啊,唉,你管什么闲事啊?你又不缺钱,攀不攀她,你都能好好的过,何必呢?” 赵真是真正关心他的。 苏清影点头,没说什么,其实他很想说,你要是紫炎,又愿意在下面的话,我可以忍了你是男人。 不过算了,苏清影没有说出口。 船到半路就出事了,一声爆炸,船被炸得四分五裂。四个保镖没炸死的,也掉海里了。罗丽丝被飞来的一块木板砸到了头,一下就晕了过去。 苏清影查看了一下,发现就是被砸了一下,头上有个伤口,不算太严重。他解下罗丽丝的丝巾包在头上止血。然后在海水放眼看去。 目力所及,一只小艇飞速行驶而去。 苏清影抱着罗丽丝飞在大海上,其余的人他也救不了。 他只能飞快地飞向那小艇。 小艇上有两个人,一个他没见过,另一个就是被他打残的那个杀手。 这两个人在他上船的时候,根本没见到,也不知道是躲哪儿了。现在把船炸了,就想跑?门都没有。 苏清影飞上小艇,先把那个没残的一脚踢到海里,残的那个看到他,吓得直打摆子。 苏清影又是一脚把那残的也踢海里了。 他说了一句话:“既然当杀手,就该有随时去死的觉悟。” 可惜那两个人早就被淹没在海中,没有听到。 苏清影不会开游艇,只能打电话让赵真派人过来。 以他的修为带着罗丽丝飞过这大海似乎也可以,不过等飞到的时候,估计会元气耗竭,这对他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赵真痛苦不堪地开着游艇到了他这里,看看只剩他们两个了,顿时想死的心都有。 他这次谁都不敢派,只能自己来,就连游艇都检查了无数遍,确定没有人藏着和没有被绑什么奇怪的炸药才过来的。 赵真一来就对苏清影吼:“你特么的是盐吃太多,闲的吧?” 苏清影摆手说:“好了,你所有损失叫她赔,她有钱。” 赵真大怒:“这是钱的问题吗?”。 他担心的是有钱没命花。 苏清影摊摊手:“管他是不是钱的问题。现在也只有钱了。” 赵真很想咬死苏清影。 他咬牙切齿地开着游艇把苏清影和罗丽丝送上了岸。 罗家那边也反应的快,又派了六个人来接罗丽丝。 这次罗丽丝昏迷,没有揪着苏清影不放,苏清影很快就脱身了。 赵真见苏清影这次挺爽快的离开了罗丽丝,有些纳闷:“咦,这次你又肯放手了?” 苏清影问:“不放又能怎么着?我们又不熟。” 除了英雄救美,他还真找不出理由留在罗丽丝身边。 凭罗丽丝长得有点像紫炎,就缠上不放,这对苏清影有点扯。他除了愿意对紫炎付出真心,其他人还是算了。 赵真高兴了。 他挺讨厌罗丽丝粘着苏清影的。现在好了。苏清影又是他的了。 他上去搂住苏清影:“走,我们去吃饭。忙活一天,肚子饿死了。” 苏清影把他的手打开说:“吃饭就吃饭,别动手。” 赵真凑到苏清影耳边说:“我不止想动手。嗯。等一下我们去开个房间。我好想你啊。” 苏清影问:“我上次说的话你没听懂?” 赵真“呵呵”笑着:“苏清影。你要是喜欢女人,那个罗丽丝就不错了,你现在还不是没要。别装了,我知道你还喜欢我。” 苏清影无语,这脸皮厚的。 之后的四个月,苏清影生活恢复正常,除了赵真天天对他进行骚扰,其他都很正常。 不过这种日子,很快就终结了。 这一天,在公司的时候,前台接待处打电话给苏清影说一个姓罗的客户要见他。 苏清影没当回事,就去了贵宾接待室。 很多大客户会特别指名要见他,有时候苏清影在公司,也接待一下这些客户。 贵宾接待室,装修很奢华,挂在墙上的画,都是些价值不菲的翡翠图片以及一些专门请成名画家绘画的戴着珠宝翡翠的美人。这些都很符合他们公司的风格。 苏清影走进来才发现那姓罗的客户,居然是罗丽丝。 罗丽丝现在的面色很好,红润健康,和分开那时对比简直判若两人。 她面前放着一杯咖啡,还冒着热气,不过她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公司的珠宝宣传画册。 苏清影很客气地跟她打了声招呼,然后在她对面坐下。 罗丽丝放下画册,开口说:“多谢苏先生救我,这里是我的一点心意。” 说罢,罗丽丝把一张卡推到苏清影面前。 这是来报恩的啊。 苏清影没接,摆手:“相见即是缘分,我也没做多少。” 现在看罗丽丝精神很好的样子,苏清影挺高兴的,他特别看了她的眼睛和下巴,越看越觉得像紫炎。 罗丽丝看着苏清影问:“你不看看有多少?” 苏清影不说话。 有多少他也不稀罕,反正他的钱他自己都用不完。 不知道为什么,苏清影觉得这次的罗丽丝和上次见的很不相同。 上次她被吓坏了,那样子肯定不是她的常态。 罗丽丝把卡翻过来,背面写着一个金额和一串密码。 苏清影愣了愣,随便瞄了一眼,这是有几个零?比一亿还多?好像太多了吧? 罗丽丝说:“我把股权卖了,钱都在这里了。” 苏清影接着发愣,这什么个意思? 罗丽丝把银行卡递到苏清影手中:“钱都归你,你归我。” 啥? 苏清影表示他没听懂。 罗丽丝身体前倾,把苏清影的领带拉过来:“我再说一遍,你归我。” “不行!”没等苏清影回答,赵真闯了进来。 苏清影有些尴尬,他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罗丽丝身上这点霸气让他感觉莫名熟悉。 赵真指着罗丽丝怒道:“你以为有钱了不起啊?” 赵真一听说罗丽丝来公司找苏清影,马上就警觉起来。因此赶了过来。结果就听到这么一句,这还了得? 罗丽丝要用钱买苏清影,这种事情真是好笑了。要买也该他买。 罗丽丝手往回一拉,苏清影顿时脖子一紧。他不能再沉默了,问:“你想干嘛?” 罗丽丝对苏清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然后转头目光冰冷地对上赵真,恶狠狠地说:“我这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你有意见?” 这句话一出口,苏清影还没有火冒三丈,赵真先不干了。怒问:“你的东西除了钱。没别的了。你们姓罗的是不是跟我杠上了?你弟抢完你来抢?” 苏清影把罗丽丝的手指一个个掰开,松了松领带,脱了扔地上。 戴着这东西容易被人像牵狗一样牵着,他挺不爽的。 而且被人当东西抢。他表示更加不爽。 面对身材魁梧的男人。罗丽丝却毫不示弱。站起身,眯眼问:“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个?” 赵真被她看得发毛,一下变得没什么底气。但犹不甘心:“你特么的吃错药了吧?” 跑他们公司来发疯,有病吧? 苏清影看着罗丽丝,突然发现她此刻不止长得像紫炎,连那霸道气质都一模一样了。 他闭了闭眼,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这就是紫炎。 罗丽丝突然变得那么霸气,而且对他志在必得,虽然很突兀,但是这如果是紫炎,就完全说得通。 苏清影睁开眼睛,走到罗丽丝面前,说:“成交,走吧。” 他拿着那银行卡搂住罗丽丝的腰笑着说:“紫炎,你才来啊。” 紫炎眨眨眼:“我来了四个月了,不过处理了一些杂事。” 苏清影仔细想了一下,四个月前,罗丽丝被那块木头撞了脑袋,大概醒来之后,就是紫炎的魂魄占据了身体。 总之,现在这个女人就是真正的紫炎。 赵真一脑袋雾水,看苏清影搂着罗丽丝往外走,顿时跳着脚叫:“苏清影,你特么的也吃错药了?” 苏清影为钱把自己卖给一个女人,赵真想不通了。 苏清影转头对赵真说:“我早跟你说了,我喜欢女人,你不信?” 赵真瞪大眼睛,不明白这奸|情是什么时候在他眼皮子地下发生的。他就不信苏清影会莫名其妙为了钱跟着一个女人走。 出了办公楼,紫炎的豪车就停在门口。 苏清影问:“我们现在去哪儿?” “去我那儿,我新买了一处住宅。”罗丽丝说。 苏清影点头:“好,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紫炎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转头看了看高耸的办公楼,对苏清影说:“你跟那个赵真……” 苏清影摆手:“别提了,是前面那位的风流债。” 这醋味,真是隔了几世都那么熟悉。 幸好今天满艺华出去办事了,否则他还得解释他跟满艺华怎么回事。 紫炎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清影推进车里,然后吻上了她的唇。 *********番外分割线********* 紫炎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身边空荡荡的。她吓了一跳,睁开眼,身边没人。不过,苏清影味道似乎还留在枕头上,紫炎轻轻一吸鼻子就闻到了。 来到这个世界几个月了,她总感觉像是在做梦。 刚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她这个世界的父亲满脸心疼地看着她,跟她单独谈话,让她放弃那百分之三十的家族股权,并承诺他会给她更好的。 紫炎觉得听不懂,但是她却听懂了,如果她不放弃那些东西,就会被人谋杀。 紫炎不想死,点头答应,然后被教着签了无数名字,后来他父亲给了她一张叫做银行卡的东西,告诉她钱都在里面。 这事很久以后,事实证明,她的父亲是为了她好。 紫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让人给她讲述了这个世界的基础知识,然后她发现,这个世界似乎和当年苏清影描述的一个世界很像。 苏清影会不会在这个世界? 第三个月的时候,她对这个世界有了基本了解,然后从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兄弟那里听说了苏清影的事情。 她让人去查了这个名叫苏清影的人,得到了关于这个人的信息。 这个人三年前是个穷光蛋,但却用了三年的时间发财了。 这个人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据她的保镖说,这个人四个月前救过她。 赵真那大嘴巴把苏清影救她的事情,跟她那个弟弟大说特说,她弟弟学说了一遍给她听。 情节很精彩,不过很多不合逻辑或者刻意遗漏的地方,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比如苏清影晚上不睡觉跑树林中遇见有人要弄死她。 比如在海中央,苏清影带着她逃出被炸碎的船,赵真用游艇送她上岸。 紫炎觉得纠结那些逻辑性的过程根本没用,所以她决定见见苏清影。 她没有正式去见苏清影,而是通过一次社交聚会,远远观察了一下苏清影。 她躲在柱子后面,看到苏清影的时候,就知道,他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当看到苏清影和人说话时,别人对他表现出亲近之意的时候,她就会嫉妒得发狂。 她对苏清影有种烙印在骨子里的感觉,不管苏清影变成什么样子,她都能第一时间感觉到。 这似乎已经变成了她的一种本能,而且想要独占苏清影,也是这种本能之一。 她那天并没有出现在苏清影面前,而是回去做了一些准备,才特意去苏清影的公司见他。 幸好苏清影也认出了她,她也就不用大费周章地去想办法得到苏清影了。 想想往世,为了得到苏清影,她没有一次是容易的。 这次很顺利,苏清影和她一起住了,没有任何人来干涉他们。 不过婚礼的事情,她父亲不肯草率,所以正在筹备中。 苏清影的父母很普通,自然帮不了什么。而苏清影又是个不太爱管细节的人,显然也不适合去操办婚礼。 罗总对苏清影的印象不错,毕竟没有苏清影,他这个女儿早就没了,所以大手一挥,让苏清影入赘,他家全权操办婚礼。 苏清影不想折腾,没什么意见,于是罗家开始紧锣密鼓地操办婚礼。 她父亲甚至送了一座岛给他们作为礼物。不过那座岛正在建设中,暂时不宜居住。 紫炎下床,把厚重的窗帘拉开。下面的花园中,蔷薇花正在盛放。 她穿着睡袍,光脚走出了房间。 厨房中传来声响。 紫炎走到厨房门口,就见苏清影穿着围裙正在厨房中做早餐。 紫炎倚在门口问:“家里的阿姨呢?” 苏清影转头对她说道:“哦,她家有事,回去了,今天我做给你吃。” 他们住处很低调,虽然是富豪区,但房子的面积不算很大,所以只用了一个阿姨负责煮饭,其余的事情,用的是钟点工。 紫炎笑了笑,去洗漱穿衣了。 早餐上桌,有粥,有饺子,还有果汁和牛奶。 苏清影给紫炎盛了一碗粥说:“你尝尝味道怎么样?我跟阿姨学的。” 紫炎尝了一口,神色愉悦地说:“挺好的。” 对她而言,苏清影是最好的,他做的一切都是好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